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平:我们凭什么信什么不信什么

Share on Google+

南京师范大学一位教授在微博里说,他不相信在大跃进时期真有过饿死上千万人这种事情。

有网友摆出证据——官方出版的党史第二卷第503页写道:“由于出生率大面积降低,死亡率显著上升。据正式统计,1960年,全国总人口比上半年减少1000万。”

这位教授立即反唇相讥:官方还报道过亩产十万斤呢,你相信吗?教授继续反诘:“为什么党史二卷就是可信的?为什么对官方资料你们有的相信有的不相信呢?为什么你们相信的我就非要相信呢?”

这位教授的反驳看上去振振有词,实际上不值一驳。

道理很简单。因为大体上说,撒谎者也有他的逻辑:但凡对自己有利的事,他会四处宣扬,并常常夸张渲染,使劲朝大处说;但凡对自己不利的事,他会隐瞒,即便说出来也往往是朝小处说。大跃进时期饿死几千万人这件事无疑对中共是极其不利的,所以它长期隐瞒;现在,连它自己都不得不承认了,可见这一定是真的;假如说现在的说法还有什么问题的话,那只可能是它还没把死人的数字说够,有缩小的嫌疑。

堪称悖论的是,正因为共产党讲话的可信度很低,所以当共产党也讲出大跃进时期饿死几千万人这句话时,其可信度就格外高。

在社会生活中,尤其是在政治上,事实具有绝顶的重要性。然而我们每个人所了解的事实,只有极少一部分是耳闻目睹,亲身经历。我们所了解的事实,绝大部分是来自别人的叙述;而在同一件事情上往往有多种不同的版本。那么,我们应该信谁的呢?再有,我们相信的信息源,别人不一定也相信。那么,我们怎样才能让别人也相信我们相信的呢?另外,当我们把我们亲身经历的事实告诉别人时,我们怎么才能让别人相信呢?经验告诉我们,有些信息源比较可靠,有些很不可靠。毕竟,百分之百可靠的信息源是很少很少的。那我们又如何是好呢?我们凭什么相信这一部分而不相信那一部分呢?那些信誉差的信息源是否就一无可取呢?

意大利学者安倍托。艾柯提到一件事,说明“我们必须依赖传播者的信誉,有时甚至是他们的不良信誉”。艾柯以阿波罗登月一事为例。艾柯说:“从认识论的角度我们实在不能肯定美国人真的登上了月球。让我们暂时变成极端怀疑论者:这很可能是一小群阴谋家组织出来的一个大赝闻。我们——我是说所有的电视观众——只是相信了那些告诉我们有个人登上了月球的照片。只有一个理由充分到让我真正相信美国人确实上了月球,那就是俄国人没有反驳,没有指责他们造假。他们有能力证明那是哄骗,也有充分的理由这样做,但他们没有。我相信了他们,所以我坚信美国人真的登上了月球。”

这就是兼听则明的道理,因为没有比较就没有鉴别。这也是言论自由新闻自由的道理。共产党只准我们听它的一面之词,单凭这一点我们就可以断言共产党不是好东西。

Radio Free Asia 《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评论2011年8月24日

《胡平文库》时政·观察

阅读次数:1,224
Pin It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