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平:真亏它共产党想得出来,做得出来

Share on Google+

——简评两会荒诞剧

中共的两会是地地道道的荒诞剧。今年又增添了新剧目,主角是农民工代表。

中国有两亿农民工。在两亿农民工的背后,还有同处二等国民地位的六亿农民。近些年来,为农民工鸣不平的声音日渐高涨。今年春节前后的一场大雪灾,阻断了数百万农民工归家之路,更把农民工的困境凸显无遗。当局发现它再不能像过去那样置之不理了,于是在本届人大3000名代表名额里安插进了3名农民工代表。这3名代表分别是上海的朱雪芹,广东的胡小燕和重庆的康厚明。

广东省政府官员在电视里侃侃而谈,讲述了他们农民工代表的产生过程:先是由省政府下达指标,由各市级工会物色人选。有三个条件,一要拥护党和政府,热爱祖国;二要必须有一定的文化水平;三要敢说话,有一定的语言表达能力。这位官员的本意是表功,无意间却不打自招,承认了所谓人民代表根本不是由人民选举产生这一公开的秘密。三个条件中第一个就是拥护党和政府,这倒也把“中国特色”的人民代表以及全国人大的性质揭示得很清楚。

尽管如此,这3名农民工代表的出现,还是吸引了外界的大量关注。中外记者纷纷采访,这3名农民工代表应接不暇,还举办了专场记者会。

3名代表,开口闭口感谢党和政府的关怀。有记者问到来自上海的农民工代表朱雪芹,是否已经是上海市户口,是否希望转为上海市户口。朱雪芹回答说,虽然已在上海工作了十几年,但自己的户籍目前还在江苏老家。朱雪芹还说:“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理想,但是全国农民工有两个亿这样一个庞大队伍的情况下,作为我们国家的话,会一步一步落实,但你需要给出时间。”

此话一出,立即招来许多网友的批评。由共产党一手制造并延续到今的城乡户口二元制,是当今世界绝无仅有的苛政恶政,废除这样的制度不过是广大农民的一项最起码的要求,两亿农民工,谁还愿意继续受歧视,得不到迁徙自由的正当权利?身为农民工代表,朱雪芹连“希望”二字都不敢说出口,哪里还算得上农民工的代表?

更成问题的是朱雪芹讲话的口气或立场:它不像是出自农民工的代表,倒像是出自圆滑老道的政府发言人;因为它不是代表农民工向政府提出自己的正当利益要求,而是为政府歌功颂德,替政府的错误开脱责任。

不过细究下去,我们可以发现,这里面还有名堂。应该说,朱雪芹并不是站在政府的立场讲话,朱雪芹是站在一个假设的农民工的立场讲话。这里要的就是讲话者的农民工身份。道理很简单,所谓农民工问题,所谓城乡户口二元制问题,分明是共产党一手制造的。改革开放已经30年,胡温上台也已经有5年多,这个问题到今天还没有纠正,共产党推托不掉责任。毛泽东固然是罪魁祸首,邓小平、江泽民也推脱不掉责任,胡温也推托不掉责任。当局深知自己在这个问题上陷入完全的被动,除了向农民认错请罪并立即纠正外,没别的可说。假如政府发言人出面回答记者的问题,还自己表扬自己,还说政府为解决农民工问题作了多么了不起的工作,还说广大农民工对政府是多么的感恩戴德,那不是太荒谬、太无耻了吗?所以在这时就需要推出别人出面,最好是由所谓农民工自己出面,去讲出那些政府自己都不好意思讲出来的话。

这是共产党的一贯手法。每当中共作出坑人害人之事自己无法对外交待,它就会安排几个受害人出面,让受害人为自己涂脂抹粉,文过饰非:既然受害人自己都不认为他们受到坑害,别人打抱不平岂非多此一举?既然当事人自己都对党和政府满怀感激,别人凭什么还对之严加指责?人家皇帝都不急,你太监急什么?这就像十年前国企改革,3000万工人失业下岗,昔日的领导阶级一下子沦落为一无所有、两手空空的弱势群体。政府自己实在找不出词为自己辩护,于是就演出电视剧,让剧中的下岗工人高唱:“心若在,梦就在,天地之间还有真爱。看成败人生豪迈,只不过是从头再来!”——人家下岗工人自己都这么无怨无悔,充满信心,别人还有什么好批评的呢?

2008年3月25日

来源:《北京之春》2008年4月号

《胡平文库》时政·观察

阅读次数:2,104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