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平:由香港看习政

Share on Google+

习近平执政后,各界对他寄予许多厚望,望他启动中国的政治改革,和平地完成体制转型,实现宪政。这是好的意愿,善良的意愿,但也仅仅是意愿。极权体制的弊端是,国家的向何处去,不取决于民意,也不取决于良知,而取决于最高权力当局的个人意志。

习近平如果真要进行政治改革,建立一个宪政中国,那么他有机遇,也有多种路径。总之,如果他决心做,中国有可能和平地完成体制变革,实现国家宪政。比如:1、沿袭邓经济改革的办法,选择个别条件较成熟的地域,搞民主试点——让个别地方先民主起来,如果成功,则逐步推广。2、开启基层自治。中国自古有乡村自治的传统,撤销党在乡村的基层政权,实行村民选举,将基层政权还与农民,实现乡村自治;并逐步由村自治,过渡到县级自治,用10至15年的时间完成全国县级自治;之后再推进国家体制的改变。3、党内民主(冯胜平先生倡导)。中共作为统治集团,可于党内先实行民主化,之后推进国家民主化。4、分党。将中共一分为二,或一份为三,由而一党专制转为多党竞争制衡。5、更改中共的名号和章程,中共转型为社会民主党。6、接纳国民党回归大陆,实行两党共治与制衡。等等。

以上这些改革方式,民间曾都反复提出过。这些办法有的更温和,更稳妥些;有的更大胆,风险也更大些;但是这些都是和平推进中国宪政改革之路,最终的目标都是实现宪政。宪政是中国政治之本,也只有宪政可以救中国,如果真能和平地实现宪政,任何方式都是好的。

问题的关键所在,习政权是否愿意在中国实现宪政。“香港普选”是个试金石,由此可以看出习的治国方略:他欲将中国领向何处。

习如果真愿意在中国实现宪政,那么“香港普选”则是极好的契机。香港是成熟的现代社会,经济繁荣;法治传统坚实;市民受教育高,有公共意识;精英阶级有责任感;中产阶级占人口多数;而且香港是城市社会,开放,国际化。从各方面考量,香港都可建设为一个高质量的民主社会,会比台湾更好,香港没有本土人和外省人的宿怨纠结,也没有蓝绿两党的恶斗,而且人口只有600万,不足台湾的三分之一。

习如果是愿意在中国实现宪政,那么就可以利用“香港普选”的契机,让港人一人一票真普选,将香港建立为一个全自治的民主社会,从而为中国建立一个民主样本。进而,开放与之临近的深圳或其它城市,作为试点,以香港为摹本,实行民主改革。如果成功,则可逐步推广,条件成熟一地,推广一地,由此赢得时间,完成国家政治体制的逐步和平变革。

但是,习政权并没有在中国实现宪政的意愿,习的梦想是:保住父辈留下的江山,不变色,并做大做强,使之成为一个雄立世界的庞然帝国。因此,他的路线是国家主义,强化中央政权。这是其治国的总方略,反腐是出于此;处理香港问题,也是出于此。

因此,习当局绝不允许香港民主化,虽然民主化是港人的要求,香港也具有实行民主的充分条件。香港一块弹丸之地,即使实行真民主又如何?中央何以如此决绝?香港虽小,而一旦允许其实行真民主,就等于为全中国树立了一个国家走向的样本,如果中国的民心都转向民主的香港,将之作为对国家的期愿和目标,那么习的“帝国梦”怎么办?这无疑是对习治国方略的全盘否定。因此,习当局不仅不允许香港民主化,而且还要加强对香港的控制和渗透,使之逐步大陆化。香港,无论现在还是未来,都必须服从习版“中国梦”的大局,也因此习当局对香港“占中”秉持强硬态度:不妥协。

于中国大局,香港毕竟是个小地方,是十个指头和一个指头的关系。香港的经济地位再重要,也不能有碍习版“中国梦”的大局,为此习当局甚至会不惜牺牲掉香港。香港普选事件,可以反证习版的“中国梦”,否则香港如此之小的一块地方,犯得着如此大动干戈,甚至不惜将之毁掉吗?

“占中”阵营的对手绝非香港政府和梁振英,而是习当局。梁振英要不要对话,要不要妥协,要不要辞职,他本人说了不算,得遵从北京的指令。看来,香港的命运已和大陆连在一起,香港的民主进程也和大陆连在一起;香港已经被罩进习版“中国梦”。

“占中”阵营需要清醒地看到,他们的对手是习政权,其底线是不惜毁掉香港。为此,“占中”阵营需要从长计议。“占中”充分表达了香港民众反专制求民主,抗中央之命的意愿和决心,并获得了世界各国的关注和支持,这在道义上已占上风,北京当局即使最终还是不让港人一人一票真普选,也输了理。可以说“占中”已经取得了相当的成效,至于一定赢取得事实上的真普选,则无可能。面对北京庞大的极权政体,港人需要的不是当下拼命的勇气,而是持久斗争的坚韧,有理有利有节。

习版“中国梦”如真能救中国,倒也好;但,这却是一条将中国领向毁灭之路。纳粹德国、日本军国、前苏联、毛模式均是前车之鉴,殷鉴不远。支撑一个国家的不是枪炮导弹,也不是财富,而是其内在的文明储备:国家是否得到民意认同;国家是否有合理运行的机制;国家的法律、规则是否健全,上下是否遵守;国家是否仁道,全民是否尚德守信;国家是否遵天道,与世界各国,与大自然和睦共存?等等。

如果我们用这些文明的准则衡量一下,我们会倒吸一口凉气,中国已在毁灭的边缘,崩溃随时都可能发生。实行宪政无非是在中国这辆快散架的破车内部,装一副固定框架;而习版“中国梦”是在这辆破车上,加上一台大功率的马达,将之放到高铁上飞奔。

《纵览中国》首发:Tuesday,October 14,2014

阅读次数:1,032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