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我们把中共预定在今年秋天召开的十六大比作演戏,那么,马上就要在北戴河召开的高层会议就好比是给剧本定稿。众所周知,江泽民原定在十六大上把最高权力交给胡锦涛,可是在江泽民一手掌控下的中共宣传机器近来却开足马力,大肆吹捧江泽民以及所谓江泽民理论,并且还不断传出支援江泽民留任,至少是留任军委主席的呼声。

不错,到目前为止,江泽民本人还没有对退或不退的问题明确表态,可是不表态本身就是一种表态,不表态表明江泽民不想退,但是又对能不能留没把握。江泽民迟迟不表态,就是鼓励别人劝留,就是想看看劝留的力量大不大,如果劝留的力量大,自己乐得顺水推舟,接着再干下去,如果劝留的力量不大,自己也就知难而退。

许多人都把如今的江泽民和当年的袁世凯相比,袁世凯当年想称帝,周围一帮亲信看出袁世凯的心事,所以不断劝进。不过我们必须说,当年的袁世凯做的比江泽民还高明一点,当年的袁世凯虽然暗中鼓励别人劝进,但口头上还是一再声明自己并不想当皇帝,这就不象如今的江泽民,连口头上的假意推辞都不肯,真是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

应该说,江泽民已经迈出了危险的一步,就算他在未来几周内表明退意,哪怕是全退,也已经嫌晚了,被动了,因为人们已经看穿了他的真实心理,非不愿也,是不能也。

江泽民已经迈出了危险的一步,他已经使自己贪恋权力的内心暴露无遗。江泽民已经向胡锦涛发起攻势,江胡起风波,江胡之争,也就是双核心之争已经浮出台面。

早在两年多前,我们就指出江泽民不想如期交班给以胡锦涛为首的第四代,指出双核心之争势在难免。当时我们作出这种预测,并不是我们掌握了什么一般人不知道的内幕消息,我们作出这种预测是基于对中共权力布局的理性分析。

对独裁者来说,确定接班人问题是最重要的问题,“不孝有三,无后为大”。过去是世袭制,老子传位给儿子,尚且免不了废废立立,骨肉相残,何况现在还是要把权力传给外人。关键的问题是,胡锦涛不是江泽民自己确立的接班人,江泽民当然对胡锦涛不中意。江泽民希望自己永远掌握大权,就算要交出权力,也是要交给自己中意、自己确定的接班人。可是江泽民又深知,要改变胡锦涛在十六大接班的既定趋势谈何容易,因为这等于向邓小平的权威挑战,等于向中央高层原先的共识挑战。江泽民始终弄不清楚,他在位十三年所造成的赫赫权势,到底有多少是因为自己“英明伟大”,“众望所归”,有多少是别人“不看僧面看佛面”,出于对体制的维护,对邓小平既定安排的维护。如果自己已经羽翼丰满,却自动放弃权力,岂不可惜,岂不愚蠢;如果自己没这份实力却要硬上,岂不会偷鸡不成蚀把米,陪了夫人又折兵。所以,江一直犹豫不决,首鼠两端。可是,犹豫不决的时间越长,自由选择的机会就越少。时至今日,江泽民的选择余地已经不大了。他已经摆明了贪恋权力和不肯将权力交给胡锦涛。

江胡恶斗已经拉开序幕。谁胜谁负我们尚难以断言。估计这场争斗很快就会见出分晓。不过有一点我们倒可以作出预断:如果江泽民得以留任,那么接下来,江泽民势必还要进一步打压胡锦涛。道理很简单,江胡的关系不同于邓江的关系。江泽民的核心名份是邓小平给的,因此,邓迟迟不肯交出全部实权,江虽然心里不高兴,但也没什么可抱怨的。胡锦涛的核心名份不是江给的而是邓给的,如果江泽民到期不交权,等于是得罪了胡,胡岂能不怀恨在心?这样,如果江泽民等到自己不能理事时再把大权交给胡,等于是交到政敌手里。所以,如果江泽民能够延长第三代核心的寿命,他一定会剥夺胡锦涛成为第四代核心的机会。

另一方面,如果胡锦涛在十六大接班,他也会乘胜追击,尽快把握实权,剥夺江泽民垂帘听政的机会。有人说,即便胡锦涛接下总书记、国家主席和军委主席三项职务,他也需要一届或至少两年的功夫才可能掌握全部实权。我的看法相反,如果胡不能在一年半载之内摆脱江的阴影,他就自身难保了。

总之,恶斗一旦开始,善了谈何容易!

2002年7月18日

《胡平文库》时政·观察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