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色:从火焰中走向拉萨的藏人们

Share on Google+

12月3日下午,在安多阿坝(今四川省阿坝藏族羌族自治州阿坝县),30岁的牧民贡觉才旦在麦尔玛乡政府前自焚,之后在被军警带往州府马尔康县的途中牺牲。12月19日下午,在安多桑曲(今甘肃省甘南藏族自治州夏河县),42岁的僧人次成嘉措在阿木去乎镇自焚,当场牺牲。

贡确才旦与次成嘉措的自焚,使得2009年以来的自焚藏人人数升至129人(其中境内藏地124人,境外5人)。而2013年1至12月,已发生28起自焚(境内藏地26起,境外2起)。目前我们已知的有110人牺牲,包括在境内藏地牺牲的107人,在境外牺牲的3人。这都是令人震惊的数字,因为关涉的是一个个活生生的生命。

想起上个月我将要离开拉萨时,无论去寺院朝佛,还是绕帕廓转经,常遇到不少来自安多和康的藏人,有老有少,有男有女。在经历了数百个被禁止进入拉萨的严酷日子之后,他们终于能够来拉萨朝圣了,虽然他们在进入拉萨之前必须接受盘查,并用身份证换得一张只是在拉萨期间使用的证件,而在进入拉萨之后必须住在指定的旅店,且在公共场合经常被搜身、盘问等等,但他们终于能见到供奉在大昭寺的觉仁波切了,终于能面朝布达拉宫合十祈祷了,终于能沿着每一条转经路磕等身长头了。

我总是会拦住他们,问他们来自何处,而他们说的都是有藏人自焚的地方,而他们大多与自焚的族人年纪相仿,神情也相似,看着他们就像是看见了自焚者的亲人。我在推特上与艺术家艾未未说起这些远道而来的藏人,艾未未感叹道:“这些从火焰中走出的人们,他们要去哪里呢?哪里可以抚慰他们的心情?……不知道如何可以安慰他们……”原本拉萨可以抚慰他们痛苦的内心,可是在布满大街小巷的安检门、警务站,他们被搜身、被查看手机,被索要暂住证,而他们不得不接受摆布的样子令人心碎。

前不久,拉萨的公安部门给各旅馆下发通知,明确写着:

“……需要申报的人员登记流程:验证客人的证件-申报-公安机关核实-登记-上传-入住-离开-登记离开时间-平台上登记退房时间 凡申报对象(区内:昌都、那曲东三县比如县、索县、巴青县;区外:青海、甘肃、云南、四川、新疆籍汉族之外的)临时来拉朝佛、探亲、治病、旅游、出差、购物等五省藏区人员及新疆籍人员(汉族之外)必须验证,登记后10分钟内向派出所进行申报(申报电话:6823809),派出所在10分钟内核实落(实)责任后方可入住登记、上传。凡违反存在未申报、一证登记多人、未按规定登记、无证入住、本人登记他人入住、过期证件入住等问题的,依照有关法律法规,坚决从严从重处罚,造成严重后果的,坚决予以取缔。”

听说在召集各旅馆开会时,拉萨公安以去年5月27日,两个安多青年在大昭寺与八廓街派出所之间的帕廓转经路自焚为例,警告各旅馆必须密切注意、及时申报来投宿的外地藏人,如果其中有人自焚,拉萨公安恶狠狠地说:“那就是‘满斋饭店’的下场,让你们倾家荡产、家破人亡。”这句话被说成是“八个字”流传拉萨。

与大昭寺南面相对的“满斋饭店”,正是两个安多青年在自焚前投宿的旅馆,遭当局迁怒,不但将开饭店的老板夫妇与门口的保安抓捕,还没收了全部财产,将其改设为“拉萨市八廓古城管理委员会”,八廓派出所也立即升级为“八廓古城公安局”,拉萨老城则被命名为“八廓古城”,借此开始了轰轰烈烈的大规模老城改建,其实是一石二鸟,更有“维稳”的目的和安排。

2013年12月

(本文为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评论,相关内容由自由亚洲电台藏语专题节目广播,转载请注明。)

《看不见的西藏~唯色》2013年12月27日

阅读次数:1,148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