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成昆曾被连续提审一周、脱光搜身、拒绝央视采访

Share on Google+

【摘要】刘成昆在法庭上提到他曾精神崩溃、被脱光搜身……他还被连续提审一周让其认罪,并有中央电视台的记者来找他……

刘成昆家属透过微博,发布《千里旁听记》透露了一些庭审细节。

以下,为《千里旁听记》全文:

刘成昆家属 发布于 2018-09-22 09:38:27 举报 阅读数:4657

因创作小说《出乌兰记——盘先生在美丽坚》和《出美丽坚记——盘先生回乌兰协助调查》,2018年4月2日,我丈夫刘成昆被呼和浩特警方带走,至今已有174天。我丈夫先是以涉嫌寻衅滋事、诽谤被呼市警方拘留,然后以诽谤被呼市检方逮捕,又以寻衅滋事被检方起诉至法院。经过两次推迟之后,刘成昆案于9月13日在呼和浩特市回民区人民法院开庭,同案嫌疑人还有据说是我丈夫涉嫌与之共同犯罪的邹光祥,邹光祥创作了题为《【公司聚焦】伊利股份董事长潘刚或“失联”》的文章。

因为家庭和工作的原因,我没能参加第一天和第二天的旁听,尽管心里非常想去。当辩护律师告诉我庭审两天没开完,将于9月17日继续时,我很庆幸,因为我可以抽出时间参加旁听了。

在去往呼市的路上,我内心激动而忐忑。激动,是因为,一方面,可以看到我丈夫现在的精神状态,进而安慰家里老人;另一方面,我也想知道检方到底为什么认为我丈夫犯了寻衅滋事罪。忐忑的是,我不知道庭审的结果会如何。

怀着这样的心情,我坐在了旁听席上。当我看到我丈夫被法警带进来时,我忙向他招手。他看见我了,我能看到他眼神里流露出来的激动,但我也从他的眼神里读到了忧郁。

在随后的庭审过程中,公诉人向法庭出示了多组证据,对于这些证据,基本上邹光祥和刘成昆均提出了异议,辩护律师也对证据的真实性、关联性和合法性提出了质疑。其中包括取证主体不合法的问题,办案程序不合法的问题,涉嫌虚假证词的问题,一直没有证明潘刚未被带走协助调查的有力证据,甚至公诉人的证据中有一份证据足以颠覆检方的全部指控,有力地证明邹光祥、刘成昆并未编造虚假信息,等等。

在法庭上,我丈夫刘成昆还提到了他曾面临精神崩溃,说他是第一个被脱光了搜身的人,他所在的监室因为他在,使得别人也没有笔和纸给家人写信了,他还曾被某位领导连续提审一周,只为让其认罪,并有中央电视台的记者来找他……好在他熬过来了!

在此之前,我只是直觉的认为公众人物需要接受监督,所以认为我丈夫刘成昆是冤枉的,经过庭审旁听,得知检方的证据如此牵强,证据逻辑链条全部断裂,并得知我丈夫在里边的遭遇,我除了为他揪心,觉得更加冤枉,更重要的是,我心里燃起希望——中国的法律应该是公正的吧?应该不至于在证据如此不充分的情况下还判人有罪吧?

但是,截至目前为止,我开始怀疑是否我的希望会变成失望,甚至绝望,因为辩护律师在庭审后向法庭递交的对刘成昆取保候审的申请在昨天被拒绝了,拒绝的速度很快,庭审结束后的第二天合议庭就做出了决定。理由只有一句话:不符合取保候审的条件!本来燃起的希望之火瞬间熄灭,2018年的中秋节注定在灰暗中度过。

那天旁听,三次休庭,刘成昆三次被带离法庭,三次经过旁听席,第一次经过,他对陪我来的姐姐说:谢谢你们能来!第二次经过,他对我笑了笑,说:没事!第三次经过,他说:照顾好老人和孩子!

是啊,我能做的也许只有照顾好老人和孩子了,希望两个孩子都健健康康的,老人也健健康康的,这样外边的人还能正常生活下去,里边的人也能安心些;希望大宝不要因为这件事心里落下阴影,希望二宝在爸爸回来时不至于像见到陌生人一样被吓哭……但我仍然要呼吁法律的公正判决,不仅仅为了我们这个小家,更为了范围更广的大家能有一个可以信赖的法律环境,这样我们才能活得踏实!

来源:雄韬文化

阅读次数:291
Pin It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