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平:从三篇官方报道看今日中国“和谐社会”

Share on Google+

最近,从国内官方网站上发现三篇报道,令人触目惊心。

第一篇是国内青年作家韩寒最先注意到的。韩寒发现甘肃省新闻网有一则报道,说甘肃将要组建一支650人的网络评论员队伍,正确地引导舆论。韩寒讽刺说:这个新闻直接透露了政府一直不愿意承认的一个事实,那就是五毛党的存在。另外,这条新闻的灾难性在于,它完全暴露了五毛党的结构组成以及基本人数,在甘肃省这么一个小省里,尚且需要新增添650人的专业网络评论员,那么好事者很容易推算出,在全国范围内,专业网络评论员的数量应该不下十万人。假设每个网络评论员的年工资平均为五万元人民币,那么政府每年要为自己夸奖自己支付50亿人民币。

第二篇报道是新华网2009年8月28日消息(http://www.nmg.xinhuanet.com/zt/2009-08/28/content_17535202.htm),内蒙古开鲁县公安局局长刘兴臣接受记者采访时透露,该县拥有一个巨大的线人网络可以对任何的异议和反抗都保持“高度敏感”。刘兴臣说,为了“快速准确的发掘社会不稳定因素”,“每一位警察或是协警,都必须在他所管辖的社区、村庄、工作单位或是别的地方培养至少20位线人。这加起来有超过10000名间谍。”“然后就是负责刑侦侦、经侦、国内安全部门、公共安全信息监管单位以及其他部门每个人都得发展至少5个眼线。”“这些人的总数最少加起来有12,093个。”

开鲁县人口有40万,这就是说,开鲁县的线人数目已经达到该县总人口的3%。有专家说,在北京、上海这样的一线城市或西藏、新疆这样的不稳定地区,密探的数量还要更多。这样算来,全国至少有3千9百万线人。我们知道,在过去,东德共产党政权曾经拥有世界上最庞大的警察系统,全东德有2.5%的人是国家安全部秘密警察的线人。而今的中国,线人的比例高达3%。

第三篇报道是从国内一家名叫《无物之阵》(http://blog.hanqian.net)的博客上读到的。这家博客的博主叫韩乾,据说是个90后,迄今为止已经在博客上发表了60篇文章,都是关于政治哲学和当今现实的。作者阅读之广泛,思考之深入,让人难以相信竟然只是个中学生。

韩乾注意到一份从黑龙江信息港网站发出的内部文件(https://docs.google.com/Doc?id=dd4chbjh_18gd2qtmd9)。其中详细记录了2008年4月至8月间该地区党政网络管理部门发布的网络管理意见以及下属对这些指示的处理结果。每一段内容包括发布时间和发布人姓名,发布内容,处理结果及回复时间。我们可以从中清楚地看到现今中国各级政府进行网络控制以及言论钳制的真实状态,以及后面隐藏着的高额社会运行成本。

韩乾说:“政府部门对舆论的控制早为人知,但我怎么也想不到这一手段会如此全面细致。看着各网站的新闻页面,我不寒而栗——它们本来是另一个样子,而经过修整后,有些新闻消失了,有些新闻被提到头条,有些新闻不允许评论,有些新闻的评论中只有一种声音。我曾经以为,虽然有些话不能说、有些消息不能看,但无论如何,新闻大部分还是可信的;但今天我认识到,真相完全相反——大部分新闻都是不可信的,经过了宣传部门的手术后,只有极少的新闻能保持原样。”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说,中国的互联网是自由的,开放的。这自然是撒谎,不值一驳。是的,很多中国网民都说:互联网是上帝送给中国人的最好礼物。在中国,网络创造出某种独立的言论空间,增进了境内外信息的自由交流。可以说,现今中国所享有的言论自由空间,在相当大的程度上都是靠互联网提供的。但与此同时,我们也都知道,中国的互联网远远不是真正自由的,当局对互联网的控制是非常严密的。话虽如此,当我们读到这份黑龙江省的内部文件时还是感到很惊愕,很震撼:原来他们对网络的控制竟然达到这种地步:什么消息要登载,要置顶,要放多长时间,什么消息要删除,要放在不显眼的位置,什么消息要组织评论造成声势,什么消息的评论要封杀要屏蔽,都有很明确、很具体的规定;并且还有及时的检查;其覆盖之密,指示之繁,令人叹为观止。这下我们才明白,原先我们热烈欢呼的网络自由空间,其实只有那么可怜的一点点!而就是这么一点点空间,当局还在压缩再压缩。

这就是今日中国的“盛世”。这就是今日中国的“和谐社会”。上述种种,固然显示了专制政权的强大,但何尝不也证明了它的脆弱?想想毛时代吧,毛时代没有这么多警察密探,没有政法委再加维稳办。毛时代的一大特色是群众专政。群众之间的相互监督、相互揭发、相互批判,大部分是公开的,是在光天化日之下公开实行的,而且还常常是理直气壮、大义凛然的。毛时代也不用领导者耳提面命、巨细无遗地审查媒体,因为媒体都能自觉地追随党的路线,即便是让群众可以自己贴大字报,绝大部分群众也知道要拥护伟大领袖,不会让那些反党反社会主义的毒草自由泛滥。这说明当时的共产党还有一定的自信,因为还有不少群众相信共产党,相信共产党伟大光荣正确,代表历史前进方向。哪像现在,堂堂执政党鼠窃狗偷,搞得象地下党――这里要插一句,上面提到的三篇消息都已经被删除,可见当局自己都觉得太见不得人,太丢人现眼。今日中共治下的中国已经堕落成赤裸裸的警察国家、密探国家。这个政权已经走到了它的最后阶段。历史告诉我们,这样的政权决不会有明天。

来源:Radio Free Asia (RFA)《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评论2010/03/22

《胡平文库》时政·观察

阅读次数:503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