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我妻子都是《读书》的老读者,家里还保存着从1979年创刊号到2000年的《读书》。但从2000年“长江《读书》奖”风波后,我和妻子共同决定不再订阅《读书》,历时二十年的《读书》缘也由此终结。原因无他,仅仅因为“长江《读书》奖”评得太丑陋。(阅读全文

By editor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