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笔会第84届代表大会关于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决议

Share on Google+

国际笔会第84届代表大会

关于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决议

(2018年9月25-29日于印度浦那举行的全体大会通过)

国际笔会多年来一直对中华人民共和国全面严格限制言论自由表示关注,包括在年会上通过决议,最近一次是在2017年9月举行的第83届世界代表大会上。

尽管此后中国释放刘霞、和藏人吉美、雪江(周卡加)值得欢迎,但对言论自由权的压制仍然是一个日渐严重的问题。2017年,国际笔会记录了33位作家仅因和平行使言论自由权而遭关押的案例,其中许多是根据《刑法》中含糊不清的国家安全条款而关押。独立中笔会中至少有9名会员仍被监禁或拘留,一百多名会员遭到各种形式的骚扰和旅行限制,体现了该笔会遭到越来越多迫害。最近的是在2018年7月13日,独立中文笔会会员秦永敏被加以“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处十三年徒刑,而他自1981年以来服刑已超过22年。

全国各省市自治区继续镇压。自从2013年习近平担任国家主席以来,新疆维吾尔自治区的形势已经迅速全面恶化。新疆被收容于中国所谓“再教育中心”的人数,据估计已达1200万维吾尔人口的11%,其中包括一些作家、记者、翻译、艺人和学者,因和平行使言论自由权而遭关押。

维吾尔作家和知识分子因发表当地时政问题相关的任何事,如维吾尔民族身份、语言、文化、信仰和历史,就面临骚扰、任意拘留和瑕疵审判。对维吾尔知识分子的镇压愈演愈烈,以所谓“分裂国家”定罪判刑的人数令人震惊。 据报道,目前至少有十几名维吾尔族作家被拘押留于“再教育中心”或监狱,而还有些其他人下落不明。新疆师范大学的诗人学者阿不都卡德尔·加拉里丁于2018年1月29日被捕,据信被行政拘留于某再教育中心。

中国当局也已经致力于对以前被视为中国言论自由堡垒的香港强化压制。在一个反同性恋组织的激烈文选活动后,香港公共图书馆将十本以LGBT为主题的儿童书籍下架。近来,村上春树的最新长篇小说《杀死骑士团长》 据报被香港审裁处评为“不雅”,意味着只能附带其内容仅限于18岁以上者得警告在在书店出售。笔会仍然关注三位被监禁或拘留在中国大陆的香港作家和出版商姚文田、王健民和桂民海。笔会会员桂民海博士是2015年10月从香港和泰国神秘失踪的五名书商之一,仍未知正式指控而被拘留而下落不明。

正如上届代表大会关于中国的决议所强调的那样,著名政治犯在被拘留期间或在获保外就医释放后不久越来越多地死亡。自去年7月13日刘晓波博士突然去世以来,独立中文笔会会员、美国笔会芭芭拉·戈德史密斯自由写作奖得主杨天水,在去年8月被诊断出患有晚期脑胶质瘤获保外就医获释后,尽管很快就接受了手术,却在11月5日去世。今年年1月中旬,82岁的伊斯兰学者穆罕默德·萨利赫·哈吉姆(Muhammed Salih Hajim)因倡导维吾尔文化和宗教权利,遭不明指控被拘留约40天后死亡。今年2月26日,笔会另一位会员著名人权律师李柏光博士突然死于肝衰竭,鉴于他在月初曾被拘留而死因令人怀疑。这些案例令人担心一些系狱作家可能会出现类似结果,因为他们据报因健康状况恶化而受到虐待,并且虽患有严重疾病而仍被拒绝保外就医,其中包括维吾尔笔会会员伊力哈木·土赫提,独立中文笔会会员秦永敏、吕耿松、胡石根、徐琳,桂民海,荣誉誉会员姚文天、陆建华、张海涛、卢昱宇和吴淦。

中华人民共和国是联合国安理会唯一未批准《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ICCPR)的常任理事国。中国政府作为该公约签字国,有义务遵守公约规定的公民言论自由、不被任意拘留和得到公平审判的权利,“避免采取破坏或有损该公约目标和宗旨的行动”。 尽管如此,仍有许多法规和做法违反了公约规定的权利。 最近受到关注的立法,包括进一步限制网络言论自由的《网络安全法》,以及于2018年5月1日生效的《英雄和烈士保护法》,将刑事诽谤罪名扩大到限制对死者的负面信息或评论。

国际笔会代表大会呼吁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
──释放在西藏自治区因和平行使言论自由权而遭监禁的所有囚犯,包括西藏作家贡却才培和洛桑嘉央;
──释放在新疆维吾尔自治区遭监禁或拘留所有作家和记者,包括尼加提·阿扎提、海来特·尼亚孜、买买提江·阿布都拉、古丽米拉·艾明(女)、伊力哈木•土赫提、阿不都卡德尔·加拉里丁、阿不都热依木·艾提、阿卜拉江·阿吾提·阿玉甫、麦尔江·哈桑·波孜克尔、吐尔逊江·爱孜姆;
──释放在中国大陆遭监禁或拘留的香港作家和出版商姚文田、王健民和桂民海;
──释放在中国所有其他遭监禁或拘留的作家和记者,包括:独立中笔会会员秦永敏、吕耿松、陈树庆、胡石根、刘飞跃、黄晓敏、周远志、徐琳,荣誉会员陆建华、刘贤斌、郭泉、李铁、陈卫、陈西、李必丰、郭飞雄、赵海通、徐志强、张海涛、董如彬、刘少明、孙峰、卢昱宇、唐荆陵、江天勇、吴淦,以及金安迪等;
──批准中国政府1998年10月签署的“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
──停止骚扰迫害独立中文笔会会员,取消对他们自由出入中国大陆的所有限制,尤其是对他们参加国际笔会会议和回国的限制;
──停止打击维吾尔作家、记者和网络编辑等知识分子,立即关闭在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大规模建立的所有“再教育中心”;
──终止对系狱作家、记者以及其他政治犯的虐待和酷刑;
──取消致力于审查网络表达,立即释放因和平表达自己观点而系狱的所有网络作家;
──重订或修改包括《网络安全法》等过度限制公民行使言论自由权能力的所有法律,以符合国际标准;
──停止利用国家安全、经济、公共秩序罪名来镇压作家、互联网异议人士、维权人士和律师的做法,结束违反个人获得公正审判权的电视认罪做法;
──致力中国司法制度的全面而有意义的改革,以符合国际标准和中国宪法,确保公平审判、充分的辩护权和上诉权、律师的合法执业,以及保证犯人健康与安全的监狱制度。

(独立中文笔会翻译自英文原文

阅读次数:1,101
Pin It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