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核心局面在预料之中

在这次十届人大上,胡锦涛果然只接下国家主席一职,江泽民继续留任国家军委主席,双核心并存的局面正式形成。另外,曾庆红当选国家副主席,对胡锦涛构成直接威胁。

应该说,中共高层权力格局出现这样的形势,早在我们预料之中。

还在2000年五月号《北京之春》上,我就在《江泽民忙于人事布局》(署名“田南”)一文里写道,“江泽民自己想接着再干一届,因为没把握,又打算重新安排接班人,用曾庆红取代胡锦涛”。以后我又多次撰文,提出江胡双核心之争的问题,提出曾庆红与胡锦涛之争的问题。(注1)

现在,几乎是人人都在讲江胡双核心的冲突,讲胡锦涛与曾庆红的矛盾了。但是在当初我们最早提出这种观点时,似乎没有引起多少注意。不少人认为我们说的都是某某人“想”,某某人“打算”,没提出什么事实根据,没提供什么内幕消息,所以不值得重视。

不错,我当时提出自己的分析和预测时,确实没有什么别的讯息为依据,不过我的依据比真真假假的内幕消息更可靠。我所根据的是两条众所周知的常识:

1、独裁者决不愿意自动放弃权力。

2、独裁者会力图把权力交给自己选中的人。

从这两条常识出发,考虑到中共原有的权力格局,我们很容易得出以下两个推测:

1、由于国家主席的任期有宪法的明文限制,而总书记的年龄有党内高层不成文的规定,所以,江泽民很难再留任国家主席和党总书记,但是,他一定会想方设法留任两个军委主席,从而保持住最高实权。

2、胡锦涛不是江泽民自己选定的接班人,曾庆红才是江泽民中意的人。可是,胡锦涛的第四代核心位置是邓小平指定并为高层接受的,江泽民很难正面否定;再说,曾庆红直到十六大前还只是政治局候补委员,也很难一步登天。所以,江泽民会在把总书记和国家主席两项职务交给胡锦涛的同时,力挺曾庆红,使曾庆红处于未来可以顶替胡锦涛的位置。

在上述分析中,作为前提的两条常识是相当可靠的,接下来的推测也合乎情理的逻辑。奇怪的是,如此显明的推理和结论,怎么先前没什么人看出来?

胡锦涛的位子能坐多久

现在,既然上述推测已经得到证实,那么接下来的问题是,在江泽民和曾庆红的前后夹击下,胡锦涛的位子坐不坐得稳?胡锦涛的位子能坐多久?

虽然双核心的局面已经明朗化,但还是有人提出不同的解释。他们说,江泽民留任军委主席只是过渡性的,是老人对新人“扶上马,送一程”。此说不值一驳。哪有一“过渡”就“过渡”整整一届的?哪有一“送”就“送”五年的?

纽约时报引用中共某官员的话,把江胡关系比作父子,这种比喻充其量只对了一半。它顶多说明老皇帝名义上把大权交给了儿子但又不肯真撒手这种情况。问题是胡锦涛不是江泽民属意的接班人,曾庆红才是。这才是问题的关键。

有人说,江泽民不肯全退,是担心自己和自己的家族被胡锦涛清算。可是,假如到最后,大权终究还是会落在胡锦涛头上,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江的家族还是有可能被清算,现在把持着权力不放又有多大意义呢?从情理上讲,江泽民交权越是交得干净利落,胡锦涛越是乐得作顺水人情,越是不会和前任及其家族过不去;相反,江泽民越是不肯交权,越是对胡锦涛猜忌,不给胡锦涛好日子过,胡锦涛就越是怀恨在心,越是可能在日后打翻天印。林彪“五七一工程纪要”里提到毛泽东的一个权术是,不得罪人则已,要得罪就得罪到底。所以我认为,江泽民力图把胡锦涛架空,不只是为了保自己保家族,更是为了进一步把胡锦涛废掉,换上自己中意的人接班。

有人说,如果胡锦涛能做出一番政绩,地位就巩固了。可是,什么叫“做出政绩”?贾庆林有什么政绩?贾庆林还有重大腐败嫌疑,只因为是江泽民铁杆亲信,不但进入政治局常委,而且当上全国政协主席。这就叫“说你行,你就行,不行也行。”反过来,“说你不行,你就不行,行也不行。”胡锦涛要想靠政绩巩固自己的权力,很难很难。

许多人都看到胡锦涛的困境。所以不少人说,胡锦涛需要三、五年才能摆脱江泽民的阴影,建立起自己的班底,巩固自己的权力。可是,胡锦涛怎样才能建立起自己的班底呢?中共政权是寡头政权,中央委员会都只是摆设,政治局常委会(再加上军委主席)主宰一切。依现在的阵势,胡锦涛只能在中央委员会这一层安插自己的人马,他要想把亲信提拔成政治局委员都很困难,更别说进政治局常委了。这在宫廷内斗中远水不救近火。(注2)

或许有人会说,毕竟,胡锦涛占有正统身份,只要不出什么差错,江曾也对他无可奈何。可是,什么叫差错?要找茬还不容易。你因循他说你不进取,你改革他说你冒进,你好他说别人更好。江泽民能坐稳十三年江山,不是没出什么差错。事实上,江泽民出的差错多得很,即便按照共产党的标准也是差错很多。江泽民之所以能坐稳,前一半时间是靠了邓小平的成全,后一半时间是没人能够挑战。胡锦涛的处境正好相反,没人成全,有人挑战。这怎么坐得稳呢?

