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的以往“爱国”行动,都是在中共当局的默许和鼓励下做出来的,至少也是通过官方的舆论导向获得某种暗示才做出来的。

这五十多天来,由于西藏事件和奥运火炬传递事件,海内外很多华人掀起了一波又一波“爱国主义”热潮。我要给这里的爱国主义打上引号,因为它太不真实,太没有原则,太机会主义,处处表现出对中共专制当局的曲意迎合。眼下就有一个例子。

5月9日,国家主席胡锦涛结束了对日本的访问。官方媒体对这次访问大唱赞歌,说它是“暖春之旅”,“开创了中日战略互惠关系新局面”,“为中日关系的发展找到了一个新的历史起点”。然而,要是按照爱国愤青的立场来看,这次胡锦涛访日实在是牺牲国家尊严,出卖国家利益。

首先,我们知道,在历史问题上,爱国愤青们总是不断地要求日本政府为当年的侵华战争认错道歉。十年前,时任国家主席的江泽民在访日时也曾对日本以前的军国主义严加谴责。而在这次胡锦涛访日发表的联合声明中,最明显的变化就是有关历史问题的部分被大量删减,胡锦涛的讲话也只字不提要日方反省认错,而只是强调要“以史为鉴,面向未来,珍爱和平”。

其次,有关钓鱼岛的归属问题,一向是中日双方的一个重大争端。现在钓鱼岛事实上被日本占领。中国政府一直宣称钓鱼岛是中国的领土,然而在这次访问中,中方却完全回避了这个问题。这等于是默认了日本的占有。

这次西藏事件发生,日本政府象西方政府一样对中国政府提出批评。在和胡锦涛会谈中,福田表示他非常“关心西藏问题”,督促北京要与达赖进行“实质性”对话。胡锦涛没有以西藏问题是中国内政为理由反驳,而是委婉地表示“今后会与日方继续讨论这个问题”。

在奥运会的问题上,日本政府拒绝中国卫队沿途护送奥运火炬。日本长野著名的善光寺原来被定为奥运火炬在日本传递的起跑点,但是善光寺的和尚们说,因为他们对西藏佛教徒遭到镇压感到忧虑,因此拒绝参与奥运火炬的传递。再有,一直到胡锦涛的访问结束,日本首相福田也不肯正面回答他是否出席奥运开幕式。

还有毒饺子事件,虽然到目前为止,造成毒饺子的原因还没查明,责任是在中方还是在日方尚不明确,但是日方却又提出要中方“承诺彻底查清”。

三年前,日本申请进入联合国常任理事国。当时,中国政府是反对的。中国政府暗中鼓励中国民众上街示威游行表示反对。这次胡锦涛访日,中国政府却改变了态度。中国政府表示“重视日本在联合国的地位和作用,愿意看到日本在国际事务中发挥更大的建设性作用”。这等于说中国将不再反对日本成为联合国常任理事国而做的努力。但日方却好像不领情,首相福田抗夫说:“中国虽然已是大国,但希望朝一个合格的大国方向不断努力。”这等于是批评,中国作为一个大国,按照国际社会的标准目前还不合格。

尤其值得注意的是东海油气田的问题。胡锦涛说,在东海油气田共同开发问题上,中日两国外交部门根据两国领导人达成的共识进行了深入有益的磋商,取得了积极进展。《中日关于全面推进战略互惠关系的联合声明》有一条明确写道:中日两国“共同努力,使东海成为和平、合作、友好之海”。这里的“合作”二字大有玄机。我们知道,东海的油气资源极其丰富,可与中东相媲美。长期以来,围绕着东海油气资源的管辖和开发,中日两国争执得很激烈。日方先是提出东海中间线的主权,中方并未接受;继而日方又提出对中间线附近的资源,包括在中间线中方一侧附近区域的资源共同合作开发。这次胡锦涛访日,双方虽然还没有就共同合作开发达成具体协议,但已经确立了共识,确立了原则。这无疑是中方的一大让步。又据报道,新日本石油和中国石油准备建立合资企业,其中,日方控制51%的股份,中方控制49%的股份。这一合资企业有可能于2009年4月正式启动。有分析称,这是中日为解决东海问题铺路。

中共官方媒体大肆渲染胡锦涛访日的重大成就和日本朝野对中国的热情友好。但实际情况并非如此。三十年前,日本人把中国当作最友好的国家,而现在,根据不久前的一次民意调查,一半以上的日本人认为日本政府应该对中国更强硬。中共的宣传显然是在自欺欺人。

以上种种,按照中国爱国愤青的立场,中国政府无疑是牺牲了国家尊严,出卖了国家利益。但令人奇怪的是,愤青们的反应却相当平静,无论在国内还是在海外,我们都没有见到愤青们发起网络签名,更没有人上街示威游行;只有在互联网上偶尔能见到一些批评的文字。需要声明的是,我并不赞成愤青的立场。三年前,我曾写过两篇文章评论当年的反日风潮。兹不重复。这里我只是说,如果爱国愤青们果真有自己的原则有自己的立场的话,他们正应该在此时,向中国政府和日本政府,首先是向中国政府,发出强烈的抗议。在最需要爱国愤青们站出来大声疾呼的时候,爱国愤青们却不见踪影。这恰好证明他们是没有原则没有立场的。他们的以往“爱国”行动,都是在中共当局的默许和鼓励下做出来的,至少也是通过官方的舆论导向获得某种暗示才做出来的。党让他们爱国他们才爱国,党不让他们爱国他们就不爱国。如果一种爱国行为会和党的意志相冲突,他们就会知趣地保持沉默。这倒是一个很值得研究的“中国特色”。

2008年6月

来源:《人与人权》

《胡平文库》时政·观察

By editor

《胡平:有“中国特色”的爱国主义》有2条评论
  1. 国法不灵,难道求助于家规?病急乱投医,只能用中国人最古老的办法,去找家长了,可悲!必须写公开信三问齐心,习家家风宽厚待人,勤俭持家,夹着尾巴做人,习近平哪一点做到了?西藏新疆与政府批评者人权问题如此危急,国库几百亿几千亿美金洒向完全没有风险控制腐败严重的异域,国内媒体噤若寒蝉,唯有伟大赞颂,国家民族已经到了生死存亡的关头,她作为一位负责任的国家公民,一位尊重中华民族传统的母亲,怎么能视而不见呢?这不是一家的事,这是整个国家的大事。一个国家的法律体系在这么大的问题面前毫无作用,落到要找一位高龄老太太找说法的地步,可悲!习近平如此自大,唯我独尊,大概连其他官员也背不了这口锅了。这些都是他个人决定!只有找他妈了。

  2. 法律和媒体集体失灵,管不了习近平,只能用中国人最古老的办法,去找家长了,可悲!必须写公开信三问齐心,习家家风宽厚待人,勤俭持家,夹着尾巴做人,习近平哪一点做到了?西藏新疆与政府批评者人权问题如此危急,国库几百亿几千亿美金洒向完全没有风险控制腐败严重的异域,国内媒体噤若寒蝉,唯有伟大赞颂,国家民族已经到了生死存亡的关头,她作为一位负责任的国家公民,一位尊重中华民族传统的母亲,怎么能视而不见呢?这不是一家的事,这是整个国家的大事。一个国家的法律体系在这么大的问题面前毫无作用,落到要找一位高龄老太太找说法的地步,可悲!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