旺喜:万圣书园的牌子被拆了

Share on Google+

原创:旺喜 旺喜 2018年11月14日

2018年11月14日上午,万圣书园的牌子被拆了,我是从万圣老板娘张焕萍女士发的微信和微博而得知。北京海淀区蓝旗营,雾霾弥漫。

没拆时。(图/张焕萍)

蓝旗营一整条街都拆了牌匾,这些牌匾当年正是被城管批准的。万圣店长说:“能不能好好拆这四个字?我来北京的第一份工作就是走向这四个字,二十年了,拆下来我要抱着睡觉的…”吊车上的人答:“没法儿好好拆。”老板娘激动道:“这块牌匾有二十几年历史了,翻新过多次,想完整地留下来!”

开拆。(图/张焕萍)

拆了一小部分后。(图/张焕萍)

老板娘说:“雾霾天里城管雇的工人在辛苦地、使劲地拆一条街上的牌匾。我们跟工人说好了,自己拆,已拆掉的园里这一横就是最好的印证。”

切割机剑拔弩张,金色火花四溅。(图/张焕萍)

工人紧锣密鼓地拆牌。(视/张焕萍)

志愿者帮十月书店搬家。(图/网络)

最近还有个跟书店有关的新闻。英国南安普顿的October Books(十月书店)因租金上涨,决定迁至150米外的小楼。工作人员在官网上发出号召,希望附近居民帮助搬家,没想到来帮忙的人远远超过预期。

甚至还有在摇篮里的志愿者。(图/网络)

近300位志愿者组成“人链”,以接龙方式将十月书店的1000余本书和所有家具转运至新店。

读者和志愿者帮十月书店搬家。(视/新京报我们视频)

以上新闻,让我想起了万圣书园的一次类似搬迁,我也参加了,与有荣焉。

2012年底,万圣书园从坚守了11年的成府路123号店铺往东搬迁。新店址很近,向东198步,老板刘苏里先生亲自丈量。我叫了一些书友(媒体人杨津涛、陈祥等)前去帮忙,或捧或背,把很多有特殊造型的珍贵砖头,整理好了的书柜,已打包的书籍等,搬到了现在的成府路59号。

新店开业后,虽面积小了不少,以前很多功能区没了,但整体的严谨精致温馨风格一如既往。外人所不知的是,这次迁店是神秘的有关部门所致,若非老板和老板娘顶住压力,据理力争,恐怕京城这个多年的文化地标,早已销声匿迹。

在新店里,我更有成就感了,毕竟其中某些砖头、书柜和书籍,包含着我的汗水。

后来得知,迁店不仅有我,还有其它大量读者、微博粉丝自发前去帮忙,让万圣书园的迁址演变为一场颇具声势的“社会运动”。此次搬迁共转移书籍24万册、家具2000多件,义务参与到搬迁过程中的读者与粉丝达到2000余人次。如此浩大的工程,单凭万圣书园的30名员工,恐怕半年也搬不完。白天搬迁结束后,夜间刘苏里还经常和晚班店员一起整理书架,凌晨四五点钟才结束。2012年12月8日搬迁基本收尾,前后耗时40多天。

我跟万圣更多的故事,请戳->书家境界:特殊日子访万圣书园 灯火依旧

万圣内部的牌子还在。(图/张焕萍)

其实城市环境需整洁,招牌外观也得规范,但如果随随便便就改动,还只能完全遵照某种比较死板,缺乏美感,丧失生活气息的标准,也是很过头的。

我跟万圣挺有感情,长久牵挂,因为在北京的那几年,每个月至少去一次。未必每回都买书,但借书翻阅,欣赏音乐,喝喝咖啡,会见朋友,进行采访,都是有的。

书店的牌子与其它店铺的牌子均不容易,因为全经过店主悉心设计,融进了他们的大量精力与关爱,其实就是店主的孩子。所以我一视同仁,都很痛惜。

整体规划塑造了城市的轮廓,但精细而个性化地尊重店主权利的建设,才能让“毛细血管”焕发能量,进而真正长久地滋润城市和它的居民、过客。

城市,绝非只是一堆死的石头,而更是有人在其间。它,是活的。人,需要诗意地栖居。

——

【简介】

旺喜,关注媒体、聚焦公益,1984年出生于湖南桃江,兵-造过益阳的榴弹发射器,工-腌过桃江的槟榔,商-做过宁波的钢铁外贸,文-当过北京的网站编辑,益-跟过全国的公益项目。“冷面热肠,傲骨平心”。可留言,可邮件:[email protected],可微博:@旺喜41,可微信:984905268。本贴首发公众号:旺喜,部分资料源于网络。

阅读次数:647
Pin It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