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虹
——缅怀恩师蔡其矫

茫茫碧海波,雨后焕清新
郁郁紫帽山,眉黛挂晚虹。
啊,一个无法禁锢的精灵,
守望着故乡水天的空蒙。

万千鸥鸟,追逐翩翩帆影,
无数花絮绽放在层层浪峰。
虹的水珠,饱含脉脉悲悯,
涛的回声,浸透绵绵哀痛。

偶像迷幻万世膜拜的贵尊,
美却定格千古不朽的灵动。
萌自心底的玫瑰一旦凋零,
所有的苟活者顿时失了重。

呜呼,即使美被碾成泥泞,
也会在静悄悄中播种星空!

晨眺,阿尔卑斯

晨风,飞扬着缕缕金发,
发间闪烁着启明的珠卡。
脸掩多瑙河飘来的雾纱,
眼噙奥思维辛噩梦之哀。

沾春天的花粉,淡抹双颊,
含叶哨吹奏鸟音的天籁。
回首顾盼安娜卡列尼娜 ,
叹息多米洛倒牌的尘埃。

河川流淌着古希腊神话,
眉宇舒展居里夫人风采。
一贯正确已日臻异化,
点滴真谛将惊醒世界。

一轮吻别了历史的躁鸦,
口香糖咀嚼着津津未来。

夕阳

翠微如碧波荡着涟漪,
波中绽开晚霞的红莲。
盘坐的老者有佛的哲思,
眼里充满对世间的悲悯。

从粒子爆炸到时间终极,
生命仅仅是现象的云烟。
无论贫富贱贵,生老病死,
乐达与悲忧耗同等光阴。

一切偶然,都有其规律,
一切法则皆寓于«易经»。
弃蓬雀忙碌于草籽虫蚁,
慕鲲鹏逍遥在日月辰星。

哦,思绪绵绵夕阳无语,
笑傲沉沦,孕育着新生!

沃土

在我辽阔无垠的心灵里,
有一片待开垦的处女地。
寂寞的小花憔悴地自怜,
烦恼的乱藤蔓卷着日子。

这是肥沃而富饶的园地,
即使插上那枯干的柳枝。
也复活曼舞春风的倩影,
引来紫燕黄莺朗诵情诗。

假如生活袭来漫天砂粒,
假如命运也有冰河时期。
就让缘的情种美美冬眠,
嚼着苦难也是那么甜蜜。

为啥沃土必有幸福丰登,
只因沁透着真诚的泪滴!

江边

一抹晚霞和几科黄昏星,
在江边柳林间荡起秋千。
“半江瑟瑟半江红”的波纹,
摇晃孤单而忐忑的倒影。

莫非是娇宠独女的双亲,
惹恼了悄悄探头的红杏。
或是那故意捣蛋的时针,
让数字误导而姗姗迟行。

莫非情郎眼里竟出婵娟,
镀金的黄铜误以为黄金。
或是邂逅不可抗拒之因,
一切违约都成合理失信。

哦,一棵橄榄树万种风情。
绿叶挂着泪珠,分外晶莹!

春草

温馨的风是我的摇篮,
透明的雨是我的粉丝。
隆冬的恶梦终于消散,
苦难被反思碾成春泥。

远看蒸腾着淡淡青岚,
近瞧没感到勃勃绿意。
至尊的岩石照旧蛮横,
芸芸草根却悄然变异。

没有蜜蜂彩蝶舞翩跹,
不妒塑料草坪享安逸。
抗拒来势汹汹的沙尘
我奋然湧起春的潮汐。

任凭野火浩劫马蹄践 ,
活着要体现生命价值!

瀑布和水库

山泉不小心跌落成瀑布 ,
引来多少游客啧啧赞叹。
涓流执意注入荡荡水库,
匆匆行人往往不值一谈。

豁然惊心纷呈琼花无树 ,
似飞雪,如溅珠,又像梦幻。
不管她是悲泣,还是欢呼?
天塌下来只当彩云捣乱。

渠道井然,水性自觉约束,
浇花木,灌庄稼,复苏希望。
不愿独占丰收的功劳簿,
与水渠共当旱涝的灾难。

难兮,观念不一行为各殊,
谁能解构歌德巴赫猜想?!

遗嘱

赖浮着,还是沉沦?
晚风吹佛云,欲吐难说。
几只暮鸦在盘旋,
哀鸣浪子不肯回头。

曾经血淋淋地诞生,
谢幕也当一派红火火。
晚霞如金币与证券,
挥霍无度像天花乱落。

绝不能游戏过程 ,
历史的判决,铁笔诛勾!
何须叩木鱼的老僧,
幸有鼓盆而歌的庄周。

用什么最表达赤诚?
夕阳是苍天按的手模!

帆与锚

一切鸦雀和乌云,
正在猖狂遁去。
一切愤怒与积怨,
也将悄然平息。

帆呀,别再漂泊不定,
辛劳绝不是生活的目的。
锚呀,请跓足聆听—
此刻,浪花在窃窃絮语。

青春的天空舜间变脸,
自由的波涛不肯窒息。
弄潮儿常以八封宽心。
时运转,总是悲欢交集。

家哟,挂念追梦的帆影
也惦记锚的远虑沉思

琴泉

月光洒下树影的天网,
罩住蝶梦翩翩的山村。
连同不甘寂寞的群蛙,
独溜走了机灵的琴泉。

漂忽的玉练闪耀水花,
绽放人间喜剧的素颜。
蝌蚪像音符捉迷玩耍,
天籁的旋律荡涤心神。

一轮旭日吹响铜喇叭,
万千蝶影惶惶然逃遁。
晨鸟争亮歌喉闹喳喳,
带露的新曲格外清醇。

呵,梦幻是希望的萌芽,
山泉协奏醒世的琴声。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