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平:反恐之战任重道远——纪念911一周年

Share on Google+

911过去整整一年了,世贸双塔遭受恐怖袭击轰然倒塌的可怕场景,历历犹如昨天。

911的阴影挥之不去。我们早就听说过恐怖袭击的故事,但是在911以前,我们从来没有联想到自己。是911事件,使我们每一个人都感受到恐怖袭击的威胁。

其实,早在1993年美国《新闻周刊》的一次民意调查中,恐怖主义就被视为今后世界的头号危险;但尽管如此,911恐怖袭击还是造成了空前巨大的震撼。因为恐怖分子的残忍、冷血、灭绝人性与丧心病狂远远超出了人们的想象!它恶毒地利用了现代人共同生活所必须的最起码的相互信任,破坏了当今地球村的人类生存的基本安全感。

我必须再次强调,绝不能把911式恐怖袭击归结为种族的冲突或文明的冲突。那种认为无论什么邪恶都是某种社会环境的产物的观点,其言下之意是,只要社会改善到某一程度,邪恶就会自行彻底消亡。这种乌托邦主张又忘记了人的“原罪”即本性中的阴暗面。我们并非不知道一种恶劣的生存条件会滋生犯罪,但是我们这里讲的是911,象911这种超出常人想象的邪恶行为只能产生于超出常人的邪恶自身。

为恐怖袭击辩护者总是说,恐怖袭击是弱者反抗强者的最后手段。此话大错而特错。历史上有无数强弱易位、以弱胜强的事例。弱势的一方采用非暴力抗争或正常的暴力抗争取得胜利,但是,我们从未见过有弱者通过专门针对无辜平民的恐怖袭击手段而获胜的。是以前没有人尝试过这种手段吗?想来不是,只不过他们一试即败,陷入灭顶之灾。

为恐怖主义辩护势必陷入自相矛盾:如果对手果真十分邪恶,非暴力抗争或正常的暴力抗争统统无效,因此采用恐怖袭击手段是有理的,那么,实行恐怖袭击必然会招致强大的对手施以毁灭性的报复,因而必定是无效的;反过来,如果弱小的一方能够频频向对手发动恐怖袭击而未陷入株连九族或灭国灭种之祸,也就是说,如果恐怖袭击果真成为弱者反抗强者的有效武器,那难道不证明对手有所不为的自我克制?从而证明对手决不象你们攻击的那般恶劣,从而证明你们的恐怖袭击没有道义根据。

简言之,如果恐怖袭击是有理的,它必定是无效的;如果是有效的,则必定是无理的。很可能,它既无理又无效,但它决不可能既有效又有理。

反恐第一仗——阿富汗之战——打得比许多人预先估计的要顺利。可是就整个反恐事业而言,情况就不那么乐观了。在过去的一年间,恐怖主义并未消声匿迹,好象倒更活跃更频繁更广泛。恐怖分子或者是受到911袭击的鼓舞,或者是面临国际围剿而作困兽之斗,总之,至少在我的印象中,过去的一年是恐怖主义最活跃的一年,是恐怖袭击最频繁的一年。

尽管有不少人在谴责美国借反恐之名行扩张之实,谴责美国的单边主义;不过,我以为更值得忧虑的是眼下的反恐方式能否奏效,人类如何才能战胜恐怖主义。假如在反恐之弦高度紧绷的现在,恐怖主义还能如此顽抗,等到人们神经疲劳、警惕松懈的时候呢?今天的恐怖分子还不握有高度杀伤性的武器,以后呢?

仅仅防备是不够的,除非我们变成警察国家,否则我们防不胜防;仅仅打击也是不够的,因为老的恐怖分子消除了,还可能产生新的恐怖分子。成功的反恐战略必须能够造成足够的威慑效应。你会说,对于911恐怖分子这类进行自杀式袭击的亡命之徒,“奈何以死惧之”?但问题是,执行自杀式袭击的恐怖分子只是工具,那些在背后策划和支援的政府和集团未必也愿意自杀,所以,威慑战略仍然是可能的。

从反恐之战打响的第一天,我们就知道,这将是一场旷日持久的战争,一场没有明确的敌人与战线的战争,一场没有明确的最后胜利的战争。反恐之战,任重而道远。不论有多少困难,人类必须打赢这一仗——为了我们的生存与文明的延续。

2002年9月12日

原载《北京之春》2002年10月号

《胡平文库》时政·观察

阅读次数:1,153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