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色、王力雄:第二届“促进汉藏民间交流奖”获奖感言

Share on Google+

2008年的西藏事件后,我们发现信息偏狭是造成藏汉民间隔阂的一个主要原因。互联网虽然提供了海量信息,但是多数信息被淹没,那些依靠大量资源支持的宣传,或是耸人听闻的夸张,以及缺乏理性的偏激往往占据主导。西藏事件后,网络是讨论西藏问题最活跃的场所,却没有使藏汉双方距离拉近,反而造成新的分化和对立,这说明对信息具有预设立场的选择性接受,跟缺乏信息一样有害。

了解西藏的现实情况,如果仅靠自己亲临现场,即使能够克服官方设置的重重障碍,也不过是一条线路,一段时间,难以全面。我们创办《民间藏事》网站(http://tibet.woeser.com),内容采自中国境内的藏人中文博客(近年又增加了从微博中筛选),或是其他博客与微博中有关西藏(以及新疆、内蒙等民族地区)的见闻议论,相当于把不同的人在不同时间、不同地点的亲历与观察集中在一起。采集标准只考虑民间性,不做价值判断。我们相信,写博客的每个人都会有局限,但是来自不同局部的局限放到一处,便能看到西藏以及中国民族问题的全貌和动态。

在中国政府关闭与达赖喇嘛对话的大门后,发展和沟通藏汉关系只能从两个民族的民间着手。民间交流虽不能改变眼前,却是未来的关键。如果把解决西藏问题寄希望于中国未来的民主化,今日的民间正是民主化后的社会主导力量。

从西藏到新疆到内蒙,民族矛盾在中国正在不断加剧,甚至变成种族对立,这是专制造成的恶果,然而恶果却可能在中国向民主转型时集中爆发,因为专制有镇压,民主却会使镇压失效。这强烈地提醒我们——解决民族问题不能仅靠政权变化,也不能以为静待民主到来一切自然解决。如果不能提前消弭民族仇恨,实现人民友好,即使政府更换,民主降临,民间敌对仍在,内战和屠杀一样可能。

专制造成的民族仇恨,反过来成为中国当局拒绝民主的理由,且得到被大汉族主义蛊惑的国民支持。这种绑架者与人质共生死的逻辑,成为中国走向民主的一个难解之结。而超越这种困境,只能从推动民族间的民间对话开始。这是我们的目标,也是汉藏民间交流促进会的宗旨。

感谢汉藏民间交流促进会为我们授奖。展望未来,还有很多工作等待我们去做,让我们共同努力。

唯色、王力雄

2014年1月

《看不见的西藏~唯色》2014年1月4日

阅读次数:1,691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