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孔子说周“郁郁乎文哉”,应该是指以文,即理性治国,而不是靠暴力。周以百里得天下,讲的是以德服人,以文明制约暴政。

2,孔子对周的尊崇,只能放在他对夏、商、周三代的背景中比较,不能用现代标准去看。

3,他的这番话应该理解为,孔子崇尚文明,反对野蛮。

4,至于泰伯奔吴,是历史,原因现在无法准确得知。你的猜测不无道理,但也有另一种可能,即,泰伯甘愿让位,但其子孙未必甘愿屈居人下,他既可能是自己害怕,也可能是担心后辈兄弟阋墙,家族失和。当然,我也是猜测。

5,至于这位孙先生,他乐意钻故纸堆,不是坏事,更是他的权利。只不过,孙先生的很多观点不敢苟同。孙先生对中国传统的评价,完全是从中国看中国古人,视野不够开阔。

6,建议多读点外国人写的中国史。

7,即使从中国学术思想史看,按冯友兰和萧公权两位的梳理,中国传统先秦确实是开篇和大头,但也不仅限于先秦,两汉魏晋唐宋,都有不少亮点。

8,《白虎通》,《盐铁论》,《春秋繁露》,《论衡》,还有鲍遵言,裴頠等,都是很不错的。

9,讲中国古人留下很多好东西,西方有的,中国古代也有,今天有的,古代也能见到端倪,是正常的,因为很多问题,西方古人面对过,中国古人同样会遇到。人类社会生活中的某些困境,当代会存在,古代同样出现过。

10,只是中国古人对那些困境的回应方法,在今天可能只会有极小部分仍然可用,大部分不能用。我们不能把古人那极其有限的成就看得太大。

11,尤其是,中国古人的文明遗产,其实不是我们的。你可以说它们是古人的,是人类的。

12,我们今天面对的问题,得由我们自己设法解决,可能会有很少的问题会沿袭古人经验智慧,但另外的部分,特别是如何与今天以欧美为主的文明竞争合作共存的种种问题,古人的智慧基本上是难以为我们提供指引的。

13,要知道,古人在解决他们的问题时,根本没考虑过会有今天这样的一个世界。

14,古人有很多了不起的成就,绝不仅限于那些钻故纸堆的书生所看到的纸上的学术思想,还有农业和水利,医药,蓄牧和交通,不能一说中国古人,就只看到那浮在表面的帝王将相、思想和文学,把古代的经济史、社会史、器物史都用有色眼镜滤过了。

15,但所有这些成就,都是古人的。好比产权,你父亲的,不要想当然就是你的。那不一定就是他直系子孙的,因为他还可能通过遗嘱传给别人。

16,中国古人的成就,如果我们不成器,照样不是我们的,比如儒学,当代的儒家重镇在波士顿,在美国学府中,不在大陆。

17,古人优秀,那仅仅只说明他们优秀,不代表我们也优秀。古人回答他们的问题,得一百分,不说明我们也是满分。更不说明,我们可用古人的答案来回答我们面对的难题。

By editor