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裕:是“坟场”还是“地铁站”旁?

Share on Google+

——关于中国游客在瑞典遇警事件的谎言与真相(一)

2018年9月2日,三名中国游客——曾先生及其父母(以下简称 “曾家三人”),在其预定于当日下午二时入住的斯德哥尔摩市中心的“发动机简易旅店”(Generator Hostel,以下简称“旅店”)提前至少13小时到达,逗留一段时间后于与旅店前台接待人员发生争执,被店方召来警察于凌晨两点多驱出旅店,又被警车载到城区外一个路口释放,后经路人指点乘地铁返城中心。曾家先后向中国驻瑞典大使馆求助,向瑞典警方投诉,在网上自媒体披露,并于9月14日起经中国《环球时报》等官方媒体报道和评论、中国驻瑞使馆官网通告发布全世界,很快引起广大网民和海内外各种媒体的关注、转载、调查、评论,以至诸多争议、谴责和抗议——中国外交部和驻瑞典大使馆也正式公开向瑞典官方提出“严正交涉”:“希望瑞方对这3名中国公民提出的彻查事实真相、道歉、惩处涉事警察、赔偿等诉求尽快给予回应”。然而,瑞典各大媒体多方调查报道,互联网各种社交媒体上公布各种不同“真相”和“爆料”,与中国官方和官媒引用的曾先生说法大不相同,甚至曾本人的陈述也有诸多前后矛盾之处,众说纷纭,不一而足。为此有必要首先梳理各种陈述,判断何为谎言,何为事实真相,尤其需要廓清一些涉及对这起事件定性的关键争议点。

《环球时报》9月14日所发记者赵觉珵报道《中国游客遭瑞典警方粗暴对待,一家三口被扔坟场,外交部严正交涉!》中最早引人注意的是有关瑞典警察将曾家三人“遗弃”地点的一段:
“曾先生用手机定位才发现,这里竟是斯德哥尔摩市区几十公里以外的一座坟场。据曾先生讲述,当时气温不到10摄氏度,周围阴森恐怖,还能听到远处动物的嚎叫,一家人只能围坐在坟场互相取暖。在这里瑟瑟发抖半小时后,幸亏得到途经路人的帮助,他们才得以返回城区。”
并配发了三张照片和一张定位图如下:

huanqiu1

我们被警察放在路边(图一)

huanqiu3

坟地的名称(图二)

 

 

 

 

 

 

 

Huanqiu2

遗弃我们至坟地的警车(图三)

huanqiu4

被遗弃坟地的卫星定位,能看到离斯德哥尔摩市区很远(图四)

 

 

 

 

 

 

 

 

 

 

 

 

 

很快就能从带有卫星定位的地图(图四)上发现了两个问题:
1) 曾家三人被警察“遗弃”的地点(蓝色圆点——图一、二、三显示所在)实际离“坟场”殡仪馆(Cemetary,绿色圆点)还有一段距离,大约是到市中心(Stockholm,Gamla Stan)的六分之一。也就是说,如果“遗弃”点真在“市区几十公里以外”——曾先生后来说是“三十公里以外”,那么该地也在“坟场” 殡仪馆五公里之外。
2) 图四照片上的显示“坟场”地名的路牌并非“遗弃”点地名,而只是一个大路标,箭头所指为去“坟场”的方向。
于是有网民(曹哲:如何看待环球时报报道瑞典警察将中国老夫妇半夜扔坟场?)用谷歌地图功能很快可量出直线距离的真相:“遗弃”点到市中心的王宫仅5.46公里(图五),离“坟场”——林地公墓(Skogskyrkogården)殡仪馆约1公里,而公墓是在一个东西宽约1公里和南北长约2公里的园区内。因此,

SV3

谷歌地图上的测量距离(图五)

谷歌地球(Google Earth)软件的卫星定位图(图六、图七)可以清楚地显示所谓“坟场”——林地公墓园区及周边俯视景象和各相关地点距离的景象,显示的真相是:
1)林地公墓所在是一个有草地和小树林的园区,园区西邻即铁路和公路,周围看来是住宅群,仍属于城区边缘或近郊,显然不是中国驻瑞典大使馆和官方媒体反复强调的“荒郊野外”。
2)曾家三人所说的“遗弃” 点在园区北端外街道中间的丁字路口旁(图六之1),距离到地铁站(2)约百米,到北入口(3)100多米,教堂(5)400米,西入口(7)800米,“坟场” 殡仪馆(8)1公里。

