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明芳是高雄在地人,前往德国学习汽车制造,也因此对饮食业产生强烈兴趣,半路改行从工程师变成大厨师,把工程技术运用在美食的烹煮与调研上。图/田牧提供

笔者不是台湾人,也没去过高雄,可说是不识高雄真面目,而提及此话题,纯属於偶遇。原本为了理发,走进杜塞尔多夫市的「柔柔美发店」,却撞遇了「客流」,便与老板娘阿妙招呼:「明芳在吗?我找他聊天去,轮到我理发时,请电话通知我。」相隔几个门面是阿妙老公吴明芳的饭店——「台湾宝岛美食」。

明芳是台侨,来德国学的是汽车制造,好好的行业,偏偏半路改行,对饮食业发生了强烈兴趣,居然从工程师变成了大厨师,把工程技术用在了美食的烹煮与调研上,这跨度,这变化,真令人咋舌。

男人与男人相聚,话题很容易涉入天下大事。聊到了热闹的台湾选举,我是雾里看花,随便一问:「眼下台湾经济是不是异常疲软?才影响了民进党今年的选情?」此话一出,却引来了明芳的激情陈述,滔滔不绝,且说得入情入理,把我这局外人都说动了,我决意把明芳的说法与观点,简要记述,鸣放一下,与世人共用。

高雄是不是「又老又丑」

明芳是高雄人,我们的话题便从高雄的「韩流」说起。

明芳道:人们通常对「寒流」有畏惧感,是因为「冷空气大规模地侵袭」,而造成大幅度的降温。高雄刮起的「韩流」,是市长竞选人韩国瑜的耸人听闻论调,惊吓了市民,此谓「韩流」。韩国瑜的论调是:「高雄又老又丑」,意指民进党在高雄的执政造成了该市没有发展,原地踏步。

明芳说:我是高雄人,30年多年前离开高雄来德国,那时的高雄才真是「又老又丑」,几十年来高雄的变化真大,我每一次回到故乡,每一次都见到变化,真有日新月异的感觉,我为高雄人而自豪。

明芳让我看一看,想一想德国的城市建设。是啊,有比较才有鉴别。我来德国也近30年了,昨天的科隆丶杜塞尔多夫丶波恩,如今虽添了一些新的建筑,市貌的整体变化并不大,旧颜依然如故,有谁抱怨?有谁辱骂?

明芳说:年轻人善良与纯朴,没有经历过高雄的昨天,所以也就没有高雄新旧美丑的比较,凭藉惊语大话吸引人,没有具体计划与方略服人,台湾的竞选陷入了一种口惠而实不至的怪圈。

「惠台政策」迷惑年轻人

明芳提出:中共推出「惠台政策」,是迷惑台湾的年轻人。

他举例说:德国大学毕业生的收入,交纳了所得税与扣除了各种保险金後,只够一个月的紧巴巴生活,有时还得考虑合租居所省钱。绝大部分德国人通常还是租房过日子,即便是结婚组建小家庭,至多是贷款买房,很可能就是一辈子的事,有的到了退休,买房贷款仍然尚未付清。也不见德国年轻人有什麽埋怨不平衡,还不照样是按部就班丶和和睦睦过好自己的小日子。

明芳说:我也理解每个年轻人发财致富的梦想,这原本没什麽错,问题是不能以此作为陷阱,引诱年轻人。

我不明白了,问道:为什麽说「惠台政策」有引诱的成分?

明芳说:中美间冲突,中美贸易战,明白人都清楚,这不是一天两天的短期行为,是看不到未来的。过去投资中国的台商,他们的营销市场在美国,生产在中国,还不如趁早转移摊位,这些日子都在忙着转移丶放弃丶弃守中国,这笔账也好算,眼下赔好过长期赔,长痛不如短痛,台商能想明白看明白的事,台湾年轻人并不一定看得清,这是一。再则,中国经济泡沫成分太大,主要积聚在房地产中,在中国2丶3线城市买一套百平方米的公寓房,超过1000万人民币,质量差且不说,这样的价格在德国可买到别墅了,中国的一般百姓谁买得起?还不是望洋兴叹。中国经济好,只是表面漂亮,只是数字好看,其中的问题太严重了。这样背景下的「惠台政策」,又会有多少实惠留给台湾的年轻人?

