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平:后生可畏,后生可爱

Share on Google+

香港民众反对国民教育运动一浪高过一浪。9月7日夜晚,12万港人,身穿黑衣,聚集在港府总部广场,声势浩大,场面壮观。

9月8日,香港特首梁振英宣布,取消开展德育及国民教育科的三年死限,由学校自行决定是否开办国教科目以及如何开办。港人的抗争终于取得了重大的阶段性的胜利。

香港民众的这场抗争已经持续了一年多。最早推动这一抗争的是几个中学生,其中一位名叫黄之锋,就读于基督教汇基堂主办的汇基书院,1996年10月出生,现在还没满16岁。

早在去年5月,黄之锋就和几位同学一道,建立了一个学生组织“学民思潮”。“学民”的意思是,学生也是公民,也有公民的权利,也应该履行公民的义务,积极参与公共事务:“思潮”这个词来自五四运动。组织者决意以当年的学生运动为榜样,追求民主与科学,坚持思想自由言论自由,而不只是盲目的爱国情怀。

学民思潮的宗旨就是反对香港特区政府设立德育及国民教育科。他们认为,港府计划推行的所谓国民教育,实际上是管制学生思想,浪费上课时间,浪费公帑,因此必须撤销。

除了大力推动反对国民教育运动之外,学民思潮也关心其他社会议题,积极参加其他的社会活动。从学民思潮组织成立至今,黄之锋一直是这个组织的发言人。

三个多月前,我发现了黄之锋和学民思潮,在推特上加了关注,转发他们的推文。那时,反国民教育运动的规模还不大。吸引我注意的是这些中学生的公民意识,对思想自由的坚持,对公共事务的关怀以及责任感。

如今,黄之锋已经成了公民运动的明星。我看了他的一段电视采访,应答如流,理念清晰,措辞准确,语调从容。主持人李鹏飞问:你们为什么那么反对国情教育与国民教育?黄之锋回答说:因为我看到现在香港政府推行的国民教育,已经交给中国共产党党员教授编写。我认为香港的教育应该由香港人编写课程,而不应该由共产党员编写。现在的国民教育课程,竟然写中国的执政集团是“进步,无私,团结”,这简直是匪夷所思。国民教育从小学一年级开始,直到中学六年级。小学生没有独立思考能力,要是从小学一年级就灌输这些意识形态,后果很令人担忧。

港人的反国民教育运动,在大陆人中引起强烈共鸣。在大陆,共产党的意识形态灌输更广泛,更严重,后果更恶劣。不错,在互联网时代,大陆人也不难接触到不同的声音;当局自己在意识形态领域里,朝令夕改,口是心非,挂羊头卖狗肉,也使得他们那套体系千疮百孔,已经丧失了大半的欺骗功能。但是,这并不意味着共产党的意识形态灌输就已经完全没了功用。在今天,共产党依然不遗余力地向国人灌输它那套谁都不信了的谎言,其目的就是迫使大家对谎言麻木不仁,迫使大家习惯于生活在谎言之中,从而丧失对真理对正义的信念与追求。

现在,黄之锋已经变得很有名了,难得的是他还能保持冷静和清醒。他并不以领袖自居,他把自己定位为群众之中的推动者。不少长辈和旁观者为他担忧,小小年纪,暴得大名,会不会挨整?会不会跌倒?黄之锋笑着回答:“他们想多了。”黄之锋表示,他没想过做政府工,也没担心被秋后算帐。他说:“我觉得做一件事,不是先去考虑后果,或最终结果;我是考虑那件事应不应该做。”

黄之锋的事迹给人的最大鼓励是——“15岁中学生都可以,你们也可以。”

还记得两个多月前的什邡事件,也是一大批中学生冲到了第一线。我当时写过一篇文章,欢呼90后壮丽登场。后生可畏,后生可爱。

中国正值多事之秋,巨变前夜。自由民主大业拥有这样的新一代,它必将赢得未来。

Radio Free Asia (RFA)《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评论2012年9月10日

《胡平文库》时政·观察

阅读次数:1,484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