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平:别看现在闹得欢,谨防日后拉清单

Share on Google+

在六四24周年前夕,王丹、沈彤、余杰和我建立了拉清单网站(www.laqingdan.net)。

“别看现在闹得欢,谨防日后拉清单”。拉清单就是记账,记变天帐,我们也要秋后算账。

尽管在当下中国,我们还不可能对中共侵犯人权的种种罪行实行公正的审判,但至少从现在起,我们就应该从事各种准备工作。我们要发动大家,拿起笔来,拿起手机,打开电脑,记录下那些恶人恶事,记下他们的姓名、职务、单位,记下他们的罪恶行为,包括政治迫害、经济腐败,也包括欺男霸女、掠财劫物,以及纵恶行凶等等。

拉清单网站主要包括三个部分的内容:一是梳理中共建国以后所实施的国家暴力,列举出责任人;二是整理出当下发生的腐败、侵犯人权、反民主等不正义的案例,予以建档;三是定期举办和组织网络票选,拉出恶人清单。

拉清单网站还将定期将相关资料转交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和各民主国家政府、议会,并敦促西方主要国家通过立法等形式,禁止那些制造人权案件的共产党官员及其直系亲属入境,甚至冻结其在国外银行的存款。

人在做,天在看;天网恢恢,疏而不漏;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不是不报,时候未到,时候一到,一切都报。

必须看到,专制统治者干坏事,一向是借助于庞大的严密的组织系统,胁迫众多的人共同参与犯罪。这种做法会产生这样的效果:由于置身于一个作为整体的镇压机器之中,参与者个人常常会表面上合情合理、实际上自欺欺人地认为,他们每个个人自身是没有什么选择余地,因而也就没有什么责任可言的。这就使得一些本来不算坏人的人,可以在良心不受到太大折磨的情况下充当专制者的帮凶;同时也使得那些坏人感到有恃无恐——在专制政权存在时,他们会受到政权的保护;在专制政权垮台后,他们又能以无名氏的身份躲过惩罚——于是便肆无忌惮,恣意妄为。

为了消除专制者利用群体犯罪所造成的效果,我们必须采取“化整为零”的办法,把一个庞大的、笼统的犯罪群体还原为一个个单独的、具体的犯罪者个人。正如索尔仁尼琴指出的那样:“他们之中的每一个人,只有当他是运行中的机器的一个不被察觉的部件的时候,他才是有恃无恐的。但只要个人的责任一集中到他身上,光束直接照到他的时候,他便脸色发白,他懂得他也等于零,他也能在任何一块果皮上滑倒。”

我们采取“拉清单”的办法,不仅把犯罪的责任明确到每个个人身上,同时也是向每一个参与者指出:即便是置身于整体的犯罪机器之中,你们每个个人依然是可以选择、必须选择、而且事实上总是在进行选择的。勇敢的,可以公开站出来反对;不勇敢的,可以采取不合作的立场。纵然是那些胆小的人,也可以用消极的态度去应付镇压的命令。叫你去抓人,你可以在“抓得着”和“抓不着”之间选择;对于抓到的人,你可以人道地对待他们,也可以野蛮地折磨他们;命令你开枪,你可以瞄准目标,也可以把枪口抬高三公分,如此等等,谁说你们不能选择呢?

据报道,六四主犯之一,前北京市市长,市委书记陈希同于6月2日病亡。和邓小平一样,陈希同也躲过了未来民主中国的法律审判,但是他们躲不过历史的审判。他们已经被牢牢地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拉清单的意义,不仅在于为日后的法律审判提供事实依据,而且它本身就是一种民意的审判,历史的审判。

互联网的普及使得每一位公民都成为一个独立的媒体,这对于我们拉清单的工作带来极大的便利。记得看过这样一幅照片:在一个无名小镇,有恶警行凶,引来群众围观;只见几十只手臂高高举起,每只手手里都拿着一个手机或相机。要是在过去。这种事发生了,但不可能被广为知晓,随后很快也就过去了,留不下任何痕迹,所以作恶者有恃无恐;如今却能借着高科技之力,使这些恶人恶事瞬间传遍天下,这就令那些倚仗权势行凶作恶的坏人,不能不忌惮三分。我们知道,广大网民通过互联网,使很多贪官污吏的丑恶嘴脸暴露于阳光之下,有的甚至因此而垮台;有的虽然没垮台,但也丢尽脸面,狼狈不堪。可见,拉清单这种工作即使在当下也是很有意义的。

拉清单是一个浩大的工程,我们希望各界人士多多给予支持和关注。

《中国人权双周刊》首发,第106期(2013年5月31日—6月13日)2013年6月13日

《胡平文库》时政·观察

阅读次数:2,802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