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波宏:一位“非暴力抵抗”的优秀战士

Share on Google+

今天,我们就要迎接着一位被打入极权大牢的兄弟,这位兄弟因参与南方街头运动而系狱四年,他叫张圣雨(网名),实名张荣平。

张圣雨兄弟是湖南人,我是在社交网路知道他在建三江事件中的表现的,且之后又与他有过几次见面,对他的性格略有晓得。

如果说阿.托尔斯泰笔下的坦克手德里莫夫“平凡的伟大”就是“俄罗斯性格”的写照,那么“刚猛生辣”就是”湖南性格”的写照,而张圣雨就是这一湖南性格的典型代表。

我们初次见面,是在他被刑拘于建三江期满之后,他和其她几位同步获释的姐妹弟兄径直来了北京,我与随后赶到的张玮珊女士去接着,与圣雨并其他姐妹兄弟作了简单寒暄。

就是这简单的寒暄,使我直觉觉得:圣雨兄弟是可以成为非暴力的优秀战士的,如此他必会更加的强大的。

其时已是正午,大家即寻着一个简便的饭寮,简单的匆匆吃了,饭资是我付的,虽有十几人之众,但实在是颇不为贵的,饭间还首次遇着老练精顽的李学慧弟兄,但彼时都还陌生。

又过几天之后,就接着圣雨的电话了,我与他约好在王府井书店见面。

那时是六月,记得那天的北京都可以用焦阳如火来形容的。

约不过一个小时的样子,我们再次相见入得书店。那天我买断了偌大王府井书店所有库存的《甘地传》,一共只有三本,一本赠与圣雨,两本我留着,以便为那后来的。

步出书店,我们便往广场的方向去了,这时我看到长街上一簇簇站在日阳下维稳值岗的警察们,我走近其中的一个,对他施以额手礼说:亲爱警察兄弟,您使我想到什么是警察应得的威信和荣誉,就是象您这样并不故作威风而服务人群的样子。

显然这位警察兄弟是受了这爱的信息的感染,他立即以脱帽颔首的方式向我回敬,口中还不住的谦逊着。

对于我以这种即兴演示与警察为沟通对象的方式来传递上帝真理教义(即非暴力抗争教义)信息的用心,圣雨兄弟自是了然于胸的,他那么聪明,且又是极富思考精神的,岂有不知呢?

事实上在我故然是为要做给圣雨兄弟看的,也是为要做给我自看的,一切都是为要使我们树起对践行非暴力抗争的信心和信念,因着事实上非暴力(也叫真理之神)就是人类依着上帝真理而生活的最高最普遍的法则。非暴力抵抗就是终极强大的“上帝的力量”,而上帝的力量(非暴力)就是真理、正义、光明与道路的显象,因此天下从来没有什么暴力(包括核子器的暴力)是非暴力抵抗所不能制胜的。

确是,自此以后圣雨兄弟的抗争行为有了巨大的转变,变得象一个内行的非暴力战士了,他不但将我赠予的《甘地传》上传到社交网路给大家看,还写出我与彼警察所进行的那场非暴力沟通的感想(大意是说那次的经历对他是一场灵魂的触动)。他不但自己努力践行非暴力抗争理念的意识,更在网路上传播非暴力抗争益处的信息。

以至于在我去郑州二看和大家一起为抗义被非法抓捕的贾灵敏等七人事件时,和接着我的一个兄弟聊起圣雨,说他此前一直因惑于对被人称为鬼圣的张圣雨、何以忽然就变得象一个内行的非暴力战士了,觉得是极不可思义的……。

关于圣雨兄弟以践行非暴力抗争理念的言行不乏其例,但我对他面对非法4年的刑判所作的法庭陈述,即””我的自辩状”印象尤其深刻,在这篇极富感染力的自辫状中,他以两次引用耶苏、两次引用玛哈德玛.甘地名言的方式,来表明他要为砸断这不自由中国的枷锁而献身的决绝意志。

让我们以绽放的心花迎接义人的归来!

2018-08-25

阅读次数:5,055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