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志林:我们需要什么样的教育?

Share on Google+

许志林
自由撰稿人

去年9月11日夜间,我获知美国发生了震惊人寰的恐怖事件,随即上网欲了解更多信息。谁知一打开新浪网的网友留言栏就吓了一跳,不少贴子都在为恐怖袭击事件叫好,为美国的受难幸灾乐祸。那几天大学校园里不少年轻学子的脸上都浮现着一种邪恶的笑容……,这真令人不寒而栗。为什么他们对美国如此仇恨呢?笔者以为,其根本原因是,大陆的国人无法象在开放社会中那样自由获取多元、充份的信息,从而得出自己的正确判断;其次则可“归功”于我们从小学到大学的政治、历史教育所灌输的仇美思想。笔者生于1951年,在我的青少年时代,中国人所受的反美教育比今天要多得多,我又是如何在这种教育下逐渐学会认识真正的美国的呢?这个心路历程在我的同代人中或许有某些代表性。

笔者年青时所受的教育是:“我们的敌人遍天下,资本主义国家都是我们的敌人,而美国是资本主义国家的总头子”;“世界上还有三分之二的人民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等着我们去解放”。为了对青少年进行“爱国主义”教育,政府和御用学者修改历史,隐瞒了很多真相。例如,1900年八国联军侵华时,美国事后在维护中国统一、反对列强割据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并主动退还大部份庚子赔款以资助中国留学生,但我们的历史教科书毫无记载。又如,教科书说1950年的朝鲜战争是“美国侵略者突然进攻北朝鲜”,并想“以北朝鲜为跳板,进攻刚成立不久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所以“志愿军抗美援朝是一种完全正义的、保家卫国的行动”(最近我才从网上获悉,朝鲜战争其实是因北朝鲜的金日成以强势兵力越过“三八线”占领南朝鲜而爆发,此后包括美军在内的联合国军才根据联合国决议出兵维护朝鲜半岛局势,美国当年并无侵略中国的预谋)。那时把美帝国主义说成是“全世界一切爱好和平国家的敌人”,“不但对国内人民残酷剥削压迫,还在世界上到处发动侵略战争,霸占我国领土台湾,罪行馨竹难书”,“美国劳动人民处于水深火热之中”。

在20世纪70年代初以前,教育和宣传在我们的心中种满了反美情绪,脑海中的美国是个妖魔化的形像,而对民主、自由、人权等概念我们则根本一无所知。1971年,官方突然说,原来被宣称为“毛主席的亲密战友和接班人的付统帅”、要全国人民每天“敬祝”他“永远健康”的林彪“叛国出逃”了。这时我才对官方宣传产生了怀疑,处于极度苦闷之中,因为突然发现自己其实长期以来一直被欺骗着,原来自己盲目信任的领袖、道理、事物都不可信了。这样,我才开始试图独立思考,寻找关于世界、社会、人生的道理。虽然“文革”时期大规模地焚书,但还有一些书被保存下来,在青年人手中秘密流传。我从朋友处借到了孟德斯鸠的《论法的精神》、法国的《人权宣言》、美国的《独立宣言》等,终于第一次了解到官方强烈批判的资本主义世界的政权结构是怎么回事,大致搞清了三权分立的政治制度,以及美国人民据此建立的民治、民有、民享的政府等情。

后来,我又读到了美国的中国问题专家费正清教授的《美国与中国》一书(当时此书系“内部资料”,不公开出版)。这本学术著作对中美关系的源流及其发展以及对中国社会、政治、经济制度的分析都非常中肯、独到,令我耳目一新。这使我首次了解,可以从不同于官方宣传的角度来认识我们的制度。当时费正清也谈到了中国人的反美情绪,令我印象很深。他说,很多美国人都想不通,为什么新中国成立后中国人有强烈的反美情绪?因为美国人认为,在美中交往史上两国并没有什么利害冲突;而且美国政府对华一向友好,在抗日战争中更是给了中国巨大的援助,并派遣由美国志愿者组成的空军“飞虎队”赴华对日作战,许多美国人为了中国的抗战而牺牲;而且,在延安时中共与美国也曾经非常友好。

换一个角度来认识才注意到,毛泽东在夺取政权之前,曾在《新民主主义沦》、《论联合政府》中主张建立多党制联合政府,但一旦政权到手就改成了一党独治。1957年更是把一大批持不同意见的知识分子打成“右派”。他不但在国内实行打着“共产主义”旗号的独裁专制,而且热衷于向世界输出革命,用物资和金钱支持亚洲一些国家的反政府游击队从事颠覆政府的活动(现在看来实际上也是一种恐怖主义活动),希望扩大在东南亚的势力范围并树立他在国际舞台上的领袖地位,为此他根本不把中国人的利益和生命当一回事。这可用两件事来证明。其一,据前苏联外长葛罗米柯在回忆录中说:20世纪50年代末期,中苏两国尚未交恶时,毛泽东曾亲口对到华访问的葛氏夸口说,“为了世界革命的成功,中国准备打核战争,准备让出几个省的土地作为前方,并准备牺牲掉三亿人口以换取世界革命的胜利”。此无知狂言当时遭到了葛氏的嘲笑,如果真打核战争,就根本没有什么前方后方可言,地球就会被毁灭。其二,1958年毛发动的大跃进造成了中国历史上罕见的连续三年极为严重的全国性大饥馑,上亿农民几乎断粮。当时美国政府曾通过驻缅甸大使表示,愿向中国提供粮食援助,但遭到了中国政府的断然拒绝。结果,那3年中全国农村活活饿死了几千万人。

