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平:对维权人士的又一轮打压

Share on Google+

9月13日夜,郭飞雄通宵未眠,一直忙着用电脑和国内及海外的朋友联络,商讨救援高智晟律师的下一步工作。14日晨,广州公安闯进郭的住所,以“涉嫌非法经营”为由将郭逮捕,还抄走了他的电脑、手稿和大量资料。郭飞雄的妻子拒绝签署法律文书,并绝食抗议。

郭飞雄,原名杨茂东,中国著名的维权活动家。他是第一个以知识分子的身份直接参与广州郊区太石村罢免的人士,向村民提供法律服务,并在第一时间向网络读者们提供太石村事件进展信息,使得这一个无名小村的维权活动受到国内和国际媒体广泛关注。为此郭飞雄一度被当局拘押并遭到殴打。今年5 月,郭飞雄应邀来美国作短期访问,8月初回国。

在高智晟律师被绑架式逮捕后,郭发起和组织法律后援团,创办《维权风云》网刊。就在他准备撰写文章进一步揭露当局的阴谋时被逮捕。这次当局给他加上的罪名是“涉嫌非法经营”。郭飞雄曾经在多年前从事书籍出版类的商务活动,近些年来并未参与任何经营活动。郭飞雄在体制内的法律界和学术界有不少朋友和同情者。据传广州内部已经传达体制内与郭飞雄相识者对该案不可介入、不可炒作,不可接受境外媒体采访。

近来一段时期,中共当局显然加大了打击维权人士的力度。接二连三的逮捕就是明证。这一轮镇压有几点引人注意之处:第一、当局更多地用刑事罪名对维权人士实行政治迫害。例如逮捕郭飞雄的理由是“涉嫌非法经营”。此前给盲人律师陈光诚定下的罪名是“聚众扰乱交通秩序罪”和“故意毁坏财物罪”。第二、当局公然破坏和阻挠律师为受迫害的维权人士进行辩护。当局一方面威胁律师不得为维权人士辩护,一方面对那些敢冒风险挺身而出的律师横加阻挠,把他们阻止在法庭之外。当局甚至对被拘押的维权人士的家属施加巨大压力,要他们对外发表声明放弃寻找律师出庭辩护。第三、当局还力图切断维权人士和外界――首先是境外媒体――的联系。几天前,互联网上流传一份由他人代笔、以高智晟的妻子的名义发表的声明,其中讲到“作为家属,我们不会接受任何媒体的采访,也不会授权任何人、签署任何法律文书”。

长期以来,中国的异议人士和维权人士都告诉我们,境外媒体的报道,国际社会的呼吁和抗议,对于改善他们的处境是有很大帮助的。这就和毛泽东时代有所不同。在毛时代,遭受迫害的人根本不敢和境外联络,哪怕你仅仅是和境外的亲戚讲到自己的情况,一旦被发现也要罪加一等。所以那时候共产党迫害起人来肆无忌惮。现在这种禁忌已被打破,和境外联系已经不再是或很难再是加重罪名的东西。如今,当局又试图重新切断这种联系。我们切不可让中共的意图得逞,否则只会使国内的异议人士和维权人士的处境更加悲惨无助。

乍一看去,中共当局对维权活动的严厉压制似乎很不好理解。因为迄今为止,大部分维权活动针对的只是地方的官员或地方政府而不是针对中央,不是针对最高当局;维权人士要求的也是具体的经济利益而不是政治的民主乃至多党制之类,因此当局大可不必视若洪水猛兽。问题在于,当局害怕的是民众由此而获得集体行动的能力。从90年代开始,中国的经济改革已经逐渐堕变为统治集团掠夺公共财富而自利的藉口,由此导致了财富分配的极大的不公正。中国官场的腐败是空前的;中国的贫富悬殊不仅在程度上是惊人的,在性质上尤其恶劣。当局担心的是,如果允许民众以集体行动的方式起来抗争,那势必会危及到整个现存的财富分配格局,挑战现行政权的合法性。

这次当局逮捕郭飞雄,还特地警告体制内的人不得介入,再联系到近些日子当局对媒体和互联网的进一步管制,我们不能不感到形势的严峻。它再一次证明了专制权力的扩张本性,从而也就再一次证明抵抗的必要性。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尤其需要坚持我们的理想,保持清醒的头脑,并准备长期的韧性的抗争。

《人与人权》10/13/2006

《胡平文库》时政·观察

阅读次数:939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