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白云般的浪潮,
像毡毯一样飞扬着绒毛。
一群群在草原上流动,
温顺的秉性不急不躁。

领头羊自顾自地前行,
卷曲着灰赫色的羊角。
它早已修炼得宠辱不惊,
从不炫耀反抗者的高傲。

羊群默契地亦步亦趋,
生命的本质就是青草的招摇。
从来不去奢望出人头地,
欣然踩踏着被奴役的韵调。

不知何为怒发冲冠,
要紧的是解决好温饱。
也不沉迷于谈情说爱,
没有私奔,当然没有天荒地老。

一生的宿命就是按部就班,
快乐时只是“咩咩”的吟叫。
总有一个时候需要视死如归,
低垂的眼泪掩没了荷尔蒙的咆哮。

生命的尽头是古老的屠场,
引颈受戮于月黑风高。
惨淡的月色笼罩着空寂,
死神挽起了衣袖在霍霍磨刀。

天性不知何为大限将至,
四平八稳地走向血腥的水槽。
从未亲历过撕心裂肺的疼痛,
充耳不闻死神凄厉的狞笑。

就这样一群群地前赴后继,
一代代地接受宿命的拥抱。
在碧血四溅无声倒地的刹那,
完成了生命中最华丽的舞蹈!

2018/06/28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