遥想1979年冬天,我的密友李X女士心血来潮,想把开来(当时,她在北大法律系上学;虽是谷景生之女,却不冠用父姓)与我撮合为一对;我欣然同意。彼时也,我是北京那个社交圈的四大美男子之一,在情场上横冲直撞,战无不胜!

李女士带着我去女生宿舍找(谷)开来,假装是一次随随便便的顺路探访;然(谷)开来是何等精明之人,一眼便看穿了我等的真实来意,表现出拒我于千里的决绝和冷淡,弄得我心里老大不痛快。

事后,(谷)开来对李X解释说眼下忙于学业,无心旁鹜;这自然是言不由衷的托词。

后来,我去了美国;听说这位对我说“不”的冷面女人跃过龙门,成为薄熙来夫人;恰在此时,我又从家书中得知家母离休时,承蒙薄一波挥笔批示,得以享受副部级待遇……二者交集,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

而今,置身于2012年缠绵的暖春,我不禁突发绯想:假如谷开来与我结为夫妻,又当如何?

假如谷开来与我结为夫妻——

谷开来将在美国而非中国继其生涯;不可奢望中国式的荣华富贵,只能坐享美国中产阶级的安逸平庸;无政治特权,亦无政治风险;无飞黄腾达之福,亦无杀身灭顶之祸;平平淡淡,了此一生。

假如谷开来与我结为夫妻——

世间将少了一个薄瓜瓜,多了一位毕豆豆;种瓜得瓜,种豆得豆,此之谓也!毕豆豆自然不若薄瓜瓜那般多金,然外貌、智商并不逊之!

假如谷开来与我结为夫妻——

此时此刻,我们将并坐在沙发上,收看中央四台播出的特大新闻:“中央决定对薄熙来立案审查”、“薄潘金莲(薄熙来妻子)已移送司法部门”……

我将发出一声做作的长叹:“哎,眼看他起高楼,眼看他楼塌了……”

谷开来妇随夫唱地附和道:“可不是嘛,自做自受!”

然而,严酷的人生法则并无“假如”二字!

出处:北京之春
整理:2018年9月2日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