据我记录的《鼠年雪狮吼——2008年西藏事件大事记》一书记载:“有21名中国律师愿意为被捕藏民提供法律帮助,在其签名信中说:根据国内有关报道,在藏区‘3•14’事件中已经有数百人被抓捕。作为执业律师,我们希望有关部门严格依照宪法、法律和有关刑事诉讼程序来对待被捕藏民,杜绝刑讯逼供,尊重司法独立,维护法律尊严。我们在此表达对相关案件的严重关注,并愿意为被捕藏民提供法律帮助。”但这些联署签名的律师随即被当局严厉警告,不准介入西藏案件。

外界不一定清楚全藏地法治暗无天日、藏人应有的司法保护权被剥夺、无数藏人受到不公正的司法审理的状况,也不一定清楚多年来中国的一些真正的法律人艰难帮助藏人维权的事实。正如因那次联署签名而被注销律师执照的人权工作者滕彪所说:“在人权、在基本权利的每一个领域,藏人受到的压制都比汉人要严重、更加明显。……对汉人来说,像许志永、刘晓波这一类的案件算是敏感案件,但是如果是藏人的话,所有的案件都是敏感案件。”

作为一名记录者的我,在此将自己所了解的一些案例做个简单的介绍:

张思之

张思之律师2002年任
丹增德勒仁波切辩护律师时留影。

1、张思之律师:2002年为四川省藏区被判死缓的丹增德勒仁波切担任辩护律师,但被当局拒绝介入。丹增德勒仁波切现被关押在四川省达州市大竹县的川东监狱。

2、李方平、江天勇律师:2009年4月为四川省藏区两座尼众寺的布绒朗仁波切担任辩护律师,是2008年西藏事件以来第一起不是由当局指定的辩护律师代理的案件,但在第二次审判中被剥夺了辩护人资格,布绒朗仁波切被判刑八年半。

3、李方平、江天勇律师:2009年5月为甘肃省藏区拉卜楞寺僧人久美江措担任辩护律师,在两位律师介入下,久美江措获释。

4、李方平律师:2009年7月为甘肃省藏区拉卜楞寺僧人迪克坦开、次成加措担任二审辩护律师,但被当局蛮横拒绝。两位僧人是因参加2008年3月的抗议而被判无期徒刑和15年重刑,目前还在监狱服刑,但得知消息说因遭虐待身体致残。

5、李敦勇律师:2009年7月为青海省藏区因拍摄纪录片《不再恐惧》而被判刑6年的当知项欠担任辩护律师,并在西宁看守所与当知项欠有一次会面。但是青海省司法部门与北京司法局联合施加压力,不允许他介入此案,称只能由本地律师办理。

6、常伯阳律师 :2010年2月为青海省藏区因拍摄纪录片《不再恐惧》被判刑6年的当知项欠担任辩护律师,前往西宁,但无法见到当知项欠,且受到当局警告,如果不放弃此案,其律师事务所将被关闭。

7、浦志强、李会清律师:2010年5月为西藏自治区藏人、商人、环保人、慈善家嘎玛桑珠担任辩护律师,但这个案件是被当局政治化的惊天冤案,嘎玛桑珠被判15年重刑,如今在新疆沙雅监狱服刑。

8、李方平律师:2010年10月为著名藏人作家、青海省人民出版社编辑扎加(学东)担任辩护律师。当年4月,扎加在西宁被捕,深陷囹圄半年后获取保候审。

9、滕彪、郑建伟律师:2011年初,原本为四川省藏区阿坝县民族中学教师,藏文杂志《时代的我》主编达瓦担任辩护律师,但滕彪在中国当局打压“茉莉花风波”中被秘密关押七十天、郑建伟律师被司法局强令解除委托。

10、王亚军、张凯律师:2012年7月,原本为第四次被捕、被定罪“涉嫌煽动分裂国家罪”的甘肃省藏区拉卜楞寺僧人久美江措担任辩护律师,但被当局拒绝介入。

鉴于节目时间限制,我将在下期继续介绍中国人权律师为受到不公正司法对待的藏人行使律师权利的事例。

2013年12月17日

(本文为自由亚洲电台藏语广播节目,转载请注明。)

《看不见的西藏~唯色》2013年12月29日

By editor

在 “唯色:简介中国人权律师为藏人维权案例(一)” 有 1 条评论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