从蔡英文说到梅克尔

说到民进党蔡英文这两年的执政。明芳说:虽然台湾社会上有批评蔡总统,批评民进党政府的声音不断,这很正常,人民有权监督政府治国理政。但我对民进党政府的治国理政,还是予以肯定与赞扬的,理由是:

1.台湾社会安定,市场物价稳定,这是和谐美好家园的基本条件。这与发达的欧洲老大德国有一拼。举个例子,我从台北车站坐捷运去淡水,只要1欧元多车费,德国实在是无法相比。还比如全民「健保」措施等,超过了德国的社会福利待遇,这些都是利国利民之举。2.执政者聆听人民的声音,这是政府服从民意的举措。民进党政府做到了。比如政府一直有重修深澳发电厂的计划,但是在人民的一片反对声中,民进党政府最终站出来,宣布取消深澳发电厂的建设计划,而且从根本上废弃与阻断了重启的可能性,这些都是令人称颂的。3.台湾的幸福指数在飙升。联合国可持续发展方案联盟发布《2018年全球幸福度报告》,该报告对世界上156个国家和地区进行了调查,对各个国家/地区居民的主观幸福感进行量化比较。在今年的排名中,中国大陆从第79名下降到第86名,中国香港位列第76名,台湾从去年的第33名上升至第26名,在亚洲排名第一。

明芳解释道:美国川普总统一折腾,世界就动荡不定,举世关注欧洲,欧洲看着德国,德国无疑成为世界稳定之源的核心。梅克尔做的很好,使德国经济持续稳定发展,社会安定。但是德国的一些媒体丶一批政治家,还不是也站出来穷折腾,什麽「梅克尔的时代走到尽头了」,起着哄要驱赶梅克尔总理下台。蔡英文总统也一样,国家领导人既然承担着一国重任,就要敢於面对社会批评,敢於承担责任,敢於承认和纠正不足之处。

台湾是民选政府,今年的全民选举,虽然只是县市长和部分议员的选举,但是也能检测民意民心民声,民进党政府在今年的选举中不利,说明治国理政的政策方略有偏差,需要理清与纠正。明芳说:我深信台湾政治是阳光的,是在人民的监督下前行。

高雄人决不会低头

我问:韩国瑜有几分赢面?

明芳说:很难说韩国瑜一定会赢得选举。举个例子,若有人侮辱说「德国又老又丑」,德国人一向很理性,也许觉得言论自由比观点更重要,听了之後可能耸耸肩,一笑置之。但是亚洲人很要面子,大约就要较真了。欧洲人包括德国人都看不上川普,倒并不是因为他第一次会见梅克尔时,不知是故意,还是忽略了,冷遇了梅克尔总理伸出的友谊之手,很多人认为这是川普这个暴发户总统的没教养丶没知识和缺乏外交手段,用对付中西部工人农民的简单态度来进行国际外交。

「寒流」袭扰,毕竟只能寒冷一时,持续不长,终将被暖流与阳光取代。高雄也一样,「韩流」蛊惑,同样不会长久迷乱人心,高雄人终将会醒悟与明白。人们常说「打人不打脸」,韩国瑜并不是高雄人,却声称「高雄又老又丑」,这不只是在诋毁高雄市,而是打了高雄人的脸面,伤了高雄人的心,对於爱高雄,爱故乡的高雄人来说,怎麽会认可这样的人来做高雄的父母官呢?这岂不是毁人毁到家,伤人伤到心了吗?

吴明芳在德国杜塞尔多夫市经营的美食店,店名叫做「台湾宝岛美食」。图/田牧提供

来源:民报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