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平:公平的秘诀在于分权

Share on Google+

——也谈重庆与广东的蛋糕之争

最近,国内政界学界有所谓广东模式与重庆模式之争。争论的一个问题是做蛋糕还是分蛋糕。广东方面强调要把蛋糕做大,重庆方面则认为,改革开放以来,在做大蛋糕方面已经取得了举世公认的成就,然而蛋糕始终没有切分好,现在需要系统地解决分蛋糕的问题。由于中国贫富悬殊、两极分化很严重,难怪重庆提出的分蛋糕更受关注。

谈到公平分配的问题,有两个寓言很有趣,值得大家思考。

俄国大文豪托尔斯泰讲过一个小寓言:两只小熊得到一张饼,不知怎样才能分得公平。狐狸走过来说:让我帮你们分。狐狸把饼一撕两块,一块大一块小,分给两只小熊。一只小熊叫起来:他那块大,不公平!狐狸看了看说:嗯,那块是大了点。狐狸于是把那块大的拿过来咬了一口。这下,另一只小熊又叫起来了:我这块小啦,他那块大,不公平!于是,狐狸又把那一块拿过来咬一口。就这样,左一口,右一口,一张饼让狐狸吃去了一半;到头来,两只小熊都只分到了差不多大的一小块。这则寓言告诉我们:千万别以为专制政府能替我们把饼分得公平,因为它首先会趁机把大块的饼吃到自己的肚子里。

英国哲学家哈灵顿也讲过一个关于分饼的小寓言:两个姑娘得到一张饼,商量怎样才能分得公平。一个姑娘建议说:“我来分,你来挑;或者,你来分,我来挑。”这则寓言告诉我们:公平的秘诀在于分权。

按照那些学者专家的看法,做蛋糕与分蛋糕之争就是效率与公平之争。其实不然。我们知道,很多西方经济学家谈到经济公平时,他们主要关心的是收入差距。毛时代的中国,收入差距不大,那是否意味着毛时代的中国做到了经济公平呢?答案当然是否定的。因为所谓经济公平,其不言而喻的前提是制度的公平,是权利的平等。在毛时代,中共是用非法的手段剥夺富人的合法财产,因此当然是极不公平的。

必须看到,今日中国的贫富差距,不但在程度上很悬殊,而且在性质上尤其恶劣。中国的贫富悬殊问题与众不同,它既不是历史造成的,也不是市场造成的,而主要是专制权力造成的。在中国,穷人之穷,在很大程度上是因为他们的财产被权势者所强占;富人之富,在很大程度上是因为他们利用权力抢走了别人创造的财富。重庆政府主张通过强化税收建立社会保障系统来解决贫富悬殊问题,但这种做法的前提是承认富人拥有的财产基本上是合法的,来路是清白的。

然而尽人皆知,在中国,那些先富起来的人,尤其是那些权力集团中先富起来的人,其财产基本上是不合法的,来路是不清白的。中共先是以革命的名义抢劫,然后又以改革的名义分赃。这分明是对人民的两次大掠夺。所以,要在今日中国实行经济公平,主要还不是通过强化税收建立社会保障系统,而是把权势集团掠夺的财产归还给被掠夺的人民。重庆模式的分蛋糕理论,恰恰是对两次掠夺的肆意否认,充其量是略有节制的榨取而已,哪里谈得上公平呢!

——《中国人权双周刊》2011年8月25日

《胡平文库》时政·观察

阅读次数:9,035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