退一步讲,就算江泽民一派在胡锦涛这届任内找不出理由把他挤下去,那么,下一届呢?胡锦涛能不能在中共十七大和全国十一届人大上连任呢?如果按照现在这种寡头政治的做法,下届总书记和国家主席的人选将由这一届的政治局常委会确定,而在这一届常委会中,江派占明显优势。很可能,江派会在那时推出曾庆红。这就是说,除非发生非常事件,否则,胡锦涛的位子顶多坐满一届,而且多半还是徒有虚名。

也许有人会认为上述分析夸大了江派的力量。他们会提出疑问:既然在过去,江泽民独掌党政军大权时,都未能阻挡住胡锦涛上台,现在,胡锦涛的权力总比过去大了,江泽民的权力总比过去小了,那么,江派又如何能把胡锦涛拉下马呢?

问题在于,胡锦涛是被邓小平提名而被高层通过认可的接班人,江泽民本人想必也是举过手的,这一高层共识江泽民难以跨越。如今中共上层权力斗争不是全然无法无天,好歹有了几条公认的“游戏规则”,譬如国家主席的任期限制,七十岁不进政治局的规定。胡锦涛的接班人地位也是高层的一个共识。这几道硬杠子摆在那里,江派不敢碰硬。于是,江派采取迂回包抄战术,逐步逼近自己的目标。

事实难道不是这样的吗?在没有违反任期限制、年龄规定和胡锦涛接班共识这几道硬杠子的情况下,江派不是已经获得了最大限度的成功了吗?他们不是把他们可能赢得的权力几乎全部都赢到手了吗?(注3)不错,党内确实有共识让胡锦涛上台,但是没有共识说胡锦涛就不会“犯错误”,就不可以撤换呀;没说过胡锦涛必须连选连任,不准改选呀。

这就是说,江派完全可以在不直接违反“游戏规则”的前提下逐步实现自己的目标。是的,江派没有力量阻挡住胡锦涛上台,但这决不等于说他们没有力量把胡锦涛拉下马。

在十七大上废掉胡锦涛并不太难。有些作法看上去不动声色,譬如说可以打出改革的旗号,实行党政分开,让国家主席和党的总书记不得互兼,一个变成虚位,一个独揽实权,虚位给胡,曾占实权。

两会的投票结果显示,江派人马得票偏低。这表明与会代表对江派的厌倦乃至反感。其实,那还只是反映了党意——更不用说民意——的冰山一角而已。然而,在集权政治的宫廷内斗中,党意、民意能起多大作用呢?因而在这场斗争中,胡锦涛若不敢另辟蹊径,走出宫廷内斗的陷阱,在扩大自由扩大参与上下功夫,恐怕很难避免失败的命运。不过到目前为止,我们还看不出有这种迹象。

附注:

1.关于江胡之争与胡曾之争,先前我还发表过不少看法,如2002年二月号《北京之春》里的《双核心之争》,2002年三月号的《再谈双核心之争》,以及2003年一月号的《中共第四代与政治改革》等。

2.不错,当年赫鲁晓夫就是利用他在中央委员会里的优势,反败为胜,打败了以莫洛托夫为首的苏共中央主席团的多数派。

1957年6月,莫洛托夫、马林科夫和卡冈诺维奇等保守派密谋串联,在中央主席团的关门会议上突然发难,以7:4的优势通过撤换赫鲁晓夫的决定。但是,赫鲁晓夫表现强硬,他拒绝接受主席团的决定。赫鲁晓夫坚持说,他的第一书记是中央委员会选出来的,也只有中央委员会才有权撤换,主席团无权越俎代庖。莫洛托夫等则拒绝召开中央全会。就在此时,会议消息外泄,拥护赫鲁晓夫的中央委员们紧急行动,次日便有过百名中央委员来到莫斯科,他们要求立即举行中央全会,并威胁说,如果主席团反对召开中央全会,他们将撇开主席团召开中央全会。紧接着召开了中央全会,两派唇枪舌剑,赫鲁晓夫派大获全胜,不但迫使其对手宣布收回先前的决定,而且还反过来把莫洛托夫一伙打成了“反党集团”。

赫鲁晓夫之所以能取得这场宫廷斗争的胜利,除了其谋略和对手的错误外,主要还和大气候有关。自苏共二十大后,全国上下人心求变,赫鲁晓夫则被视为改革的旗手。另外,军方重镇朱可夫坚决支持赫鲁晓夫,恐怕也是一个不可忽视的因素。

3.也有人认为,这次中共权力交接,并非江泽民一派玩弄权术,赢家通吃,而是有章可循,按程序操作。

高新先生在“十六大人事安排到底有没有章法”(《北京制春》2003年1月号)一文里指出,中共高层人事安排有两条规则,一是年龄限制,除总书记外,七十岁以上不再继任;一是任期限制,同一级职务任满两届者不进则退。高新认为用这两条规则可以圆满地解释政治局内部每个成员的进退升降。

那么,这是不是否定了所谓江派弄权,赢家通吃的论断呢?没有。这只不过证明了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江派老谋深算罢了。

如高新所言,江泽民“安排进入在政治上信得过的人是肯定的,从十五大就开始了”。“江泽民是用十三年的时间,特别是十四大以来的十年时间,用年龄限制的游戏规定,把在政治上不积极拥戴他的干部熬下去,把自己信任的干部提上去。这次再加上一项任期限制,目的就全达到了”。

这就是说,由于规则和程序都很不充分很不完备,江泽民一派完全可以在遵循规则和程序的前提下玩弄权术,从而达到赢家通吃的目的。

还须补充的是,高新所说的任期限制这一条规则其实是有大漏洞的,因为两个军委主席(国家军委主席和中央军委主席)就都没有任期限制。□

《北京之春》2003年5月号

《胡平文库》时政·观察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