蓝棣之教授 | 沈浩波

蓝教授邀请我
去清华大学
朗诵诗歌
我那首诗很长
脏话太多
蓝教授听不下去了
想制止我继续
念下去
我不肯
他在后面追
我在前面跑
握着话筒跑
边跑边朗诵
我们俩在礼堂的讲台上
演二人转一样
读完了那首诗
多年之后
想起此事
忍俊不禁之余
觉得应该感谢
蓝棣之教授
喊我去读诗
并且让我
读完了那首诗

无法不爱 | 苇欢

我无法不爱
狄金森
无法不爱这个
曾经两次
形同乞丐
站在上帝面前
对他破口大骂的女子:

啊,父亲!
窃贼!
银行家!

连日都不好好日 | 王林燕

他说服她要二胎
却因工作忙累疏于性爱
年纪一天天增长的她
只好多次上位
不小心闪了腰
忍不住数落
“我怀胎十月
承受分娩之痛
哺乳之苦
育儿之累
变老变丑等一系列
可怕之事
可你
连日都不好好日”

男人丙 | 盛兴

妻子回家后对地上的一根长头发提出质疑
他恼羞成怒,一边高声骂妻子是神经病是疯子
一边捡起那根长头发象扔石头一样狠狠地朝窗外扔去
但头发很不听话,飘飘悠悠地又落到他的脚下
这终于使他安静了下来
“说吧,你到底想怎么样?”

梦回故乡 | 盛兴

昨夜梦回故乡
和二婶、三婶对骂,一人迎战两个当地知名泼妇
文思泉涌,脏话如潮,瞬间将二人放倒
就家族那点破事,早就看透了三十年
二人倒地舒腿高声哭娘
这就算我完胜
早上醒来,嘴角仍有唾沫,心有大舒服
故乡了然于胸
也算给死去的妈出了一口恶气

“专家预言得真准” | 君儿

港里的挖沙船沉没
半个多月后才发现尸体
领导得意地强调
船一沉就成功封锁了消息
请来的专家说
沉入海底的尸体
在水温10度以上才会
浮上海面
所以半个月前这条
沉了的船上
7个不见了的人
变成一具具海边
漂上来的尸体
是因为现在海底水温
已经10度C以上了

追星 | 游若昕

电脑课上
班上同学
都在搜
自己喜欢的偶像
我在搜
我自己
周围的同学
都凑过来
看着我
这时
坐我旁边的
黄丽璇说
她在追
自己

生气的妈妈 | 江睿

大人的世界太难懂了,
就像今天
哥哥和妈妈费劲的拖着一大袋沉重的狗粮
我看着有些心疼
就用脚在后面踢狗粮袋子帮着她们推
我以为妈妈会很开心
但是妈妈反倒来说我
只会帮倒忙
我很伤心
回家后一直没理妈妈
晚上睡觉我抱着心爱的狗熊
委屈的眼泪一直流
妈妈突然从背后抱着我
对不起
刚刚是妈妈不对
妈妈知道你是想帮忙的
我转过身紧紧的抱住妈妈
妈妈我爱你

八卦 | 隐形鸟

某老师患抑郁症的儿子
上吊后不久
学校为了让他出去散散心
派他到市里参加一个会议
同样参加会议的另一个老师
问他
“听说你们那里有个老师的儿子
自杀了
你知道是谁吗”

一匹孤独的马 | 隐形鸟

看到那些跑在它前面的
它嗤之以鼻
看到那些跑在它旁边的
它嗤之以鼻
那些跑在它后面的
它更是嗤之以鼻

相同的动作做得太多
它看上去
每时每刻
都在嗤之以鼻

北京地铁 | 莲心儿

我自驾轮椅
在地铁站等候上车
准备去言几又书店看书
车门打开
人们蜂拥而下
又蜂拥而上

我在车门边儿急得赶紧喊道
请各位帮我一下
我要上车
门口几个人互相看了看
迟迟疑疑地下来把我连椅带人拽了上去
车门即刻关闭
启动了

我连声道谢
人们没有言语
也没有表情
似乎刚才没人帮过我

拒绝总统 | 胡锵

特朗普想租借
梵高的《雪景》
挂白宫他住所
被博物馆拒绝
或者说被梵高
1888年眼中
至今未融化的
那场雪
拒绝

在安抚医院 | 东岳

一个精神病
两个精神病

他们残忍地杀了自己的
亲人(其中一个甚至抠出了他的父亲的眼)

但面对医生的训斥
他们唯唯诺诺
抖若
筛康

一个漂亮的女医生
一个如此文弱的女医生
手里握着针

误算 | 香如故

退居二线的王局
边抹眼泪
边和我这个老同学
诉苦
真不该安排儿子
去当会计
小时候让他抓阄
他就知道抓钱
特别是生下来
两只眼睛
就像算盘珠子
现在进去了
走这一步
我和这小子
都没有算好

来源:磨铁读诗会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