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海外媒体上得知,蒋彦永医生被中共当局拘押,目前被监禁在京西一秘密处所,关在一个24小时都有人监管的房间,以所谓办学习班的名义,被迫接受“思想改造”,被要求改变“对天安门运动的认识”。

6月1日,蒋彦永夫妇即被当局秘密绑架,一个多月来,中共封锁消息,官方媒体对此只字不提,日前,美国华盛顿邮报发表文章提出质询,中共当局发表简短声明说:“蒋彦永身为军人,最近违反军队纪律。根据有关规定,军队正在协助他,对他进行教育。”据知情人士透露,蒋医生拒不屈从,他对办案人员说:我的原则是实事求是。根据媒体报道,这次绑架行为极其卑劣。当局先是派出一辆小面包车,谎称送蒋医生夫妇去美国使馆办签证,把车开到一个僻静无人之处,那里早停着一部装甲囚车,几名便衣军士一拥而上,形同绑匪,将蒋医生夫妇两位老人从两侧挟持,捉骼膊制肘,强拖硬拽,押上囚车。消息来源还透露,这次蒋医生被监禁,是中央军委在中共最高领导人江泽民和胡锦涛同意下进行的。

中共当局说,蒋彦永违犯了党纪,违犯了军纪,因此要办“学习班”,要实行“双规”,帮助蒋医生“改造思想”。这实在是一派胡言。试问,蒋医生违犯了党纪军纪的哪一条?根据军法国法的哪一条哪一款,你们可以这样把他秘密绑架拘押,剥夺他的人身自由言论自由?而且长达一个多月?至于所谓“学习班”,所谓“双规”,尽人皆知,其实就是变相拘押变相监禁,是黑社会动用私刑。尤其不能容忍的是,在这里,当局针对的是蒋医生的思想和言论。蒋医生无非是表达了和党中央不一致的观点,党中央竟然就在帮助别人“改造思想”的名义下把蒋医生秘密绑架拘押,这是最明目张胆地侵犯基本人权,这是公然而然的无法无天。

诚如《华盛顿邮报》所说,由于蒋医生在国内外的高知名度,这次中共拘押蒋彦永是一场高风险的赌博。蒋彦永是国际名人,他不是球星影星一类名人,蒋医生不但很出名,而且也极受尊崇,因为他不是为了别的什么事情而出名,蒋医生是因为在去年的萨斯危机中不顾中共当局压制讲出萨斯疫情真相而出的名。蒋医生的一封信,不知挽救了多少人的健康与生命!今年蒋医生又上书中国政府为“六四”正名。正像一位网友讲的那样:“化解SARS危机、为六四正名,做了这两件事中的任何一件,都足以使人留名青史,但是蒋彦永医生做了这两件事。他是21世纪中国人中第一位大英雄。”对于这样一位有恩于中国、有恩于世界的老人,中共居然也下得了手,其狠毒蛮横到了什么地步?中共这么做,它不知道它是在公然挑衅国人的良知,挑战人类的基本道德准则吗?它知道,它不可能不知道。问题是我们在这种挑衅前应该作何反应?如果在这样的挑衅面前我们都保持沈默,我们如何面对蒋医生?如何面对我们的子孙后代?如何面对历史?如何面对我们自己的良心?在这样一种挑衅面前,我们每一个人都应该发出自己的声音。

中共当局长期践踏民意,横施暴虐。久而久之,不少人变得对邪恶见惯不经,麻木不仁;另外许多人则因饱受挫折而充满无力感,因此放弃了本来不愿意放弃的抗争。这是一种恶性回圈:当局越是行凶作恶,一般人越是麻木沈默;人们越是麻木沈默,当局则越是行凶作恶。打破这种恶性循环的办法只有一种,那就是,一切不甘心屈服于暴政的人们,必须以身作则,坚持不懈,持之以恒。当局绑架拘押蒋彦永,一方面固然表明其凶恶,另一方面又何尝不表明其虚弱?因此我们没有理由灰心,没有理由放弃。鲁迅先生说得好:地上本没有路,走的人多了,也就成了路。

转自《北京之春》2004年8月号

《胡平文库》时政·观察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