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生观察2018年7月27日消息】今天,广州异见人士、民运歌曲创作人徐琳寻衅滋事一案,在广州南沙区法院公开开庭审理,本案未当庭宣判。

据徐琳妻子发出消息称:徐琳被寻衅滋事一案于今天上午9:30分在南沙区法院开庭审理,下午16:30分左右走过场一样结束,法官未当庭宣判,我现在法院外等待律师回馈结果。因庭审现场被禁带手机,所以未能实时传递信息以及答谢各界友人的关注!

据悉,原籍湖南后移居广州的异议人士徐琳,于2017年9月26日被警方从湖南老家带走刑拘,之后其住所被搜查,警方抄家带走徐琳大量个人物品。徐琳在被羁押一个多月后,于2017年11月2日被广州市南沙区检察院以“寻衅滋事罪”批准逮捕,后羁押于南沙区看守所。而与徐琳一起被抓的同案人员刘四仿,因与徐琳一起创作民运歌曲,被同样以“寻衅滋事罪”刑拘,在被刑拘37天后获取保候审,徐琳因不肯悔罪写保证书,所以被批准逮捕继续关押。

2017年11月13日徐琳自被捕后首次同意会见律师,他对律师表示,自己将“坐牢”视为一项工作。2018年1月9日蔺其磊律师于当天赶往看守所再次会见了徐琳,得知徐琳在看守所曾绝食抗议看守所人员的违法行为与做法。

今年5月11日,被羁押看守所七个多月的徐琳突然传出被紧急送院治疗的情况。其妻表示,徐琳身体一直健康并无病痛,同时担心关押中的徐琳受到虐待或者酷刑。6月27日,徐琳寻衅滋事一案,在广州市南沙区人民法院第五法庭召开庭前会议,蔺其磊律师获悉徐琳于二十几天前曾患乳腺增生疼痛难忍被送医治疗。7月23日南沙区法院电话通知徐妻,徐琳案于7月27日开庭审理,同时通知家属该案开庭时法院仅能提供两个旁听名额。今天,徐琳寻衅滋事一案,在南沙区法院公开开庭审理,法官未当庭宣判结果。

徐琳简介:

徐琳,性别:男,1964年生于湖南株洲,后移居广州。
自由民主人士,建筑工程管理高级工程师,诗人、哲学研究者,歌曲创作人,独立中文笔会成员。
坚持追求自由、民主,撰写和创作了诸多自由民主题材的文章及歌曲、参与公民维权抗争行动。其作品多由互联网发布和传播。常年受当局监控,多次被软禁及秘密关押。自上世纪末开始撰写时政文章、诗歌,创作歌曲。
2010年左右开始,在广州、深圳等地开展街头举牌、演讲,组织公民集会等活动。
2012年8月,因欲参与王登朝(时任警队队长,后被当局构陷判刑12年)发起的‘莲花山公园千人公民集会’,计划于活动现场发表政治演讲,事前遭当局绑架,后被秘密关押三个月。
2013年1月,现场参与“南方周末”事件,现场进行了举牌、诗歌朗诵、演讲等抗议活动。
2014年5月,开始与刘四仿合作制作和发布歌曲作品。
2014年10月,发表关于请联合国向中国派驻人权观察机构的公开信,与刘四仿作为共同发起人,呼吁国际社会关注日益恶化的中国人权状况。
创作歌曲:《站在正义这一边》、《庆幸》、《我在去监狱的路上》、《我在自己的祖国流亡》等。
2015年8月,因发布“709”事件而创作的歌曲《正义律师之歌》触怒当局,其任职的公司因受当局施压而遭失业,并被绑架至广州软禁一个月。
创作歌曲:《自由无价》、《还原真相》、《请叫我的真名—纪功碑》、《正义律师之歌》、《一人一票》、《砍头也不回头》等。
2016年3月,再次发表敦请联合国向中国派驻人权观察机构的公开信。
创作歌曲:《民主大潮》、《救救孩子》、《雷洋之死》、《坦克人》、《正义之师军歌》等。
2017年9月26日,于湖南父母家被广州警方抓捕,后被刑事拘留于广州南沙看守所(11月2日被控“寻衅滋事”遭当局批捕)。同案同日遭抓捕的刘四仿被刑事拘留月余后得以取保候审。
文章及歌曲作品被诸多媒体广泛刊载。
个人政治主张:追求民主、言论自由、多党竞争、一人一票。

附:徐琳——我就是那个即使双腿颤抖也要前行的人

当我看到被当局秘密关押近一年半的李春富律师被折磨得不成人样放回来的消息,我感到无比震惊、愤怒!这帮毫无人性的畜生!畜生!畜生!
同时我也感到深深的恐惧,他们什么都做得出来!如果我进去了,也许也会遭到像李春富律师这样的迫害,甚至可能比他遭受的还残酷,我的境况可能比他更惨!身体的残害倒还是次要的,最可怕的是头脑、精神的残害,我是一个主要靠大脑做事的人,如果我的大脑、精神被损坏了,那就是废人一个了,那我还不如死去。
怎么办?难道就这样被他们吓倒了?难道就此收手不再抗争了?做一个顺从懦弱的奴隶?不!既然他们如此残忍、什么都做得出来,做一个顺从懦弱的奴隶就不会被他们迫害了?雷洋是怎么死的?聂树斌是怎么死的?多少无辜的人被他们迫害致死或者毁了一生!是的,我害怕,我害怕他们把我迫害得像李春富律师那样甚至比他更惨,但我更害怕的是,当所有的人都不敢再抗争了,那么他们会更加肆无忌惮地迫害我们,而大家则更难知道真相和下落,甚至我们还被扣上各种污名。懦弱、退缩绝不会换来他们的怜悯、仁慈。
虽然我害怕了,但我绝不会放弃抗争!我就是那个即使双腿颤抖也要前行的人!
我曾经公开声明绝不自杀,并且印在了我的名片上。现在我要修改这个声明,如果我被他们抓去,我可能会自杀,但我一定是在他们的酷刑迫害下自杀的!即使他们说我是病死的,那么他们没及时检查我的身体、没及时给予治疗、没及时将病情通报亲属,也就是他们迫害死的!
不自由,毋宁死!

2017.01.13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