毛建立的意识形态体系和“历史”教育视以美国为首的西方自由民主国家为寇仇,因为自由民主国家的存在、自由民主理念的传播,就是对独裁统治的威胁,所以才用宣传机器向我们从小灌输反美教育。在“文革”时期毛干的唯一的一件好事,就是1971年决定与美国改善关系。但此举并不是他要在意识形态上改弦更张,而是在中苏对抗中策略上他需要美国的奥援。从50年代末期开始,为了与苏共在国际共运中争夺领袖地位,毛把中苏关系一步步引到战争的边缘,直至1969年在黑龙江发生局部武装冲突。当时苏联甚至一度考虑动用核武器打击中国,只是在徵求美国的意见时遭到断然拒绝才收手。中美关系的解冻给当时极端封闭的中国打开了一个窗口。虽然如此,当时的新闻管制仍然极其严格,听“美国之音”属于“收听敌台”,一经发现会被判刑。

直到毛死后,中国开始改革开放,贫瘠的中国大地才重新沐浴到欧风美雨。但政府坚持只推行经济改革而拒绝政治改革,教育着青年一代的意识形态在很大程度上仍然是从我年青时的那些教条一脉相承下来的,其效果自然也有相似之处。在80年代,因为改革派领导人的相对开明,我的同代人活跃在思想界,整个社会对现代文明的启蒙还是十分积极的。但进入90年代以后,在意识形态和教育领域内出现了明显的倒退,今天的年青一代恰恰是教育系统在这个“倒退时代”的“成果”。这个教育系统曾经在我们那一代人中“训练”出大批“红卫兵”,让他们真诚地以为,打砸抢等疯狂行为是光荣的“革命行动”,丝毫也意识不到自己的举动是反人类、反文明社会的;那么,同样的教育系统和宣传模式今天在又一代人中“训练”出一些为恐怖分子杀害无辜平民、摧毁人类文明基本准则的疯狂行为叫好、将恐怖分子视为英雄的人,也就不足为怪了。

虽然改革开放已经这么多年,但小学、中学的课本变化不大,依然是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贯彻始终,依然是空洞的“为人民服务”、“为共产主义奋斗终身”等说教充斥其间。尤其糟糕的是,官员们每天以贪污腐败行为在对年青一代“言传身教”,让他们从小懂得如何“说一套做一套”,为什么“官大一级压死人(中国可能是全世界唯一一个在小学生里就培养“学生干部级别”观念的国家),道德崩坏由此而始。对于历史真相,尤其是共产党建国以来发生的一些重大事件至今官方都讳莫如深,一直采取遮掩甚至歪曲的态度加以粉饰。以至于对年青一代来说,连刚过去20多年、给中国民众造成重大精神与物质伤害的“文革”也已恍如隔世。现在网上经常可以看到一些年青人为“文革”招魂,说“文革”中没有贪污腐败,并且有最广泛的群众性大民主,盼望着回到“文革”时代。

现在青年人的反美情绪与反对美国政府对中国的“霸权主义”有关。美国政府每年都以人权问题为由批评中国政府,还曾以停止贸易最惠国待遇等经济手段向中国政府施压,让中国政府十分恼火,自然称它为霸权主义。但这是从政府官员的角度来看的。如果换个角度,站在老百姓的立场来看,那么美国对中国人权问题的干涉反是件好事。中国的人权状况不就是在美国的不断干涉下而不断改善的吗?今天,国人至少可以在网上大胆地发表一些不同意见(作为经历过“文革”的人,我几年前也不敢这样大胆地说三道四),而且现在中国政府对一些持异见的人士也不象在文革中对待遇罗克、张志新那样施以酷刑、直至枪决。今天中国人权的改善,与美国的压力是分不开的。所以,从这一点来说,那些享受网上自由发言实惠的年轻网友也不应该对美国心怀仇恨,反而应该心存感激。

今天的中国正处于一个非常关键的时刻,如果现政府有勇气把历史真相告诉民众,并在教育领域用西方的民主、自由、人权的价值观念来取代早已被实践证明是错误的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那么,中国就会健康、逐步地进入到民主国家的行列,中华民族将迎来伟大的复兴;反之,听任目前的教条继续毒害青少年的心灵,那么,年青的一代走出校门并逐步成为社会的主流阶层之后,明天的中国可能会再度堕落。这,不能不使我感到忧心忡忡啊!

当代中国研究
MCS 2002 Issue 1

阅读次数:536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