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色:色须寺这几年

Share on Google+

从玉树往东,就到了石渠。这意味着从青海跨省到了四川。当然,这是而今的行政区划。

石渠,得名于当地的一座格鲁派大寺:色须寺。多年前的夏日,我与W路过这里,匆匆见过寺院的法座一面。当时,赤巴仁波切三十来岁,文质彬彬,汉语流利。去年玉树地震后,我在成千上万的救援僧侣中看到了他的身影。他率僧众赶去救援,且把修筑佛殿的数千万善款捐给灾民。

在我刚出版的新书《西藏:2008》中,第一个故事即<那些包围色须寺的幽灵>。与四张在我的博客上首次公开披露的照片有关。拍摄者是一位不知名的西方人,拍摄于2008年5月30日,而拍摄地点,正是色须寺。据将照片转发给我的朋友介绍,这位西方人旅行至此,却未想到会遇见令人生畏的真相,于是悄悄拍下。

四张照片是连续的画面。比如,一张照片上,雪山环抱的寺院十分寂静,弥漫着与世隔绝的美;而其他照片上,却有五十多个黑乎乎的身影从佛塔跟前阴森森地走过。那不是幽灵,而是士兵,持着枪,拿着盾牌,有人甚至随身携带氧气,显然是提防高原反应;走在最前面的,则举着一面五星红旗,在白雪中,很醒目,很刺目。

我怀着对这些照片的记忆,在今年七月见到了色须寺。从镜头看去,佛殿、佛塔及一长排转经筒与照片上完全一样。不一样的只是,照片上有许多状如幽灵的士兵,而眼前没有士兵,这多少让人欣慰。我们在此停留了一会儿。之前,在玉树跟踪我们的警车,此时没有出现,想必与这里属于两省交接处有关,也即是说,四川方面的警车尚未到达,于是让我们偷得片刻空闲。

我也因此了解到,去年夏天,色须寺僧众发起保护母语的行动,其方式之一,是在周围小商店和饭馆放一个纸盒,要求僧俗藏人务必说纯粹的藏语,或者就说纯粹的汉语,不允许两种语言混杂着一块儿说,如果谁说混杂的语言,谁就要掏钱放进纸盒,以示罚款。

听说这个活动影响很大,扩延到其他地区,以至于当局派来工作组没收了装钱的纸盒,并威胁说要撤销寺院的佛学院。赤巴仁波切的父亲原本从小为僧,1950年代被强迫还俗,有了家庭和孩子。文革结束后,重又返回寺院,是德高望重的喇嘛。他平素身体健康,但在佛学院面临厄运之时,突然患病,很快圆寂。迫于无数信众的抗议,当局不得不取消了计划,人们都说这是赤巴仁波切的父亲以一己之身来遏止恶行的缘故,这是一种无畏布施,为布施的最高境界。

正如我在那个有关色须寺的故事中开篇即写:“有许多事情,是没有多少人知道的。有许多真相,是没有多少人清楚的。”且不说2008年发生在多卫康各地的诸多抗暴,2010年色须寺僧侣挺藏语的行为,如果不是来到此地,亲耳听喇嘛讲述,我又怎会知道?我还了解到,故事中所记录的,“至于藏历土鼠年那时候,应是春夏之交,听说色须寺有位叫作图登年扎的仁波切被软禁了,原因是他公开向民众发表当局很不爱听的话。”而他,其实就是赤巴仁波切。需要补充的是,当时,他是在当局专门召集高阶僧侣的会议上,因直言不讳的批评,险些被惩罚。

2011-9-1,拉萨

(本文为RFA藏语节目,转载请注明。)

《看不见的西藏~唯色》2011年9月7日

阅读次数:451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