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软弱的。
我不敢叱咤风云,
我无力苏世独立。
因此,
我常常默默地祈求上帝:

让我逃离这嚣嚣的尘世,
做一只无忧无虑的鸽子吧,
悠地翱翔在苍穹里,
由南飞到北,
由东飞到西,
静静地,栖落在山野,
静静地,消失于天际。

让我躲开纷乱如矢的目光,
做一朵无名的野花吧,
哪怕并不那么明媚绚丽,
悄悄地开放,
悄悄地凋零,
无声无息地,
长眠在泥土里。

让我避开风刀霜剑的话语,
做一株平凡的草木吧,
哪怕并不那么青翠欲滴,
默默地成长,
默默地老去,
化为一抔泥土,
重回母亲的怀里。

苍茫的静默里,
我听到一个静穆的声音,
那么温柔,
那么清晰:

做一粒种子吧,
把自己埋进土地,
在黑暗中悄悄地死去,
在春雨里吐出一抹嫩绿,
在健朗的阳光下,
在辽阔的雁鸣里,
长成一枚沉甸甸的麦子,
随豪放的风翩翩起舞,
给凛冽的大地,
送去香飘万里的消息,
为寒冷的日子准备柴禾,
为饥饿的岁月准备粮食。

没法儿推诿啊,
因为,
初恋的心,
不能拒绝那温柔的话语!

沐浴在如瀑的蝉雨,
潸然的泪水,
已然如潺潺的小溪。
心海里,
一叶白帆,
正如鸽远去,
天水之间,
正飞起一片虹霓,
明亮如迎风招展的旌旗!

听雨者2018年7月31日记于戴河岸边“瓦尔登湖”并不清爽的风里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