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色:党设计的藏传佛教寺院模式

Share on Google+

前不久陆续披露的几件事情需要重视:1、位于西藏自治区昌都地区昌都县的嘎玛寺,因牵涉2011年10月底发生的一起轻微爆炸案,原有300多名僧人,如今只剩6人;2、位于西藏自治区那曲地区比如县的卓那寺,去年11月起多位僧人被捕,所有僧舍被贴封条,整座寺院被关闭;之后,比如县又有塔摩寺、热丹寺被关闭;3、位于甘肃省甘南藏族自治州夏河县的著名大寺——拉卜楞寺,上个月13日由寺院管理会发红头文件,要求在三个月内全面清除在本寺学习的外来僧侣。

我曾在2008年底连续写了这几篇文章:《“爱国主义教育”在藏地》 、《又一场文革悄然席卷藏地寺院》、《在“法制教育”的背后》、《把寺院变成旅游景点的用意》、《拉萨发生不为外界所知的“清洗”》,事实证明,针对全藏所有寺院的围剿,一直在有步骤、很全面地进行。正如我在2008年底写过的,“中共当局正在对藏地寺院开展自文革结束之后最为严酷的清洗。但在中国的媒体上,却根本不会见到对这类‘黑箱操作’的报道。这是又一场席卷藏地的文化大革命。1966年的文革砸寺院砸佛像驱逐僧尼,留下一片触目惊心的废墟。而这场再度复苏的文革会驱逐真正的僧尼,只留下寺院躯壳,留下不得不失去勇气和良心的僧侣。”

如果我们还没有忘却的话,应该记得2008年4月10日起,拉萨三大寺即哲蚌寺、色拉寺、甘丹寺都在深夜遭军警突袭,上千名僧人从各自僧舍被抓走,几乎都是来自甘肃、青海、四川、云南等藏区(官方称“四省藏区”)的学经僧。之后,他们被押送至格尔木的军队监狱,直至北京奥运结束才遣送各自原籍,从此禁止再回三大寺。

原本在三大寺学习的僧人有一半以上不是拉萨本地人。这是三大寺建寺以来长达五百多年的传统,也是佛教延续两千多年的传统,包括汉传寺院在内的所有僧团组织皆由来自五湖四海的出家人组成。迄今汉地寺院依然有各地僧人挂单学习,可是在拉萨三大寺的外地学经僧却被武力囚禁与驱逐,这在藏传佛教的历史上是罕见的,近代惟有中共统治全藏地之后才频仍发生。

如果我们还没有忘却的话,应该记得2008年在中国当局的网站上有一份正式的藏文文件,是由甘孜州州长针对甘孜州18个县签发的决定,声称当局将会对有10%到30%的僧尼参加抗议的寺院实施这些措施:寺院里的宗教活动会被停止,僧侣的行动将会受到密切控制;而且,寺院里的僧尼也必须重新“再注册”,凡未能通过“爱国主义教育”考试的僧尼会被开除,僧舍会被拆除。至于参加抗议活动的僧尼,轻则遣回原籍,进行“再教育”,重则将会被囚禁。

从2011年起,西藏自治区1700多座寺院都有驻寺工作组,共约7千多名工作人员。而当局注册在编的僧尼据官媒报道有4.6万多。那么,每一位驻寺干部要管6-7位僧人吗?问题是,作为噶玛噶举祖寺、藏传佛教活佛转世制度发源地的嘎玛寺,目前所剩僧人比驻寺干部还少。难道由西藏书记陈全国发动的“驻寺”、“驻村”运动,现已出动第三批人员接力,其目的就是要僧侣不断减少、寺院最终被关闭吗?

“四省藏区”的当局同样在针对约15万以上的僧尼所属的寺院进行围剿。并非这些藏区当局向西藏自治区当局取经效法,这只能是出自最高当局的对藏强硬政策,实际上是毛泽东制定的“西藏政策”的继续执行。毛说过:“宗教寺庙也需要进行改革。改革以后,有一个时期喇嘛可能要减少……宗教寺庙如何改革,我想你们应该考虑一个办法。”(西藏平叛后的有关方针政策》(1959年5月7日),《毛泽东文集》第八卷,人民出版社1999年6月第1版)而所谓的办法,看来就是今天的嘎玛寺模式、卓那寺模式、拉萨三大寺和安多拉卜楞寺模式,属于党设计的藏传佛教寺院的模式。

2014年1月

(本文为自由亚洲电台评论,相关内容由自由亚洲电台藏语专题节目广播,转载请注明。)

《看不见的西藏~唯色》2014年1月23日

阅读次数:306
Pin It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