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立中文笔会悼念沙叶新先生逝世讣告

Share on Google+

Sha Yexin独立中文笔会沉痛宣布,本会前副会长、著名剧作家沙叶新先生于2018年7月26日凌晨5时03分因病于上海逝世,享年79岁。独立中文笔会对沙叶新先生逝世表示沉痛哀悼,对其家属致以最深切的慰问!本会将通报国际笔会,将沙叶新先生列入2018年度国际笔会逝世会员名单,接受全世界笔会会员和作家的悼念。

沙叶新,曾用化名少十斤,回族,1939年出生于江苏南京,1957年从南京市第五中学毕业后考入华东师范大学中文系,1961年被保送进入上海戏剧学院戏剧创作研究班,1963年起在上海人民艺术剧院担任编剧,1985年任上海人民艺术剧院院长,1993年为打破终身制主动弃职退休。沙叶新先生生前是国家一级編剧,曾担任上海作家协会理事、上海戏剧家协会副主席、中国戏剧家协会常务理事、创作委员会副主任等社会职务。

沙叶新先生于2006年11月加入独立中文笔会,2009年10月-2014年6月任本会理事,其中2013年11月-2014年6月任第一副会长。沙叶新先生热情参与笔会的重要活动,2007年2月参加本会协办的“国际笔会亚太地区会议:中文世界的作家——文学交流”,为主讲人之一,在会议于香港中文大学举行的“文学之夜”晚会上发表题为《上帝的眼睛》(又名《向温家宝同志学习》)的幽默演讲。2009年11月参加布鲁塞尔欧罗巴利亚-中国艺术节,期间代表本会与比利时笔会合办“狱中作家日”活动,参与主题为“囚笼:需助的作家”——中国作家、互联网和审查制度的座谈。

沙叶新先生还参加了由本会前会长刘晓波先生参与发起的《零八宪章》运动,曾提供讨论稿修改意见,是2008年12月8日刘晓波被捕后次日发布的《零八宪章》首批第六位签署人,此后数年发表和联署了诸多声援文章和声明。

沙叶新先生一生笔耕不辍,著作等身,挨批无数,也获奖无数。沙叶新早年曾与姚文元打过笔仗。文革中因剧本《边疆新苗》违反中共“三突出”创作原则而挨批。改革开放初期因创作讽刺中共干部特权的剧作《假如我是真的》引起轩然大波,并从此与胡耀邦先生结下不解之缘。胡耀邦称赞沙叶新是“当代的鲁迅、当代的曹禺、当代的莎士比亚”,但要求沙叶新必须修改原作方可允许公演,遭到沙叶新断然拒绝并以《扯“淡”》一文公然回敬。胡耀邦竟不以为忤,几年之后,已登上中共总书记高位的胡耀邦“御批”沙叶新入党(沙先生则以“能与胡耀邦为伍”、“做党内异见分子”的理由说服自己加入了他并不“热爱”的中共)。1987年,沙叶新先生以黑色幽默风格创作的反映“洗脑”问题的话剧《耶稣·孔子·披头士列侬》荣获“加拿大1988年舞台奇迹与里程碑”称号,但该剧于“六四”事件后被禁止参加德国汉堡国际戏剧节演出。“六四”事件之前,沙叶新曾当面向曾庆红、江泽民发出警告。“六四”之后,他始终对这一悲剧性镇压事件持坚决反对、严厉批判的态度。他的剧作《邓丽君》高度颂扬了邓丽君为反对“六四”镇压而拒绝踏足她魂牵梦萦的中国大陆的可贵品格。沙叶新晚年最重要的剧作《江青和他的丈夫们》、《幸遇先生蔡》、《良心胡耀邦》均被禁止在中国大陆出版和演出。在主动退出中共体制之后,沙叶新公开宣称“不为权力写作”,此后,他发表了大量反思党文化的杂文,如《“检讨”文化》、《“宣传”文化》、《“表态”文化》、《腐败文化》等。写作之外,沙叶新先生还是一位妙语如珠的演说家,他的演说《吃饱了撑着呢》、《精神与使命——在东南大学百年校庆所作的演讲》、《向温家宝同志学习》都是趣味十足、诙谐幽默的杰作。

沙叶新先生毕生追求自由思想、自由写作。对我们来说,他是中文写作的榜样,更是知识分子良知的典范。我们为有这样一位前副会长而感到光荣和自豪!他的逝世,留给我们无限的悲伤和哀痛,他的精神和他的作品,将永世长存。

沙叶新先生永垂不朽!

独立中文笔会
2018年7月27日

沙叶新在香港出版的三种剧本/香港“戏观堂”

沙叶新在香港出版的三种剧本/香港“戏观堂”(武宜三提供)

沙叶新的《江青和她的丈夫们》,及《邓丽君》在香港演出,两次香港笔会的会员都去参加。1

沙叶新的《江青和她的丈夫们》,及《邓丽君》在香港演出,两次香港笔会的会员都去参加。(蔡咏梅提供)

沙叶新的《江青和她的丈夫们》,及《邓丽君》在香港演出,两次香港笔会的会员都去参加。2

沙叶新的《江青和她的丈夫们》,及《邓丽君》在香港演出,两次香港笔会的会员都去参加。(蔡咏梅提供)

沙叶新的《江青和她的丈夫们》,及《邓丽君》在香港演出,两次香港笔会的会员都去参加。3

沙叶新的《江青和她的丈夫们》,及《邓丽君》在香港演出,两次香港笔会的会员都去参加。(蔡咏梅提供)

阅读次数:14,786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