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平:中共是靠民主得天下吗?

Share on Google+

常有人质疑我们民运人士:别看你们现在高举民主大旗,谁知道你们掌权后会干什么?当年共产党民主口号叫得比你们还响,后来呢?最近,针对温家宝关于自由民主是普世价值的讲话,也有人批评说,40年代的共产党讲得比这还要好呐。证据便是45年毛泽东在延安窑洞对黄炎培说的用民主克服历史上王朝兴衰周期律,证据就是笑蜀先生编辑的那本书《历史的先声》,该书收录了从1940年到1946年中共《解放日报》、《新华日报》发表的社论、社评以及中共领袖毛泽东、刘少奇等人的讲话文章共90多篇,内容都是反对国民党一党专制,要求保障人权,实行民主的。

由此就引出一个十分严肃的问题:中共是靠着高举民主大旗而赢得天下的吗?回答当然是否定的。

众所周知,中国共产党是在俄国十月革命的鼓舞下,以俄为师,而且是在苏联共产党一手扶持下成立起来的。和有些东欧国家的共产党取名劳动党、工人党不同,中国共产党一开始就叫共产党,这就毫不含糊地表达了它的政治宗旨和理念。也就是说,中国共产党一直高举的是共产革命的旗帜而不是民主的旗帜。这点应是毫无疑问的。

那么,我们又该如何理解中共一度也唱过民主高调呢?特别是在40年代,例如《历史的先声》一书收录的那些文章,不但大力鼓吹民主,而且在“民主”的前面从不加上“无产阶级”或“社会主义”。它所鼓吹的民主,正是被共产党自己反复批判的所谓“一般民主”、“超阶级的民主”或“抽象的民主”。其中不少文章甚至明确地把英美视为民主的范例,频频引用林肯和罗斯福的语录。单看《历史的先声》,今天的读者很难相信那些文章竟是出自共产党的领导人和机关报。

我们当然可以批评中共后来背叛了当年庄严的承诺,但问题还不如此单纯。这里涉及到中共的两套纲领。

所谓两套纲领,毛泽东在《新民主主义论》里公开声明:“谁人不知,关于社会制度的主张,共产党是有现在的纲领和将来的纲领,或最低纲领和最高纲领两部分的。在现在,新民主主义,在将来,社会主义,这是有机构成的两部分,而为整个共产主义思想体系所指导的。”根据这两套纲领,共产党可以心安理得地今天做一套,明天做另一套。

正像李慎之后来写到的那样,当年他们这批左倾青年,虽然也向往民主,但对于民主其实却很无知。在当年的他们看来,美式民主固然是民主,苏式民主也是民主,而且是更高级更先进的民主。当时的他们,也分不清共产党的最高纲领最低纲领,反正最高的就是最好的。“所以党在政治协商会议上为争取实现民主宪政、组织联合政府而努力时,我们拥护;当谈判破裂、政协失败,中央一再传达说‘国民党不肯跟我们搞联合政府,我们就单独打天下,省得拖泥带水’,我们也拥护。”在左倾青年那里,苏联是民主的样板,延安是民主的圣地。所谓实现民主,就是把延安那一套推行到全中国。这样,到了1949年,随着共产党夺取了全国政权,极权统治由此确立,然而在左倾青年心目中,那就是“民主”的全面实现。在这里,我们责备共产党食言,背弃了民主的承诺,其实未必准确。因为共产党早就用它那一套“新话语”(New Speak)彻底颠覆了原有的民主概念。共产党兑现了它许诺的“民主”,而它许诺的“民主”实际上就是彻底的极权。

在民主问题上是如此,在其它问题上也是如此。例如在土地问题上,头天共产党把土地分给农民,第二天又把土地从农民手中拿走搞集体化公社化,他们并不觉得这是出尔反尔是翻云覆雨是欺骗背叛。他们认为这是革命阶段论与不断革命论相结合,这是从最低纲领过渡到最高纲领。

李慎之还告诉我们,在当年他们这批左倾青年心目中,民主固然是一个美好的价值,但在民主之上,“还有一个比民主更高的价值,那就是革命,就是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那时我们的头脑里有没有民主这个价值?当然有,但是它已经完全被包括在社会主义、共产主义的价值里了。”

由此可见,所谓中共是靠民主得的天下这种说法是站不住脚的,是违背历史事实的。不错,当年中共也唱过民主高调,但是它早已篡改了民主的内容。中共在掌权后实行专政,与其说是背弃承诺的食言而肥,不如说是错误理论的原形毕露。认识到这一点,对于我们正确地理解历史和把握未来都是很重要的。

来源:《北京之春》2010年10月号

《胡平文库》时政·观察

阅读次数:15,905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