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相信任何一个民族能够被永远的奴役。宣传机构可以用谎言填充他们的思想,混淆真理达数代人之久。但是,人们在漫长黑夜里被迷惑、被冻结的灵魂,会因为不知来自何处的火花而觉醒。谎言和压迫的机构将随即受到审判……”

Stalin这样一组数据,迄今触目惊心。

1936-1938年,在斯大林的大清洗高峰时期,苏共一半的党员、约120万人被逮捕,苏联政治局的多数成员被处决,苏联红军的军官在和平时期几乎被集体消灭。

列宁遗嘱中的6位苏共领导人,除斯大林外,另5人全被处决。

第六届中央委员会,2/3的成员被枪决;十一大中央委员会,27人中20人被枪决;十五大政治局的7人,除斯大林外,全部被枪决;第一届苏维埃政府中的15名成员,5人去世,除斯大林外,其余9人被处决。

苏联军队的军官阶层,有4万余人被清洗。5名元帅中,3人被枪毙;16名集团军将领,15人被枪毙;67名军长枪毙60人,199名师长枪毙136名,397名旅长枪毙221人。

在“农业集体化”运动中,地主、富农被集体灭绝。劳动营、大饥荒所造成的死亡人数,至少在2000万人以上。有“欧洲粮仓”之称的乌克兰,饿死700多万人。

仅1937-1938年间,至少150万人被判刑,69万人被枪决。1937年12月12日,一天的时间里,斯大林签发了30份死刑名单。而为了掩盖真相,被枪决灭口的前克格勃特工,竟有两万多人。(转引自周有光《拾贝集》以及吉尔伯特《二十世纪世界史》)

苏联解体的直接原因,历来众说纷纭。我不能确知压垮苏联体制的最后一根稻草是什么。但我相信:压垮苏联体制的最大一“捆”稻草,正是斯大林和所谓的“斯大林主义”。

在斯大林主政的29年时间里,造成苏联公民非正常死亡的人数,保守的估计在4200万人以上。在这巨大的人道灾难面前,任何辩解都变的苍白无力。当一个国家的力量被用来制造谋杀、冤狱和谎言的时候,其后果是如此的惨绝人寰。斯大林的倒行逆施,直接危害到苏维埃政权存在的法理基础。而斯大林的经济模式,以剥夺民生发展重工业。在表面繁荣的工业奇迹背后,是苏联国民普遍的贫困和苦难。

然而,从1953年斯大林去世开始,前苏联体制有36年的时间与斯大林模式决裂,为死难者昭雪伸冤,有36年的时间把真相还给民众。可惜的是,在这并不短暂的时期里,前苏联历届政府,继续沿用斯大林的政治、经济模式,不断的掩盖斯大林时代的历史真相,并把它打扮成一个光荣传统。由此,一次次的错失与人民和解的机缘。真相对体制有杀伤力,被掩盖的真相对体制有双倍的杀伤力。到1989年戈尔巴乔夫决心揭开真相的时候,苏联这匹骆驼,已经在巨大的历史包袱下压垮了。

斯大林所打造的前苏联体制,使得权力失去了任何约束和监督。进入权力中心的人,即可以享受到无限制的权力、无限的利益、无须任何节制的幸福生活。同时,享受着铺天盖地的权力赞歌。斯大林之后,围绕着最高权力,迅速形成一个庞大的特权阶层。这个既得利益集团成为“斯大林主义”最忠实的捍卫者。任何政治、经济体制的改革,都遭遇到来自这一特权集团的强力阻挠。每当苏联政治改革的呼声初起时,特权阶层以及庞大的官僚集团就会搬出斯大林主义这座大山,把改革阻挡在萌芽中。拥有2000万党员的苏联布尔什维克党,始终没有完成向一个民主政党的转型。

由斯大林和斯大林主义派生出的特权集团,用36年的腐败、谎言和专权,耗尽了苏联体制的最后一线生机。

丘吉尔的一段话,也许可以作为苏联体制的结语:

“我不相信任何一个民族能够被永远的奴役。宣传机构可以用谎言填充他们的思想,混淆真理达数代人之久。但是,人们在漫长黑夜里被迷惑、被冻结的灵魂,会因为不知来自何处的火花而觉醒。谎言和压迫的机构将随即受到审判……”

来源:共识网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