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平:米奇尼克到中国这场对话不寻常

Share on Google+

米奇尼克到中国和中国公民对话。这件事非同小可。

米奇尼克是谁?米奇尼克是波兰民主运动的灵魂。我们知道,波兰是共产阵营中第一个实现和平民主转型的国家,而米奇尼克则是这一伟大历史创举的设计者。这样一位人物来到依然共产专制的中国,不局限于官方安排的活动,径直走进民间,和中国公民(其中很多人是《零八宪章》签署者)面对面对话,还有上万网民通过推特(Twitter)加入,谈的不是风花雪月,也不是纯学术问题,谈的正是如何结束一党专政,实现民主转型。这无疑是很不寻常的。

米奇尼克和中国公民对话得以正常进行,应该是得到了中共当局的默许。那么,当局为什么要默许呢?这是不是当局要启动民主转型的一个信号呢?我以为我们没有理由作如此乐观的推测。毕竟,当局仅仅是默许了这场对话的进行而已,况且还不许媒体报道。不过那却表明,其实不少当政者心里也明白,一党专政不可持续,自由民主是大势所趋;戴着独夫民贼的帽子载入史册是不光彩的,所以,他们偶尔会作出一点出人意外的开明姿态。他们知道,制度转型多半在所难免,既然如此,何妨为此留下一点小小的空间。应当看到,如今的当政者们都是十足的机会主义者。如果旧制度注定了要死亡,他们可不想陪葬。这同时也就再次提醒我们,不要寄希望于当局主动改革,关键在于不断培植民间力量。

有朋友说,对当今中共,米奇尼克并不真正构成威胁,否则,中共就不会让他入境,更不会容许他和民间人士对话了。我以为事情不这么简单。什么叫“构成威胁”?乔治。奥维尔的《1984》、索尔仁尼琴的《古拉格群岛》、阿伦特的《极权主义的起源》,算不算对共产极权制度构成威胁?何以它们在中国都能出版?应该承认,在今日中国,一定的公共空间是存在的。和20年前相比,这种空间在某些方面确实有不小的扩展。正像米奇尼克所说,“我们今天能尽情的对话,这在20年前是不可能的。”既然那些提出上述质疑的国内朋友并没有因为他们的直言不讳而遭受牢狱之灾,甚至没有危及到他们在体制内的一席之地,那我们又怎么能否认这种空间的存在呢?

有西方学者甚至说,今日中国,不是有没有空间的问题,而是有了空间没人来怎么办的问题。这话不是完全没有道理。当然,老大哥依然无处不在,但毕竟空间已经出现,进入空间的风险已经降低了许多。现在的问题确实是苦于来的人太少。假如围观谭作人案审判、围观福州网民案审判的民众不是几十人上百人,而是成千上万的人,假如《零八宪章》的签署者不是一万多人而是几百万上千万人,情况还会是一样的么?导致民众政治冷漠的原因很多,这里不一一论及。我要说的是,克服冷漠,克服犬儒,让更多的人投身到力所能及的抗争中来,这是我们的当务之急。屋里漏雨别怪老天爷,把屋顶修好点才是正理。

读米奇尼克和中国公民的对话,你会感受到一种十分美好的气氛。这种气氛鼓励你倾听,鼓励你思考,鼓励你直抒己见。米奇尼克是真正的知识分子,和他对话,你不会有通常面对大人物时难免的拘束。和聪明人对话,你会发现自己也变得聪明起来。和独立的人对话,你会感到自己也变得更加独立。尽管由于时间有限,很多话题没来得及充分展开,但是由这场美好的对话所激起的涟漪还在继续推展。在当今中国,没有什么议题比民主转型这个议题更重要,更有挑战性和创造性,更有历史意义的了。而这次米奇尼克和中国公民的对话则把这一议题有力地朝前推进了一大步。

来源:《北京之春》2010年8月号

《胡平文库》时政·观察

阅读次数:993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