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平:追思曹思源

Share on Google+

——在12月19日中国研究院研讨会上发言(根据录音整理)

胡平:

曹思源竟然得了癌症,让人很难接受,跟我们对他的印象很不一致。印象中,他是一个很有生气的人,性格相当乐天,随时见到他都是笑嘻嘻的,提到他,人们脑子里跳出的第一印象就是一尊“弥勒佛”,永远笑呵呵的。他是很少见的——头脑很复杂的人,很深刻、很有智慧的人,同时又是非常单纯、没有曲里拐弯心眼儿的人,你跟他接触,会觉得他是一个很坦诚的人。这个不太容易,我们见到太多人变得老谋深算、老奸巨猾,你感受不到对方的诚恳;有的人给你很诚恳的感觉,但是整个是个没脑子的“二百五”。老曹不同,他对中国社会的了解,让你绝对不会低估他的智商,但同时确确实实感觉到他又有种天真,让人觉得可信。

他的特点是认准了一件事,就坚持做下去,一段时间就做这一件事,所以他能留下几个外号:“曹破产”、“曹宪政”等等。做这种事情的人很多,但都没有像他那么专一,在一段时间里,他见到谁就谈那几件事,一谈多少年,这个事就跟上他了。所以给他盖棺定论、做评价特别容易,名字都现成的,不用去归纳,活着的时候大家都归纳好了!

能做到这一点很不简单。在中国你看准了,不一直盯下去,就做不长。虽然很多事情是大家一起做成的,但确确实实能够做下去就是因为有那么一到两个人一直在做,这一点非常重要。别说在中国,在西方、在民主社会也有这个问题,很多议员、总统就是一两件事做得特别好,很多提案都是他的大力推动,别的人都受他的感染、被他说服。这方面曹思源给我们留下了很深的印象,也为想在中国政治方面有所作为的人提供了一个学习的榜样,想做事就得像他那种劲头,认准一件事就坚持不懈地做下去,不要东一榔头西一棒子,到最后一事无成。中国事情那么多,你一个人也操不完那么多的心,那就看准一件事,你喜欢,又有研究,就坚持做下去。

曹思源的活动能力也是非常少见的,一个从江西景德镇小党校出来的人,也没什么背景、没什么后台,愣是自己打出一片天地,我是80年代认识他的,那时候没人不知道他,而知道他的人到头来一定和他的理念联系在一起,这本身就成为非常好的推销。我觉得曹思源给每个接触他的人印象都很深。另外我看到小毕写了一篇纪念他的文章,提到一件事,让我很感动、很佩服,“六四”的时候他被抓起来,装上车,去什么地方黑咕隆咚也不清楚到哪儿停下来,很多人都吓哭了——这个很容易想像,“六四”刚杀完人,坦克都上街了,感觉共产党什么事都做得出来,把你就地正法,杀了也就杀了,突然把你引到一个地方叫你下车,我想当时很多人都吓坏了,那种情况很恐怖啊!我想那时不失态的人很少,但曹思源从车上下来就唱《国际歌》!这真是让人佩服,这不是一般人能做得到的,具有这种胆魄的人,屈指可数。

陈小平:

他是在“六四”大逮捕之前就被秘密逮捕的两个人之一,当时逮捕他是很有戏剧性的。他早晨把自行车放到停车场去买菜,买完后回到停车场取车,秘密警察来了说“这个车是我的”,曹思源说“怎么是你的,我还有存车票呢”,警察边说边把他往路上推,推着推着就把他推到车里去了——就这么抓走的。

胡平:

这些曹思源也不怎么讲,他从来不吹牛,从来没听到他自夸,而我们好自夸的人很多。曹思源不自吹自擂,那么勇敢的行为他也不写出来,大家都不知道。这次还是他去世了,小毕讲出来,我们才知道。要是在他活着的时候我们就知道这些事,一定会更加佩服他,也一定要让他知道我们是多么的佩服他;可惜现在他去世了,我们佩服他,他也不知道了。但这一点也就让我们更佩服,更觉得他了不起。这也反映了他的性格,真是英雄,真是个汉子,不显山不露水,不会摆出一副姿态,把什么事都挂在嘴上,只是朋友之间偶尔把这事情拿出来谈一谈。这件事是曹思源讲给小毕的,小毕说他信,我也信,曹不是那种吹牛的人。

2014年12月19日

《胡平文库》时政·观察

阅读次数:3,719
Pin It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