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色:记我的法文版新书《西藏的自焚——世界的耻辱》

Share on Google+

10月17日,法国Indigène éditions出版社发行了我的有关126位藏人自焚事件的新书:《Immolations in Tibet: The shame of the world》,意即:西藏的自焚—世界的耻辱。

这是我的第二本法文著作。第一本是2010年由Gallimard(伽里玛)出版的《 Mémoire interdite,Témoignages sur la Révolution culturelle au Tibet 》(即我所做的关于文革在西藏的口述史《西藏记忆》)。但不同的是,《Immolations in Tibet: The shame of the world》是应Indigène éditions的约稿而专门写的。也即是说,这本书的第一读者是法文读者,这让中文写作的我有一种特别的感受。

始于今年四月的这本新书,实际上心力交瘁地写作了两个月,虽然只有短短的两万多字。Indigène éditions曾出版批判全球化金融资本滥觞而畅销全球的小书《愤怒吧!》(Indignez-vous!),关注藏人自焚,尤其关注如此众多的藏人自焚而世界却一片沉默的状况,希望通过我的文字向世界发声,然而这不是轻易就能发出声,原因无他,126位藏人将宝贵的生命付诸于奉献与抗议的火焰,人世间任何语言对此的描述与评价都是苍白无力的。

而在我写作的时候,在这本书即将印成的时候,在高高的西藏高原仍有藏人以身浴火,表达决绝的抗议。所以我在这本书中只来得及记载了125位自焚藏人的概况。在此允许我陈述一个残酷的事实:在2008年遍及西藏高原的抗议及中国政府的严酷镇压之后,2009年1位藏人自焚;2011年14位藏人自焚;2012年86位藏人自焚;2013年迄今,25位藏人自焚。

就在上个月,台湾的雪域出版社出版了我编著的记录之书《自焚藏人档案》。实际上这两本书是不同的。多达20多万字的《自焚藏人档案》包括对每一位自焚藏人生平、事迹的记录,以及藏人领袖的评价与呼吁、来自藏人内部及外界的评说、追忆与报道,更重要的是,还记录了中共当局对藏人自焚所采取的严酷对治之措。而两万多字的法文版新书,是我对四年来持续发生的藏人自焚事件所做的一种竭力的解释、沉痛的分析和直率的批评。当然,批评针对的是不义的中共当局以及向不义妥协的世界。其章节内容包括:藏人自焚概况;自焚是一种抗议;藏人为何抗议;抗议为何走向自焚;从两个高峰看自焚诉求;自焚者的遗言;自焚如何被记录;抗议需要得到支持;中国当局对自焚者的污名化;“逆向种族隔离”的拉萨;中国当局的“反自焚运动”;休戚与共的迢迢长路。

当这本法文版新书完成时,因为我在书中引述了伟大的人权卫士、著名艺术家艾未未关于藏人自焚的评论——“西藏是拷问中国、国际社会人权和公正标准的最严厉问卷,没有人可以回避,可以绕过去。目前为止,没有人不受辱蒙羞。”——Indigène éditions希望邀请到艾未未设计封面,艾未未则给我回信说:“我愿意为藏人为你的文章的出版物做事。自焚行为的意义,无论从哲学还是宗教层面,它超越了尚存者的任何试图理解和诉说的努力,人们看到仅是它发生的直接的政治原因……我还是愿意试一试,尽管我十分明确这有多让人绝望。”

艾未未设计的封面令人感动:所有自焚藏人的名字用藏文记录其上;中间的一朵火焰壮丽,充满奉献的美而非惨烈的苦;洁净的封面宛如西藏洁白的哈达,以献给所有自焚藏人。在此,由衷地感谢艾未未!

同时要感谢的是,为这本书作序的Robert Badinter(罗贝尔•巴丹戴尔)先生,他是法国前司法部长,事实上,他被称为法兰西“废除死刑之父”。他写道:“那些燃烧的火焰所要表达的是藏人再也无法忍受对这个民族的侵犯,再也无法忍受藏人文化习俗和语言被根除,再也无法忍受在各国政府怯懦的沉默中,中国政府对西藏进行的文化屠杀。”

这本法文版新书的出版立即受到了国际媒体的关注,英国卫报、法新社、法国国际广播电台、德国之声、美国自由亚洲广播电台等,都做了报道并且采访了目前住在拉萨的我,同时对我可能会有的遭遇寄予了关注。我的答复是:很长时间以来,我一直觉得自己是在悬崖边上,随时有掉下去的危险。而写一本这样的书,并且是在国外出版披露真实的书,肯定是有危险的,只是目前我还不知道这危险的程度有多大。然而,这么多自焚藏人的勇气,也将勇气赐予了我,因此我并不畏惧。

2013年10月24日

(本文为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评论,相关内容由自由亚洲电台藏语专题节目t广播,转载请注明。)

《看不见的西藏~唯色》2013年10月30日

阅读次数:1,514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