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十八大的最后一幕,是新常委登台亮相。

人们注意到,新常委班子保守色彩很强,被视为改革派的李源潮和汪洋名落孙山,而最为外界诟病的刘云山却高居台上。

不过仔细考察可以发现,新常委班子其实更象是论资排辈,按年龄划线的产物。

我们知道,本来,按资格,有条件进入新常委的,除了习近平李克强之外,还有9个人,再除去垮台的薄熙来,只剩下8个。

据说上层对入常一事有个不成文的规则,叫“七上八下”。意思是,67岁以下的可以入常,68岁以上的不入常。

在剩下的8个人中,有6个今年已经超过63岁,这一届不入常,下一届就没指望了;李源潮今年62岁,汪洋今年57岁,5年后的十九大,他们两人还有希望。

所以这次入常,优先考虑年龄大的6个,让年轻点的李源潮和汪洋靠边站。

年龄大的6个人中,刘延东是唯一的女性,据说政绩平平,能力有限,另外大概也因为是女性,所以落选。

剩下来的5个,张德江,俞正声,刘云山,张高丽和王岐山统统入常,和习李共同组成了新的常委班子。

这实在很可笑。如今的中共高层,在没有强人能一言九鼎说了算的情况下,因为顽固地拒绝民主选举的公平竞争,各派力量你争我夺,相持不下,剩下来的唯一办法,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大概也就只有论资排辈,按年龄划线了。

必须指出的是,中共高层现在这套权力交接方式,本身就具有浓厚的保守性。

首先,上来的新人都是老人挑选出来的,他们自然只会挑选和他们想法接近,让他们放心的人。新人上台后,老人还不甘寂寞,还要在后台垂帘听政。

其次,由于上层派系复杂,每一届班子都是各派争斗和妥协的产物。这就导致了最高权力的交接拖泥带水,盘根错节,新人的权力不完整。

民主制下,有政党轮替,新上台的政党可以全力实行自己的主张。君主制下,新皇帝登基,一朝天子一朝臣,也可以重用自己信任大臣,力推改革,实行和老皇帝不同的政策。

唯有在现今中共的权力交接制度下,新人很难搞改革。且不说他背后还有婆婆有监军,更麻烦的是,他很难建立起自己的班底,因为他周围没几个自己人,而他又很难去换掉那些人。

以国家主席和国务院总理之间的关系为例。按照宪法,总理是由主席提名,人大常委会批准。但实际上,这几届的总理没有一个是主席提名的,都是元老们在幕后搞拉郎配,搭配给他的。李克强这个总理并不是习近平自己挑选提名的,温家宝这个总理也不是胡锦涛自己挑选提名的,还有朱镕基,李鹏的总理,也不是江泽民自己挑选提名的。另外,正因为总理实际上不是主席挑选的,因此主席也很难撤换。于是到头来,不论是主席还是总理,谁也没能力去全力推行自己的主张。

不少人说,5年后,现任常委7人中就有5个要退休,习李可以大换血,大大充实改革力量。按照这些人估计,这5年改革没戏;5年后大有可观。

但问题是,5年后,习李就不再是新人而是旧人了。如果他们现在还有改革愿望的话,只怕到5年后,他们就没有改革愿望了。

道理很简单,如果他们沿袭过去的做法长达5年之久,他们就和过去的那些做法难解难分,融为一体了。既然前人的做法成了他们的做法,那么必然地,前人的错误也就成了他们的错误,前人的包袱也就成了他们的包袱。到那时,他们还想改吗?他们还敢改吗?

中国有句老话,叫“新官上任三把火”。别看新官上任,基础还没打稳,好像很难推行新政,其实不然。因为在新官上任之初,大家都会抱着某种观望的态度,从而也抱着某种期待的心理,抱着某种准备调整的态度。这时推行新政,反而会较少阻力,反而会比较容易得到贯彻和成功。

如果你上任了一段时期之后都没有显示出什么新气象,别人就把你看淡了,看穿了,觉得你也不过如此尔尔;于是就会把准备调整的心理收起来,故态复萌,依然故我,回归老样子。到那时你再拿出新东西,恐怕大家就都不来气,不怎么作反应了。

因此,要改就得抓紧时间改。

同样地,抱某种希望抱某种期待的人,要看也不要一看再看,等到过了5年还说看,要看就看现在,就看未来这一年半载。如果在未来一年半载都没什么新东西,也就没什么可看的可期待的了。

我对十八大新班子主动推行改革并不抱什么希望。只是,对那些仍然抱有某种希望的朋友,我想,以上所说的或许值得参考。

Radio Free Asia (RFA)《自由亚洲电台》2012年11月16日

《胡平文库》时政·观察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