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人自焚是没有用的,你怎么看?”一位法国记者很冷静地问我。我顿觉锥心的疼,勉强忍住泪水说:“可能没有用,但是人有尊严,自焚的藏人要的是一个民族的尊严……”

我第一次在媒体采访时控制不住情绪,当然,做记者的就得如此追问。

可是,如果连记者都不知道在1963年的南越西贡,发生过佛教高僧“为护卫佛教与人民权利”而自焚及随后多位僧尼的自焚,我们又怎能希望整个国际社会或者民众,会理解在今天的西藏有多达12位藏人自焚?而一种普遍的不理解,真的令人不安。

事实上,无论是佛教徒还是其他宗教信徒,历史上每当大灾大难降临,总是有敢于承担的人舍身殉教。即使是在现代中国,曾有武汉归元寺的僧人在辛亥革命时为阻止清军毁寺而自焚殉法,曾有西安法门寺的僧人在文命初期为阻止红卫兵砸寺而自焚护塔。

记者还问过一个问题,“为何自焚的藏人都很年轻?”

我知道记者的问题也是许多人的疑问。但我还是想说,难道年轻就意味着鲁莽或者盲从吗?我还想说,法国历史上的圣女贞德不是也很年轻吗?一个农家少女带领法国军队抗击英军入侵,她受火刑而死时才十九岁,却是法国人心中的“自由女神”永垂不朽。

推特上有人说:在埃及独裁者穆巴拉克下台时,大量报道里最让人感动的是一位五、六十多岁父亲的话:“我这辈人不敢想不敢做以为永远看不到的民主,却让孩子们实现了。是这些孩子给了我希望和梦想,我要重新活一遍。”当然,中国尚未有民主之日,受压迫的藏人在熊熊火焰中拼命呼喊“西藏需要自由”、“达赖喇嘛返回西藏”。

不少人还把藏人自焚视为自杀,这完全是一种贬低的看法。具有修行成就的高僧强巴加措格西已经宣示:“西藏僧俗自焚,完全没有违反佛教杀生的教义,也没有与佛法见解相违,更没有犯戒。因为西藏僧俗自焚的动机与目的,毫无沾染一点个人私利的味道……是为了护持佛法,为了争取西藏民族的民主自由的权益”,根本上是“为利他舍自身之菩萨行”。

我必须,是的,必须要引述“六四”学生领袖吾尔开希,在阿尼班丹曲措自焚视频公诸于世的当晚,连续在推特上的发言。

“面对十二位西藏僧尼的自焚,请合十,请敬重,请反省,请让道德感重新灌顶,这是我们能够在电脑屏幕前所作的一点点,才是面对这些深受苦难的生命的涅槃的唯一正确态度。”

“西藏僧尼的自焚,让很多人震撼。震撼之后,有很多愤怒,但我却想在此首先呼唤对那些生命逝去的敬重和悲恸!这才是人性,才是我们在共产党中国慢慢流失的东西。”

“面对十二个西藏僧尼的自焚,没有悲恸,没有反省,没有敬重的民族是道德感出现了严重扭曲和丧失的民族!”

“面对这十二僧尼的涅槃,客观、冷静与智慧都显冷酷!”

而吾尔开希的这一质问,从另一层意义上似乎是对藏人自焚“无用”的回答:“面对强大的英帝国,印度的独立运动仍然取得了成功,其原因是圣雄甘地发起的非暴力不抵抗运动彻底动摇甚至摧毁了英国人引以为傲的道德优势!那是因为英国引以为傲的是道德优势!!十二个西藏僧尼的自焚能够撼动中国人民的良知吗?”

对此,我实在无话可说。

2011/11/23

(本文为RFA藏语节目,转载请注明)

《看不见的西藏~唯色》2011年11月29日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