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天水:瘟疫包围了华夏

Share on Google+

上是世纪,前苏联传来的极权主义的政治瘟疫毒害了华夏半个多世纪。瘟疫不但有传染性,也有牵带性。制度性瘟疫的牵带性最大了,由此而来的是腐败瘟疫,贫困瘟疫,人心普遍败坏瘟疫,环境恶化瘟疫,造假瘟疫,疾病瘟疫,华夏简直成了瘟疫国。

仅就近年来而言,洞庭湖边的血吸虫瘟疫猖獗,中原一带爱滋病蔓延,举国萨斯病一度流行,大学校园时常有大规模的食物中毒,全国有六、七千万天生弱智者,阜阳假奶粉毒死众多天真烂漫的儿童,禽流感曾经闹得国民惶惶不可终日,而眼前最为可怕是猪链球菌病的突发与蔓延。

六月二十四日,四川资阳首例猪链球菌病患者入住医院,不久死亡。迄今已经有两百患者,近四十人死亡。此病主要症状是高热和皮下出血。经过专家论证,患者不是接触了带有猪链球菌的病猪,就是吃了病猪猪肉。此病蔓延了数十个县,人们处于高度的恐慌之中,香港社会受到极大震撼,因为那里进口过大量的四川猪肉。

养猪和猪肉,和大量中国普通国民的日常生活,也和进口四川猪肉地区,密切相关,如果这种瘟疫不能有效控制,意味着华夏国民的健康以及海外众多人类成员的健康,面临着灭顶之灾。

为什么瘟疫流行于华夏?

原因很多。制度性腐败,导致中国大陆的防疫系统,几乎瘫痪,那个系统,一样人浮于事,一样腐败成风,很多地方领导挪用了防疫专款,忙于吃喝应酬,跑官疲于奔命,员工也无可奈何,只好服从领导,敷衍塞责,于是瘟疫的检查、预防、预警机制瘫痪,遇到重大瘟疫,手足无措,直到蔓延开来,外界才能知情,政府才开始缓慢动作,这个时候,已经晚了,众多生民早已成了牺牲品。

制度性瘟疫之下,国民精神世界普遍彻底有病,那种藐视道德病,拜金狂病,极端自私病,损人利己病,蔓延为缺德性国民精神瘟疫。这种瘟疫之下,一部分奸商、小市民、无知的农夫等,为了自己的金钱利益,公共卫生观念,法律观念,人类观念,统统抛弃,什么都敢卖,病肉,瘟疫肉,顺利地进入百姓人家的饭桌,甚至发生过有的人将殡仪馆里的死人偷出,加以分割蒸煮,假冒畜肉售卖。

中国高密度的人口,完全是独裁者变态心理之下的,抵制科学道理的,为了备战的,企图依靠人海战术对抗民主文明而鼓励生育的结果。等到后来人口基数庞大了,农民又被歧视为二等国民,不享受任何社会保障,只好依靠多生孩子来增加生产能力和养老,到这个时候,计划生育的措施就沦为盲人瞎马了。

高密度的人口,加上整个社会系统的低劣,那些饲养家畜家禽的普通农民,缺少爱心,无力实施人道的科学的饲养体系,他们所饲养的家畜家禽,居住条件,一样低劣,拥挤不堪,缺少必要的检查、预防机制,结果是瘟疫随时发生,到处危害人类。

瘟疫包围了华夏,随时蔓延向世界。全人类面临的真正的危害,不是核战,不是中国大陆官方经常指责的美国霸权主义,而是中国社会整体性的瘟疫,即政治的,经济的,环境的,人心的,疾病的瘟疫。如果全人类不能有效遏制中国社会整体性的瘟疫,那么人类文明很有可能就毁在它的脚下。

杨天水于南京东山

2005年8月5日

作者文集

阅读次数:638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