林地公墓(Skogskyrkogården)园区及周边的谷歌地球卫星定位图(图六) 1-“遗弃”点,2-地铁站,3-北入口,4-教堂院门,5-教堂,6-坟场,7-西入口,8-殡仪馆

3)“遗弃” 点所在丁字路口旁除了街道就是小树林(图七),不但远离“坟场”,而且按路标方向向南看去(图八),根本就无法看到任何坟墓的迹象。

GE2a

林地公墓园区北入口外丁字路口及周边的谷歌地球卫星定位3D图(图七):1-“遗弃”点

GE3a

林地公墓园区北入口外丁字路口的谷歌地球卫星定位南向街景图(图八):1-“遗弃”点,3-北入口

然而,《环球时报》对之前报道中国游客被扔到“几十公里以外的一座坟场”的上述错误(或谎言)不但没做更正,而且又于9月16日发表《探访瑞典警察丢下中国游客地点,还24小时收留人?》,提到:
“环环对此专门做了探访:15日我们一共来这里两次,晚上8点时,公墓还有路灯亮着。
“10点再来时,公墓内灯光基本全部熄灭。曾先生一家被扔在这里是凌晨,气温不足十度。心里的恐惧可想而知。
“因为中西方文化差异,瑞典人和在瑞典生活的一些华人对墓地的心理感受可能与国内的人不同。这家“林地公墓”葬着大明星葛丽泰·嘉宝、作家伊瓦·鲁-约翰逊等名人,白天看景色肯定不差。
“但不要忘了,曾先生和他父母被扔下的时间是凌晨。
“晚上的时候,这里景色如斯”

huanqiu5huanqiu6

huanqiu7

如果是你凌晨被异国警察扔在这里,怕不怕?(图九、十、十一)

事实真相是:如图八所示,在曾家三人在被警察“遗弃”点,即使白天也根本不可能看到图九、十、十一所显示的任何景物的丝毫痕迹。
如图十二所示,从“遗弃”点(1)路边,沿人行道向西约100处就是地铁站(2),站前大街两边都可见住宅楼房;向南100多米才是林地公墓园区北端入口(3)——由此再向南的“坟场”方向看去(图十三),即使白天也无法见到坟墓的丝毫痕迹,也无图九、十、十一所显示的任何景象,尤其不见“坟场”。

GE4a

林地公墓园区北端的3D图(图十二):1-“遗弃”点,2-地铁站,3-北入口

GE5a

林地公墓园区北端入口的南向街景图(图十三):3-北入口,4-教堂院门,5-教堂

实际上,《环球日报》记者在晚上十点后所拍的三张照片(图九、十、十一)的地点,分别是林地公墓园区卫星定位图(图六)上所示7——西入口(图十四)、5——教堂(图十五)和6——坟场(图十六),分别远离“遗弃”点(1)的距离大约是:800、400和700米。由此可见,曾家三口于9月2日凌晨冒黑冒寒去那三个远处,尤其去探“坟场”,反而不去近在百米内灯光灿烂、室内温暖的地铁站,可能性显然为零!

GE6

林地公墓园区西入口的东向街景图(图十四):

GE7

林地公墓园区内的圣十字教堂(heliga korsets Capell)东向街景图(图十五):

GE8

林地公墓园区内坟场东向街景图(图十六):

因此,《环球日报》两次报道所称:“遗弃”点“周围阴森恐怖,还能听到远处动物的嚎叫,一家人只能围坐在坟场互相取暖”,“心里的恐惧可想而知”,以及记者“还还”所问“如果是你凌晨被异国警察扔在这里,怕不怕?”显然是以假新闻作煽情提问,用明明是白天在“遗弃”点也根本看不见的数百米外景象来拍照,典型的移花接木作假冒充,编造谎言来愚弄和误导不明地理真相的读者,手段卑劣,完全丧失新闻记者的基本职业道德。

2018年9月22日于斯德哥尔摩

阅读次数:1,291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