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酒葫芦:江湖,江湖……

Share on Google+

如果不是环时胡大主编一句观看“江湖儿女”感觉“太负能量”而且据说看了心堵,走在路上胸闷,睡到梦里神散,我差点忽略了这部电影。

本人从不以好或坏优或差评价一部电影,就像我不以美和丑衡量一个女人,或以高和低见识一个男人。我们早过了非此即彼非黑即白非好即坏的年代,因为我们的电影早过了黑白分明的哄小孩讲故事年代,我们的电影终于轻故事重表现了:一种或多种指向,挖掘或者渲泄,甚至冰冷。

一个女人为一个男人坐牢,因为她相信,她和他都是江湖人。走出牢狱他已另欢,她依然相信江湖。当这个男人英雄末路虎落平阳,她却身在俗世心在江湖,她最后收留他不仅是曾经的初爱,她收留的是最后一片江湖,尽管她从不属于江湖,但她的魂早已江湖而且不浅。

依然是偏远小城并不起眼的小人物默默悲情,典型的贾樟柯视角,不煽情也不绝情,所有的情感都闷在心里留在梦里遗忘在角落里。这样的情感看着心疼想着腰疼回味起来鼻子酸疼。男人是中国式的,女人更中式,但只是男人的中式人们早习以为常,女人的中式范一旦被展示,便日薄西山如泣如诉。

一如贾樟柯的既往电影,这部片子依然是阴冷到不见生气的,色调是灰暗而没有起色的,空气是混浊而潮湿的,人心是难以捉摸的,未来是找不到出口的——惟有一支不知名的曲子时不时悠扬着,暗洒闲抛着,在破碎的梦的一隅偶尔乐着,黙默开放着,偷偷绽放着。

当今国产导演多为噪动式视觉打击,血腥状焦土烈焰,绚烂型歌舞升平,类似以挖掘并深度展示人物神态形态及心理语言的导演不多,让破旧的山河尘封的人心重见天日的更不多见。这样的电影玩的不是心跳也不是票房,他玩的是泥泞中挣扎的人心,风雨中飘摇的碎片,梦醒时分茫然的的天空。

胡大主编觉得这部电影的能量太负,君不知我们的世界哪来那么多正能量,我们的能量什么时候正向升腾过,只是中国的电影人早已落后于这个时代,他们离我们的生活非常遥远,他们像从没生活过。

2018-10-29美兰湖

阅读次数:871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