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拉尔-阿尔泰语系联合笔会第六次讨论会(天溢提供)
乌拉尔-阿尔泰语系联合笔会第六次讨论会(天溢提供)

独立中文笔会会长贝岭先生在参加国际笔会代表大会后,应邀参加了乌拉尔-阿尔泰语系联合笔会第六次报告讨论会。会议从濒临危机的小语种语言在专制和转型中的情况,探讨了语言、文化与自由、民主和独立的关系。

到 中亚吉尔吉斯坦比什凯克参加国际笔会第八十届代表大会的独立中文笔会会长贝岭先生,会议后,为了在组织上和内容上拓宽独立中文笔会,他继续留在当地参加了 国际笔会支持的“乌拉尔-阿尔泰语系联合笔会”的后续活动。这个“联合笔会”至今对中文世界完全是一个陌生的存在,为此,记者专门采访了贝岭会长。

关于这个联合笔会,他首先介绍说,“这是一个十三国作家的笔会联盟。他们是一个突厥语系部分的作家联盟,都有突厥语系的背景。突厥语是横跨中亚到新疆地区,他们都使用同一种方言。这也就是新疆人跟中亚五国,跟土耳其人都可以用突厥语交谈。”

贝 岭会长说,这个联合笔会是由维吾尔笔会的国际秘书凯撒创立的,对此,他介绍说,“凯撒是维吾尔笔会的国际秘书,他以前也做过会长。他以前作会长的时候,也 就是六年前创建了这个,先是由中亚五国、土耳其和维吾尔笔会突厥语为主,后来又扩展到欧洲的一些国家,现在一共有十三个国家。他也是这个笔会联盟的主席。 这个笔会联盟得到了国际笔会的支持,同时他们也得到欧洲的一个基金会的固定支持。由他们转到国际笔会,国际笔会再转给他们的一个研讨会支持。他们每年选一 个地方举行这样的讨论会。”

对于他受邀参加这次会议,他说,“我是首次他们邀请十三个国家以外的特邀代表参加这个会的。原因也是因为维吾尔笔会本身,严格上来说也是和中国有直接关系的一个笔会,第二就是他们认为,维吾尔笔会面对的情况,中国大陆的情况,和独立笔会同样是一个政权下的境遇。”

关于这次会议的内容,贝岭会长介绍说,“这次的主题是在新兴的民主国家,民主化转型过程中,怎么样去除前威权时代留下的,仍然存在的言论和出版,及作家不自由。其中作家甚至还会因为表达而要坐牢这样一个情形。怎样推动这样的社会和文化的出版和表达自由。”

贝 岭会长说,会议另外一个内容,关于语言与文化与制度及社会转型的关系问题的讨论给了他很大的启发。对此,他介绍说,“这次还有两个作家专门来探讨一个自己 的小语言,怎么在一个前苏联的俄语的强势语言下,也就是在没有独立前他们是怎么样保持自己的写作的。他们这两位哈萨克来的,一位七十七岁,一位七十岁的诗 人和作家,他们是一直坚持使用自己的母语写作,不用俄语写作。所以这次会议也讨论了中亚五国在独立后,怎么样重新恢复自己的民族语言。”

(特约记者:天溢; 责编:申铧)

RFA

参加讨论会的作家在湖边合影(前排左一为贝岭)(天溢提供)
参加讨论会的作家在湖边合影(前排左一为贝岭)(天溢提供)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