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平:从为薄熙来维权的公开信谈起

Share on Google+

日前,由前国家统计局局长李成瑞和北京大学法学院教授巩献田等数百人联名发表了一封致全国人大常委会公开信,对当局处理薄熙来案件的若干做法,从法律上,从程序上提出质疑,并要求对薄熙来案件公开公正审理。李成瑞在接受香港《苹果日报》记者电话采访时表示,公开信并非为薄熙来的所谓罪状辩护,而是为他维权。

这封公开信的签署者,大多数是所谓左派,有的还可以归为毛左。过去,他们之中的很多人对公民权利、程序正义这一套都嗤之以鼻,认定那是西方资产阶级的玩意儿,是用来颠覆中国共产党红色江山的。如今,他们也学会了强调公民权利,强调程序正义,站出来维权。这是很了不起的进步,无疑是应该肯定的。

读李成瑞们这封公开信,使我想起二战后,德国新教牧师马丁。尼莫勒牧师在犹太人墓碑上写下的一段话:当他们(法西斯德国纳粹党)抓共产党时,我没有说话,因为我不是共产党;当他们抓犹太人时,我没有说话,因为我不是犹太人;当他们抓天主教徒时,我没有说话,因为我不是天主教徒;后来,当他们要抓我的时候,已经没有人能站出来为我说话了。

问题就在这里,有些人,除非自己也受到专制暴政的迫害,否则他们就会对公民权利和程序正义等普适价值不屑一顾,对别人遭受迫害无动于衷,甚至还拍手称快,落井下石。远的不说,就拿薄熙来在重庆搞的打黑运动来说吧。这场运动从一开始就是黑打,其践踏法制,刑讯逼供,无视基本人权,罔顾程序正义,在当时就有人在网上予以揭露,很多恶劣的做法即便从重庆官方自己的报道中也能看出端倪。但是这并不妨碍那些新老左派们为之喝彩助威。那时候,你跟他们讲公民权利讲程序正义,他们根本听不进去,还觉得你居心叵测,大有问题呢。

这就是为什么当王立军夜投美领馆引爆薄熙来事件,不少维权人士要幸灾乐祸的原因了:因为他们发现,除非让这些人自己也尝到苦头,否则这种人就永远不会觉悟。记得那时有人编了一句顺口溜:“唱红唱到美领馆,打黑打到薄书记。”说来也是,搞打黑的薄熙来到头来自己被打黑,天下还有比这更讽刺的事么?

不少老右派就有过类似的经历。文革爆发,横扫一切牛鬼蛇神,他们这些老牛鬼们照例是挨整的对象,统统被关进牛棚,饱受打骂欺凌。可是随着运动的深入发展,他们惊奇地发现,那些原来整他们的积极分子和领导干部们,先先后后也被扣上“黑帮”,“走资派”,“执行资产阶级反动路线”等罪名被关进牛棚,于是免不了幸灾乐祸,觉得自己的日子也好过些了。

不过,要让那些整人者通过自己被人整的经历而觉悟起来也不是那么容易。文革一开始,罗瑞卿就被打成反党黑帮,不久就被关进秦城监狱。当罗瑞卿得知他的隔壁关着彭德怀时还很不服气,抱怨说“怎么把我和他关在一起”。那时候罗瑞卿还以为整自己是错的,整别人是对的。再到后来,罗瑞卿才觉悟到这么整人法都是不对的。

现在,很多新老左派开始认识到公民权利和程序正义的意义,他们就应该用同样的标准去衡量去反思过去的事情,例如薄熙来搞的打黑。从公民权利的标准来看,从程序正义的标准来看,打黑无疑是黑打;就其滥施酷刑,大开杀戒而言,他甚至比其他很多中共官员更黑。

早在薄熙来事发之初,我就写文章指出:薄熙来事件说明共产党是黑帮。这既是指被打倒的薄熙来,也是指仍在台上的中共当局。还要补充一句的是,在今日中国,区分左派右派新左老左,其实都没多大意义。真正的区分只有一个,那就是看你到底是认同人权民主还是认同共产专制。

Radio Free Asia (RFA)《自由亚洲电台》2012年10月23日

《胡平文库》时政·观察

阅读次数:342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