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一段时期,中美关系突然紧张起来。起因主要是两件事:一是美国航空母舰乔治·华盛顿号要进入黄海和南韩海军联合军演,一是南海争端。

说起美国航母进入黄海,其实这些年也不是头一次了。1994年10月,美国航母小鹰号就进入过黄海;2009年11月,美国航母乔治·华盛顿号到访南韩釜山港,其后几天也曾进入黄海与南韩海军进行了海上防渗透演习。这两次中方都没有做出什么重大反应,甚至一声不吭。这次美国航母要进入黄海和南韩海军联合军演,一般都认为是针对北韩击沉南韩军舰天安号这件事的,中国政府起初也这么看。6月22日,有媒体第一次问中方发言人“对美国航母要来黄海与南韩海军演习有何看法”,“中方是否担心美方此举将对中方的安全利益构成威胁”时,中方发言人秦刚避重就轻,只回答说:“我们十分关注有关报道,正在密切跟踪事态发展。当前形势下,有关各方应保持冷静克制,不做加剧局势紧张,损害本地区国家利益的事。”在7月初媒体提出这个问题时,秦刚也做出同样的回答。可是到了7月中,当中外媒体问到同样的问题时,中方发言人却一下子升高了调门,说“中方坚决反对任何外国军用舰机在黄海以及其他中国近海从事影响中国安全利益的活动”。接下来,北京军区和济南军区的数万部队多次举行演习,向黄海发射了很多炮火和导弹。那架势,俨然要第二次抗美援朝了。

关于南海问题。中国一直宣称南海属于中国。不过这个问题在国际上有争议,越南,印尼,马来西亚以及菲律宾也宣称南海或南海的一部分属于它们。此前,中国政府的方针是“搁置争议,共同开发”。可是在今年3月,中国政府提高了调门,第一次向美国方面正式提出,南海是关系到中国领土完整的“核心利益”。这意味着南海问题和台湾,新疆,西藏问题一样,决不容许对他国做任何妥协。在中方摆明如此强硬立场后,7月23日,美国国务卿喜莱莉在越南的东盟论坛外长会上表示,美国对南海争端深表关注。喜莱莉说,南海是国际水域,美国愿意协助各方协商结束争议,但不支持任何一方对有关地区拥有主权。紧接着,7月25日,中国外交部网站在首页显要位置,刊登了题为《杨洁篪外长驳斥南海问题上的歪论》的文章。这样,南海问题又进一步强化了中美双方的紧张关系。

在这段时间里,有中共将领和官方国际问题专家纷纷发表高论,声称“中美关系走向新的拐点”,“中美重大战略较量难以避免”,力主对美采取强硬立场并鼓动反美情绪。不过唱反调者也不乏其人。国内和讯网上有人发起“你觉得美军在哪个海演习比较好”的投票,结果是81%的人支持美军到中南海军演。

中美关系陡然紧张。不过依我之见,这一次的紧张多半还是会缓和下去。双方还是会达成妥协。但是这一次紧张已经敲起警钟,它揭示出中美双方走向对抗的潜在趋势。我在不久前写的“今后的十年是关键的十年”一文里讲过:“有人说,如今的世界是地球村,国与国之间的经济利益密不可分,正面冲突对谁都没好处,所以各强权之间更会和平共处。这恐怕是把话讲反了。在过去,如果两个强权在地理上距离遥远,彼此之间几乎没有直接的利益冲突,那倒比较容易相安无事。唯有在地球村时代,各国的利益相互纠缠,彼此发生摩擦冲突的可能性必然增加,假如双方的价值观根本不同,那反而更可能引发正面的交锋与对抗。”

不久前,龙应台在北大演讲,其中一段讲到大国崛起。龙应台说:“谁在乎‘大国崛起’?至少我不在乎。我在乎的是刚才我所说的文明刻度——你这大国怎么对待你的弱势与少数,你怎么包容意见不同的异议份子,这,才是我在乎的。如果说,所谓的大国崛起,它的人民所引以自豪的,是军事的耀武扬威,经济的财大气粗,政治势力的唯我独尊,那我宁可它不崛起,因为这种性质的崛起,很可能最终为它自己的人民以及人类社区带来灾难和危险。”我想,对于那些只关心大国崛起却不关心如何崛起以及什么崛起的人来说,这段话不啻一针清醒剂。

来源:Radio Free Asia (RFA)《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评论2010/09/03

《胡平文库》时政·观察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