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平:中国人真的政治冷感吗?

Share on Google+

从表面上看,今天的中国人普遍地对政治冷感,不关心政治,对政治没兴趣。然而,我坚信这只是假象。我敢说,当今世界,恐怕没有哪个国家能比中国蕴藏着更多的政治参与激情了。

请大家想想看,假如今天中国举行总统大选或国会选举,中国会发生什么样的情况呢?是稀稀落落,冷冷清清呢,还是轰轰烈烈,热火朝天?我敢断言,假如今天中国举行总统大选或国会选举,参选人数一定会很多很多,投票率一定会很高很高,竞选方式一定会五花八门,演说场地一定会人山人海,媒体一定会倾巢出动,男女老少都会卷进选战热潮。不要说国内,就连海外也不会甘于寂寞。海外的中国人也一定会为选举争论不休,摇旗呐喊,多半要比对居住国的政治还更关心。海外的留学生和移民,只要还是持中国护照,还是中国公民,一定会有不少人专程飞回中国去参加选举。我敢说,一旦未来中国政治开放,中国人的政治参与热情一定会让全世界惊叹。

这有什么可奇怪的呢?在中国,共产党专政了五十多年,国人的政治权利被剥夺了五十多年,一旦人们获得了参与政治的权利,他们怎么会轻易放弃呢?当今中国,政府的腐败是那样的病入膏肓,社会不公正是那样的触目惊心,一旦人们有机会运用手中的选票对此进行改变,他们怎么会不热心不投入呢?亚里士多德早就指出,人是天生的政治动物。政治不仅仅关系到人们的利益分配和权力的争取,而且也关系到展现独立意志和团队精神,实现社会关怀与社会公正,体现生命的价值与意义,获得世人与历史的承认。一个痛感其个性与思想被压抑了几十年的民族,怎么会对政治这种自我表现的大舞台无动于衷呢?尤其是在开放民主的初期,百弊待除,百利待兴,最能激起人们的理想主义和责任感;而初尝禁果,又最能让人感到新鲜刺激,忍不住跃跃欲试。所以我敢断言,只要中国开放民主,中国民众一定会表现出极大的参与热情。

其实,我们不必想象未来,只要回顾过去,我们就可以知道中国人是如何地富于政治参与热情。例如八九民运,持续时间不过五十几天,参加者就高达数千万人次。一场纯自发的非暴力的群众运动发展到如此规模,这在中国历史上、乃至在世界历史上都是极其罕见的。不错,今天的中国人看上去对政治毫无兴趣,但是,他们只是对官方的那套政治不感兴趣,并不是对政治本身不感兴趣。只不过在今天,国人没有任何正常的参与渠道。任何独立的、主动的政治参与都意味着巨大的风险,而成功的希望则极其渺茫。换言之,今日中国人的政治冷感完全是被专制当局逼出来的。今日中国人的政治冷感是长期压制的产物,是人性扭曲的表现。从表面上看,今日的中国人大多数只是忙着赚钱,只是追求个人生活的满足。其实,这正是人们由于恐惧而对政治失望的反映。当社会使人感到失望,而人又不能要求什么,不能对任何外在事物抱有希望的时候,人们就会退回到一种只为自己的满足而活着的状态中。这种满足常常只是他们对社会的报复。象这种不相信其他人,不参与公共事务,远离政治的生活,已经不是人的生活,因为它完全违背了人的本性。这一点,专制当局自己最清楚。这就是它为什么要始终坚持高压以至于到了草木皆兵的可笑地步的真实原因。这也再一次提醒我们,争取自由民主的斗争,不仅仅是为了建立一种更好的管理方式,也不仅仅是为了在公共生活中消除血腥的暴力,而且,那也是为了重建社会公德,恢复人类高贵的本性。

至于说有人担心,正因为中国社会积累的问题太多,中国人的政治参与又受到太长时间的压制,再加上缺少民主的传统,一旦开放民主,会不会引起所谓参与爆炸?刚刚启动的民主列车会不会因为负担过重而不堪承受?我承认这种担心并非毫无根据。对于这一担心,我先前在别处有过分析评论,此处不赘。我这里只想说明的是中国人到底是不是政治冷感。我强调的是中国人决不政治冷感。如今的政治冷感只是假象。为了避免所谓参与爆炸而引出的社会动荡,我们要做的不是拒绝自由民主,而是尽早地开放自由民主,逐步地开放政治参与。首先从停止政治迫害开始,从切实地实行言论自由开始。◆

《北京之春》2005年5月号

《胡平文库》时政·观察

阅读次数:964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