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8-27

香港连接中国大陆的“广深港高铁”,将于9月23日通车;一如香港民主阵营的预测,特区政府以往不断夸大高铁的作用,在面临开车时集体“走数”现形,以高铁为名而通过,对香港一国两制创下极坏先例的“割地两检”后,政府与亲共政党友好,开始不再掩饰高铁的谎言,不但大幅调低预测的乘客数字,签下政府为港铁上市公司包底,最多只蚀本15%,余款将由特区政府直接代蚀的亏蚀条款合约,以至终于承认高铁回本无望──“兴建公共设施不考虑赚钱或回收成本”,而香港人则成为了这贪腐大白象工程的羊祜。

事实上早在1999年,时任库务局局长俞宗怡代表香港特区政府,回答立法会要求设立“陆路离境税”的辩论时,已说明特区政府所征收的码头费及机场税,是为了公共财政的原因,以确保政府的正常收入,更指出相关收费,是为了符合基本法107条“量入为出”而规定;当时特区政府指出,既然用船同飞机离港都需要缴付费用,为何陆路则不需要呢?当时局长俞宗怡发言指出,特区政府在各边境关口提供的出入境海关管制设施及服务所涉及的资源,绝不会少于投放在机场、中港及港澳码头的数额。直指向海路与飞机乘客收费的安排,是“有欠公允”,如不论搭任何交通工具离境都要纳税,则可以“消除现时不公平的现象”。

以香港特区政府19年前的立场放诸今日,香港人就会质问,为何香港国际机场的搭客,不但要支付机场税,更要支付兴建第三条跑道的机场建设费?反之为何同样以近千亿兴建的高铁,其乘客却不需要支付“高铁建设费”?为何乘高铁离境就不需要用者自付,而支付高铁税?乘坐飞机与乘坐高铁的分别是什么?为什么政府要补贴高铁而惩罚飞机的乘客?为何香港以往兴建每一条过海隧道,以至绝大部份的行车隧道,都是“用者自付”采取BOT(民间兴建营运后转移模式)的兴建形式,即要“回本”以至给承建商赚大钱,反之高铁这项大白象工程,却由政府花巨款补贴之余,甚至要补贴其庞大的潜在亏蚀?

今日的运房局局长陈帆称赞中国铁路总公司“慷慨”,其停站点由原本的18个增加至44个;停站点是原本的244%,政府却预计搭客由11万人减至8万人,即客量预测大减27%;陈帆于2017年7月25日宣传高铁时,声称坐高铁比起飞机轻松、省时方便,搭高铁不须提早一至两小时到达车站,亦毋须等候领取行李;结果一年后揭发的真相,是要提前45分钟到达西九龙站,因此除非住在西九龙站上盖,也必须同时提早一至两小时到达高铁站;至于行李,不比飞机可托运大型行李,高铁不设行李托运,每人只限带长、宽、高不超过160cm及不重于20KG的行李;至于更常见的所谓“动车组”,更限制尺寸长、宽、高不超过130cm,因此基本上要带行李远行,根本只有选择坐飞机;同理,如果不带行李坐飞机,也“毋须等候领取行李”。

诚然,上述的谎言比起特区政府这几年不断创作“高铁伸延到欧洲”、“日后不愿坐飞机就搭铁路”的大话而言,只不过是小巫见大巫;身体最诚实的高官,近日被问到会否坐高铁去中国开会,陈帆却表示官员时间宝贵会坐飞机,“有时间”才会坐高铁;至于民建联的前主席谭耀宗,则也表示车程长过4小时,都会倾向坐飞机;政府不是说要坐去欧洲的吗?连去北京的9小时也忍受不了,那么如何忍受7日经西伯利亚铁路去欧洲?一般小市民一年的假期比局长少得多,那么市民又如何从这种没有效率的落后交通工具得以受惠?

当香港人变得对港共官员的大话无动于衷,则说明中共已把香港以往追求真相的社会道德标准成功破坏。事实早已说明,对中共而言任何基建都是政治问题,以至变成了输送利益的贪腐工程,幻想一种不会腐化自己与大陆的经济融合,根本是痴人说梦,是从来未曾可行的选项。

RFA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