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平:温家宝哪壶不开拎哪壶

Share on Google+

正在当局滥抓滥捕,大批异议人士被失踪之际,温家宝总理又讲话了。

在4月14日于中南海举行的座谈会上,温家宝对新聘任的国务院参事和中央文史馆馆员说,政府的决策要符合实际,符合人民的愿望,就必须倾听来自人民的意见,集思广益。“贤路当广不当狭,言路当开不当塞”。政府要鼓励讲真话,讲真话就要有听真话的条件,要创造条件让人民讲真话。温家宝还说:“一个国家,一个民族,总要有一批心忧天下、勇于承担的人,总要有一批从容淡定、冷静思考的人,总要有一批刚直不阿、敢于直言的人。”

话讲得都不错,可偏偏在这个时候讲,听上去让人感到很不对劲,怪不得引起不少人的讽刺。可是回过头想,温家宝哪壶不开拎哪壶,何尝不是一种表达异议的方式呢?正因为温家宝在上层势单力薄,无力阻止当局倒行逆施,所以才用这种间接的方式表达异议。假如你有顾虑,不敢直抒己见,你不妨接着、顺着温家宝的话讲,也大声疾呼讲真话,开言路,即便是旁敲侧击、拐弯抹角、借古讽今、借题发挥、指桑骂槐、说东道西,都可以,都比噤口不言强。

有人疑心温家宝讲话是“钓鱼”,我认为这种疑心站不住脚。若依此说,我们(包括国内众多人士)抗议,并且呼吁和鼓励更多的人参与抗议,岂不成了帮助当局“钓鱼”?

目前中国的形势是严峻的。除了当局滥抓滥捕异议人士之外,另一个危险的信号是薄熙来的走红。薄熙来在重庆搞“唱红打黑”已经好几年了,不过在过去,中南海态度暧昧,都没有对之表态。按说,不表态也是一种表态;不表态通常表示不赞同,至少是表示有保留。然而近半年多来,情况发生了变化。先是周永康、李长春,然后是习近平、吴邦国,最近又加上李源潮,纷纷前往重庆视察并且讲话表示肯定。我们知道,所谓“唱红打黑”,说到底,无非是强化权力对社会的控制。就以这几天进行的对李庄漏罪案的审判为例,那分明是对法律的公然蔑视与肆意践踏。如果薄熙来竟然凭着这样的“政绩”在中共十八大更上层楼,中国的本来就相当堕落的法制还不知会堕落到何种地步。

也许有人会说,薄熙来的重庆模式也并非一无是处,比如说,重庆修建了很多公租房,在全国各地的老百姓都苦于住房难的情况下,不能不算一件了不起的成就。相形之下,薄熙来罔顾法律,罔顾程序,制造了若干冤假错案,那只是第二位的问题。

我当然不能赞同这样的观点。不必引用现代的关于人权与法治的那些大道理,即便是根据中国古代的素朴理念,这样的观点也是不可接受的。《曹刿论战》的故事早就告诉我们,当政者给民众小恩小惠不重要,因为“小惠未遍,民弗从也”;只有当政者能做到“小大之狱,虽不能察,必以情”,那才算尽了本分。这就是说,为政的第一条是力求不整人不害人,不有意制造冤假错案,其次才是福民利民。

正像很多论者指出的那样,近来中共当局加强高压,应是与上层各派争夺十八大主导权有关。我要补充的是,在明年的十八大上,维系多年的派系平衡很可能会被打破,很可能会出现赢家通吃的局面。众所周知,邓小平死后,江泽民党政军大权一把抓,江派人马鸡犬升天,但是由于邓小平还指定了一位隔代接班人胡锦涛,好比江泽民抓了一把好牌,但对方却有一张王牌抠底。等胡锦涛上位后,背后还站着一个江泽民;胡锦涛本来想安排自己属意的李克强接班,不料却被江派换成了习近平。这就是说,江泽民有他的十四大、十五大,但是十六大却不属于江;同样的,胡锦涛有他的十六大、十七大,但是十八大却不属于胡。十八大以后就不同了。在十八大之后,江和胡的影响力都会大幅降低或彼此抵消,因而对十八大的获胜者来说,上层更无其他牵制力量。正因为十八大可能出现赢家通吃的局面,所以各派的争夺会更激烈。到目前为止,太子党一派略占上风。可以推断,太子党的得势只会把中国进一步推向法西斯化,现在他们力挺薄熙来就是一个明证。

当局的倒行逆施激起了国际社会的强烈批评;只是由于缺少切实的制裁措施,这种批评很难产生多大的实效。我早先讲到过,六四把中国引入歧途,沿着这条错误的道路走下去,伴随着中国经济实力的增长,中共政权将变得更自信从而更骄横,对人权、民主和正义等普世价值更加蔑视。通常,一个真正有自信的政权总是会比较开明的、大度的;但中共不是这样。因为中共深知自己的权力完全是建立在高压之上,因此从根本上讲是虚弱的。这次当局滥抓滥捕,部分原因就是受到中东革命的惊吓。面对这样一个既骄横又心虚的政权,我们唯一的选择是抗争。我们要相信,一定的抗争空间总是存在的,因此抗争总是可能的。抛弃幻想当然是对的,但抛弃幻想决不等于放弃抗争,决不等于放弃希望。放弃了抗争和放弃了希望的“抛弃幻想”,不过是屈服的代名词而已。

海外异议人士需要加强对国际社会的工作。过去很长一段时期,国际社会的很多人都迷信经济决定论,以为在中国,随着经济的发展必然会导致政治的开放。现在这套迷信已经破产了。我们应该让更多的人理解,中国的问题不只是中国的问题,而且是世界的问题。诚然,西方国家常常是把他们自己的国家利益置于首位,而我们则要说服他们,推动中国民主化,不仅仅是符合我们的利益,也符合他们的利益。

《中国人权双周刊》第50期2011年4月21日

《胡平文库》时政·观察

阅读次数:676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