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是一个神,
冥冥之中充满了宿命。
人类在疑惑与惊悸中跋涉,
只有千年慧眼宠辱不惊。

三月十四日霍金去世,
同一个日子爱因斯坦降生。
他们与伽利略都活了七十六岁,
都是改变世界的巨匠伟人。

伽利略说经验是知识的唯一源泉,
知识被奉为理性的至尊。
这一认知奠定了近代物理学的根基,
人类因此在洒满阳光的路上跨越飞奔。

四十二岁的爱因斯坦荣获物理学诺奖,
光电效应理论催生出了相对论。
怀疑主义是理性飞越的强大动力,
划时代的爱因斯坦比肩伽利略和牛顿。

霍金说轮椅与计算机很适合坏蛋角色,
“宇宙的本质是浩瀚无垠。”
男人和女人都是无解的谜团,
最壮丽的永恒就是有若灿烂星辰。

时间以天堂与地狱横亘于世,
将欲望的碎片戗割得鲜血淋淋。
普罗大众都是欲望的囚徒,
深陷其中浑浑噩噩迷离混沌。

人的一生都在无明中挣扎,
参不透生命的本质所以成为芸芸众生。
倒是那些颐指气使的权贵志得意满,
一叶障目不见泰山利令智昏。

时间裹挟着空间俯瞰人世,
皇帝的新衣尤为授天下以笑柄。
生命中的分分秒秒都是白驹一隙,
天堂与地狱在人性的善恶中定格永恒!

2018/06/27

诗魂有道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